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真係有少少想留响砂朥越唔返香港



返咗「鄉下」半個月,到過新加坡,古晉同汶萊,其中逗留時間最長就是在古晉,呢個十個港燦十一個唔知响邊嘅地方。頭搭尾8日。

馬來西亞聯邦唔係得馬來半島,俗稱西馬,係仲有婆羅洲島上的砂朥越同沙巴兩個州,即俗稱東馬。古晉是砂朥越首府,英文Kuching 馬來話解貓,故有稱為貓城。華人移居可追溯至清道光、同治年間。據家人所述,太公係响嗰個年頭走過去搵食,久而久之响當地落地生根。

唔計港龍十幾年前有開過直航機往來古晉,但做唔夠兩年就cut;該正名共匪快運的香港快運舊年11月開過,兩個月唔夠就bye bye,香港一直無直飛班機,一定要轉機either 經新加坡或沙巴亞庇 (Kota Kinabalu。記住唔係叫「沙巴」as 州名)。今次經新加坡,順便留幾日行下。

之所以有少少唔想返嚟,唔係因為聯絡返啲親人,亦並非當地生活質素舒服過香港,而係所見所聞真係對香港眼冤。

近期馬來西亞嘅新聞除咗金正男同 Najib 26億美金貪污之外,大馬的 M 記俾沙地阿拉伯資金收購之後推動伊斯蘭化,其中一項新規矩係若要在 M 記開生日Party,帶入店的生日蛋糕要是 Halal。何為 Halal 蛋糕? 就是沒有雞蛋造的。哪是因為雞蛋係通過肛門生出,班回教佬認為是不潔的,故不能食用。

M 記此舉响大馬國內罵聲四起,但大多都乖乖就範,唯獨砂朥越人就同 M 記「死過」── 串咀的說「開生日 P 淨係得 M 記一個地方嗎」,甚至話「得 M 記有嘢食咩? Laksa、kolo mee 唔好食得過你 M 記」,發動杯葛行動,沙地佬卒之响砂朥越跪低。背景論述係砂朥越人同新加坡人有個類似之處,就係好清楚知道身處之地唔係單一種族同宗教,而係多元種族文化,互相尊重同接納。除咗 M 記 Halal 蛋糕事件出事之外,當地人對於納吉夾埋回教黨鼓吹煽動種族主義同宗教問題,嗤之以鼻之餘更會認定任何利用種族同宗教去「搞事」嘅都係 (丘光耀mode) 仆街冚家鏟,誓要鏟除。

如果响香港,剩係睇個個港燦對支那共匪搞到周街藥房都只會鵪鶉,就知道只會諗「Halal 蛋糕咪又係咁食....」而就範算數。

砂朥越加入馬來西亞聯邦不過是英國殖民走狗無徵詢民意夾硬嚟嘅傑作,其中最蝕卓嘅係砂朥越本身有出產石油,巫統玩弄憲法將石油開採收益全歸吉隆坡中央政府,然後向砂州 Rebate 5%。前年「砂獨」呼聲抬頭,納吉急急腳响國會提出法安增加 Rebate 至20%。雖則到今日都仲未「找數」,又現實地砂朥越未有進一步辦法迫宮,但古晉人腦裡總有一種「啲嘢本來係我哋嘅,你(巫統)搶咗去然後當俾乞兒咁俾返雞碎咁多我哋,算乜嘢意思」嘅想法。

如果响香港,咪只會「中央想點就點架啦,可以反對咩」。就是睇住公屋、公共醫療、教育等社會資源都俾支那共匪侵吞,都只係鵪鶉,然後只係識得諗「往外跑」,連砂朥越人有嘅基本公民意識都無呀!

甚至早幾年 (年份待考究),時任州元首泰益瑪目(Abdul Taib bin Mahmud) 想將石油重鎮民都魯 (Bintulu)「升格」做聯邦直轄區,其實即係變相割讓俾巫統直接控制,連 5% Rebate 都可以慳返,成個砂朥越州嘅人癲到想買凶殺咗佢,件仆街白毛 (泰益瑪目謔稱) 先至唔敢真係行動。

如果响香港,咪只會「唔好激嬲『阿爺』」「激嬲中央無運行」,甚至係「無咗 Bintulu 無飯食咩」

淨係呢三個例子,對照出港燦的不堪簡直係爛泥扶唔上璧,點可能唔會萌生唔想返香港之念吖。

後記:古晉係 Air Asia 响東馬的 Hub。AK 都唔開香港--古晉直航,支那共匪憑甚麼去開呢條航線?? 抵你執得快過港龍。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