__

__

張曉明仲唔縮就等上刑場


尋日曾俊華用開頂巴士落區,萬人空巷嘅情況小弟眼都凸埋。

聽日仲會用嘅選舉制度,民意無錯係 meaningless。呢個「原則性」觀點亦係 (就嚟亡黨) 嘅社民連與及其他一味得個鬧字但又拎唔出其他可行方法繼續鬧香港人豬嘅立論。但你估曾俊華成條 team 唔知要對準嘅目標不過是選委而唔係市民咩?但點解薯片叔仲要玩落區玩呢個現行選舉制度下係多舊魚嘅事?

上一篇文我提過,John Tsang 是仿傚 689 响五年前「脅民意以令中央」,而習近平順勢 (或可能係指示曾俊華咁做) 「以其之道還其之身」向江系宣示「就算張德江成功捧咗妖鵝坐上去,你老江都唔會有好日子過」嘅訊息。或者「原則派」會認為薯片叔都係受老習擺佈嘅傀儡云云,但都係嗰句:中共嘅嘢睇表面必定理解錯誤。

到底大局如何,首先要了解統監府响2012年同五年後嘅角色同劇情分野。

五年前,唐英年本是佔上風,統監府就指導 689 打民意戰。在爆出唐英年僭建同婚外情醜聞的幫助下,張曉明成功操出「脅民意以令中央」之局,迫使習近平退讓三舍,689 登基成功。

五年後,林鄭月娥從來都係處於下風,由買廁紙到八達通,接二連三搞出關公災難。另外仲爆出佢老公林兆婆嘅國籍/居留權問題。張曉明無法重施故技之餘,面對 (可能係習近平指導下) 曾俊華贏在起跑線之餘,民意節節上升,兩張 (曉明&德江) 就只能使出恐嚇選委、假傳聖旨嘅招數。

五年前後嘅相同之處,就係張曉明都係做操盤人,想操出香港受佢控制之局,以能俾江澤民要嚟做炮台對付習近平,或致少能進行對抗。但五年前同五年後嘅分野,唔單只係五年前做主動開炮、五年後只能被動還拖;五年前乘民意之勢而上,五年後得迎民意之壓,先至係最大最大嘅關鍵。

好簡單的,2012-7-1 689 登基後,那管有幾多醜聞纏身,民意仍在 689 的一邊,江澤民系統點都叫做有時間隻手遮天「玩鋪勁」;但2017-3-26 之後,張曉明就算成功威嚇到選委推林鄭上神枱,大部份嘅民意不只不在妖鵝身上,也不只是民意多數在曾俊華身上而張曉明張德江在政局上只能繼續捱打,更是會推動香港人真係出現醒覺 ~ 點解支持嘅人都俾支那共匪DQ。呢個思路係仲可能出現一個同 2012-7-1 嘅對比 of 當年 689 係有民意支持下登基,嚟個火上加油。就會導致張曉明想借林鄭月娥點搗亂搞局都隨時搞出大頭佛。

留意 John Tsang 尋日去嘅地方所接觸到嘅人,客觀嚟講大多數係叫做有學歷嘅白領以至專業階層,即一般所謂嘅中產。雖然中產多港燦,又多數一直只會諗住移民走佬著草,但逐漸地已經知道其實無路可逃。情況有如晚清時期 (尤其是光緒登位之後) ,想被賣豬仔去南洋都被未必出到海 (除咗「不平等條約」被割讓或租借的地方之外,清政府封鎖沿海城市及嚴查進出租界人口),就迫到百姓支持革命黨起義。

今日《成報》頭版漢江泄撰文,開宗名義「違背民意釀亂局 選委後果自負」,唔只係警告統監府同繼續聽命張曉明、張德江嘅選委,尾二段「無數支持曾俊華的市民一旦面對長期穩站各項民調最高支持度的人選落敗,這份激情不會立即爆發,但肯定永遠長埋心中;當政府管治失敗、經濟轉差之時,他們的怨氣會一觸即發,2003年的數十萬人上街局面或再重現。」正正引證小弟嘅推論係成立的。

仲有最少兩個情況值得注意的:
  1. 留意曾俊華所租用的開頂巴士。

    (Photo by Patrick Lau)

    唔識車的覺得平平無奇。薯片租用的是新鴻基旗下的陽光巴士的英國殖民走狗出品 Dennis Trident ALX500。
    香港可以租到嘅開頂巴士唔係好多部,目前大多數都係德國車 (MAN),再唔係就是 BIG BUS 的匪區出品,要租「英國車」除咗陽光就只得城巴同新巴。羅永聰成 team 人未必會咁細心諗埋「戀英眷殖」因素而揀呢部車。但重點係開頂巴士因為供應少,唔係有錢實租俾你,巴士公司經常拒租係業內皆知嘅情況。成件事可以理解成新鴻基郭氏家族藉租車 (仲要俾貼埋車身廣告) 表態。
  2. .
  3. 前幾日發放的【杜 sir 飯局】 短片,唔單純只係一條公關騷片。


    片中有好多名人,其中重點之一是李鵬飛,佢嘅出現相當於代表普遍商界嘅取態。另一個重點人物就係有如擔任主持的「Sometimes Naive」張寶華。佢出現其實間接代表住某個原超級梁粉地產商已轉投曾俊華陣營。
再加埋李嘉誠嘅「女媧補天」,即係五大地產商有三個唔再睇統監府頭。剩低嘅兩個地產霸權,其中老闆姓陳嘅嗰一個,响支那匪區嘅投資已經因為之前痴住薄熙來而被習系瘋狂清算,所以無見過佢出聲。至於「借肚三胞胎」嗰家人,一來忌諱於橫洲事件,二來多少都仲要睇郭氏家族頭,亦唔可以講啲乜嘢。

成個局面好清楚,就是江系硬推林鄭月娥上,唔單只發生「與民為敵」之勢,更加必定會俾商界玩謝。結局就算唔係路易十六,都起碼會係愛爾蘭共和軍,即係根本死路一條,爭在遲死早死同點樣死。

江澤民一心諗住「我死都要搵香港墊屍底」要同習近平攬炒,唔會就此罷休就肯肯定架喇。但牌面上張曉明無盤可操,或者係點操最後都係死路一條,亦係佢無法迴避嘅事實。而《大明律集解附例》(即《大明律》) 總體原則是「知罪者斬,不知罪者絞(即五馬分屍)」,另有「死罪可免,活罪難饒」的酌情權概念,張曉明不妨考慮臨門一刻做逃兵自保,有得張德江、江澤民俾習近平幹掉,唔駛他日俾香港人同你玩車裂。

最後,漏少少風聲 of 今日稍後會講埋,江澤民其實死梗,仲會係慘死。張曉明自己參透下「路係自己揀,仆街唔好喊」箇中真理啦。

硬膠選舉條例:尚有一位候選人為胡國興。

後記:工聯會 (姑且用返正名) 尋日表態向中聯辦 (又姑且用返正名) 就範。你哋唔係咁快唔記得舊年9月4日點樣俾張曉明出賣呀嘛? 如果係就真係抵你哋背負67暴動之惡名而如今更兩面不是人咯。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