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RIP 被濫用的時代


一代賊王葉繼歡病逝,多家傳媒都做專題報導 (尤其是堆填區報);另外又好多人當前嘅仇警思想,當佢好似神咁拜「悼念」甚至痴線地歌頌佢。

好多人總有著小農奴隸基因 ~ 人死而該善言。無錯,葉繼歡生前所做的總包含住膽量、挑戰權威嘅態度表現,但點計都好,佢所做過的就是破壞社會安寧、危害人命就是不爭的事實。

小弟認為所謂蓋棺定論,點都無可能迴避一個人生前所做的事的客觀、宏觀的效果,若是公眾認識的人物,更不能無視該人生前所做的對社會造成的影響。例如戴卓爾夫人丟低香港,係導致今時今日香港俾共匪搞到爛晒嘅主因,所以佢一死,我唔只無RIP,仲屌到佢反艇,直頭鞭屍嗰隻。

另一個最多香港人會談論嘅例子就係司徒華。佢表面上俾人嘅印象係所謂民主鬥士,但認真而詳細探討返呢個人嘅歷史,唔計佢同長毛嘅爭執,根本就係三十幾年嚟宣揚大一統毒害香港,甚至是為共匪做事。所以根本唔識得尊重、無需人死而該善言對待。

對小弟嚟講,仲有一個香港人唔太熟悉嘅人物 ── 馬來亞共產黨秘書長陳平。


唔少馬來西亞華人認為佢係爭取脫殖嘅英雄之一,無佢嘅堅持,馬拉佬點同英國政府拗數,馬來亞點唔可能成功擺脫英國殖民走狗。

無可否認,從戰略角度,馬共以武力爭取獨立,的確對英國政府面對巨大壓力,繼而迫於無奈要同東姑拉曼為首嘅巫統講數俾馬來亞脫離英國殖民統治。但正如佢死後一星期《蘋果日報》刊出小弟嘅撰文,當中指出「1957年馬來亞獨立之後,(馬共)在中共的支援下繼續進行戰事,彷彿有說不通的道理」,即係「佢話爭取獨立,但都已經獨立咗啦,仲打乜鳩呀?!」,就證明佢領導嘅馬共响之後直到1989年《合艾協議》繼續武裝行動根本就唔係反殖而係爭做龍頭,42年期間造成逾萬人死傷就是佢推卸不掉的血債責任。

更是馬共响1950至70年期間,利用意識形態同身份認同問題,煽動數以十萬計華人「回國建設偉大社會主義祖國」,而大多數係當時僅十多歲的「細路」同廿零歲的年青人,搞到呢批人响支那共匪陰霾甚至壓迫之下渡過幾十年顛沛流離嘅人生,最後不得善終。再同陳平計埋呢條數,佢真係死十次都唔夠還。

就以先母為例。據我响三月「返鄉下」成功尋親之後所了解到的,我媽咪係分別受到同馬共有密切聯繫嘅古晉中華總商會1947-1955年會長、1949-1951年任古晉當時唯一華人學校民德學校校董會主席陳木林、與及當時該是該校教師、砂朥越共產黨主席文銘權的唆擺,走上了她人生的不歸路,終流落香港至2006年終老。這就解釋到小弟對陳平死去、馬來西亞政府連佢嘅骨灰都唔俾返大馬嘅想法同民主行動黨完全天壤之別;亦所以小弟咁多年嚟不時拎陳平嘅事出嚟大力鞭撻。

RIP 本身帶有對死者的尊重、尊敬,如果連是非不分都用,不單係盲目、痴線、傻撚咗,更有可能係對因死者而受過害嘅人的不尊重。唔該咪再乜人死都RIP!

延伸閱讀
不如全球黃皮膚黑頭髮的都是中共子民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