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由城巴女車長見香港傳媒墮落到近乎翻身無望



一個新入職,相貎稍為吸晴嘅城巴女車長,搞到網上「流晒口水」,然後多家報館爭相追訪。好多人嘅即時反應係「駛唔駛咁誇張呀」,再唔係就「前世未見過女人咩」;比較識車嘅就話「好樣女司機有幾出奇唧」,某程度上講緊事實,起碼我都搭過巴士而位女車長的樣貎都叫做生生標緻。但仲有一個來自接近傳媒嘅講法,就係「有乜嘢新聞價值呀?」,出發點就是基於前三個講法。

睇返《香港經濟日報》、《信報》同《香港01》等嘅報導,採訪內容都係離不開「點解一個女仔會走去揸巴士」,一種港燦mode「出奇」有如發現新大陸嘅角度,同當年「9A車長」無乜分別。即係睇完同無睇係無乜大分別,最多叫做睇完笑完就算。報導內容無乜可讀性,就難怪依家啲人唔睇報紙。此是香港傳媒沉淪嘅第一個原因。

呢單新聞嘅源頭係網上流傳照片,即係話幾家傳媒都只係從網上「八卦」到就當係新聞咁做,但做採訪得嚟又無進一步深入去探討同分析,延續第一個原因嘅論點之餘,亦反映傳媒响發掘新聞題材嘅意欲已經去到懶到出汁嘅地步。而响資訊傳遞層面嚟講,網上嘅料根本就唔駛你報都會傳得開,亦即有無報館、電視台其實無乜分別。傳媒嘅存在價值進一步下沉,是第二個衰落原因。

第三個原因係採訪嘅手法,所指嘅唔係「無深入最少一個層次」同「無做分析」,而係為攞料採訪無所不用其極。其中CCTVB「東張西望」搞出來的,根本完全有違專業操守。

第一衰就係本來城巴都好識做俾女車長「落地」做訪問,但 CCTVB 為求畫面唔會出現其他傳媒嘅咪牌扮獨家,唔同其他傳媒早一日一齊去。第二衰嘅係除咗偵查報導爆料,要採訪一間公司某個員工該先取得僱主同意,或最起碼知會僱主,但 CCTVB 要「自私食」又唔同城巴溝通安排。仲有第三衰的是,採訪對象係提供公共服務,採訪安排必須盡可能將服務影響減至最低,CCTVB 阻住阿 WING 開車,就範下此大忌。

以上嘅都只係傳媒步向滅亡嘅「病徵」,由 CCTVB 嘅做法開始睇,會見到「有乜嘢記者就有乜嘢新聞」嘅現象,利穎怡只係藝員訓練班出身,唔係新聞系畢業;又或者唔係類似我呢啲茂利咁接觸得多新聞時事而有一丁點新聞專業概念。純粹跟上頭指示做嘢嗰種。咁就解釋得到「東張西望」會搞到咁柒。

但就算係其他傳媒嘅記者,雖然多數都係唸新聞系出嚟,但由老闆到「老頂」到編輯,都無 sense 迎戰當前社交網絡嘅發展形成新聞資訊流通方式嘅變化,甚至單睇今次呢單嘢,好多只係求畫面、sound-bite,一味攞到網上嘅 hit-rate 就算。於是乎記者點堅持由院校所學習到的,做盡晒所有記者嘅本份都好,返到報館 / 電視台 (尤其是袁花蟹嗰邊),就死 cut 爛 cut 嘥晒記者啲心機。加埋雞碎咁多嘅人工,試問仲有幾多記者有心機做落去。單是小弟由尖碼以嚟呢 9年所認識而 keep 住聯絡嘅記者朋友,起碼有一半轉行做 PR 或者 Freelancer 接JOB,最差嗰個份人工都比起做記者多60%。

留唔住舊人,新人入行既生手又遇著啲 (已近乎忘記何謂新聞專業) 上司,咪繼續只會响 Facebook 蒲搵新聞,然後攞吸晴畫面同 sound-bite 交差就算。

無可避免地姑且政治化,記者人工奀過鬼,管理層又唔再持守新聞專業,甚至要採訪時做出一啲惹人討厭嘅事出嚟,結果不過是逐步鏟除傳媒响社會上嘅角色,等專權者無需懼怕傳媒嘅監察同輿論可以為所欲為。

仲繼續堅持做記者嘅朋友,希望你哋努力同爭氣。但就請傳媒高層以至老闆認真思考兩個問題:
1. 開口埋口話隨住互聯網尤其是社交媒體發展,就是傳媒嘅末日。點解 Financial Times, NY Times, The Thames, The Guardian 之類仲可以繼續生存得到?
2. 生意口吻咁講,有FB、Twitter 之類傳嚟傳去嘅嘢,報紙電視無 add-on value 的話,點解仲要睇你哋呢?

後記:香港01「事後」出多篇評論,分析呢位女車長所帶出的性別、年齡與職業定型嘅問題。叫做擦咗陣「膠」味走。但其實依家嘅傳媒形勢,呢篇嘢內容應該就响篇「報導」入面出現啦。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