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特赦做交易籌碼? 傻架!!



近期香港以至世界各地嘅政治新聞,絕對唔可以膝躍反射模式去睇,因為到底係直線定曲線、甚至係掉轉嚟玩,完全無路捉。但要玩曲線甚至「掉轉」,係有極度高技巧。除咗要有好強嘅論述根底之外,係要有極度靈活嘅思路,諗通晒正反兩面甚至side effects,先至可以佈出對家、花生友中晒伏都唔知嘅「畫面」,仲有係唔可以俾位人哋入攝狂插,否則到頭來會俾人插到抵銷晒原本想出嘅效果。

可是,今日《明報》頭條民主黨提議特赦所有遮打革命被檢控嘅人,包括打柒曾健超嘅七件公安同朱經緯,

好多人即刻鬧爆,而小弟睇咗嘅反應真係鬧爆胡志偉。原因並非從法律角度去睇佢嘅主張係痴膠花,而係姑且認為係「玩曲線」,就犯咗「唔可以俾位人哋入攝狂插」嘅玩膠原則;仲有係要同共產黨 make deal 都唔係咁搞,攞錯晒籌碼。

如何避免俾位人入攝狂插?例如小巴加座位單嘢,好多憨膠膠嘅友仔不知小弟早已不是廈門金旅香港代理嘅人,「入我數」指廈門金旅嚟咗一架 Prototype 20座位,不過是我借打擊豐田霸權之名幫共匪抬轎為實。


姑且將錯就錯講下。的確我係知情廈門金旅會造呢款小巴出嚟,我諗呢架車嘅第一個 point 就係如果 proof 到連「國貨」做到20位而運輸署仍然堅持19,對應689之下嘅港共傀儡政權極度 insist 「愛國」而 TD 都唔跟隨,就更加肯定 TD 班貪官係偏幫豐田。第二個考慮就係正如啲憨膠友仔話齋「幫共匪抬轎」,但如果並非政策制訂偏幫而產生市場優勢,自由市場原則之下無理由唔俾廈門金旅賣車。結果就是擋晒所有「幫共匪抬轎」嘅冷箭而全城幫手「打著紅旗反紅旗」,搞到有相熟記者朋友同小弟講運輸署班貪官嬲到爆炸鬧我「駛唔駛 (攞架國貨嚟)玩咁串」,同埋有傳聞驗車組千方百計拖住驗車 (到今日仲未見到架車行街應該係咁嘅原因)。

胡志偉或會認為用柒警、朱經緯可以同共產黨「等價交換」式 make deal 放生所有參與佔領被起訴嘅人,特別係啲有名有姓嘅社會領袖。無錯,响思路上,佢個intention知道「交易」可以話係一個進步,出發點無錯。但要同共匪開條件要對準死穴,迫向死角係必須,可是柒警、朱經緯,以至整個港共公安部都只係共匪的棋子,共匪必要時可以棄車保帥推呢堆响黃竹坑警校被洗晒腦嘅傻仔出嚟祭旗,共匪根本就唔會 Care 啲港共公安嘅死活,即係話唔會 make 得成 deal,更是若果只係打算去 proof 林門鄭氏 777 無意「大和解」的話,放生柒警、朱經緯亦都係唔會有效果。唔單只搞出「俾位人哋入攝狂插」柒到核爆,就連「原本想出嘅效果」都唔存在,可以話成單嘢根本就係「鳩做」。就是連政客的基本常識都無、又或者只係繼承飯桶「做咗就算」嘅一貫傳統,所以頂頭嘅配圖唔係用大家較熟悉嘅「臨時演員都係演員」而用《喜劇之王》另一金句。

再者,飯桶們另一樣最耍家嘅係「政治道德喜瑪拉雅山」,原則大過天。跟呢條 track 去「開價」就應該用「支持林鄭响7月1日後嘅管治」爭取撤銷「831」同落實《基本法》原本訂好嘅2007年可以雙普選。就算退一步唔迫倉撤銷「831」,最起碼應該係爭取撤銷所有 DQ 官司,包括梁頌恆同游蕙禎 (飯桶幾唔 LIKE 佢兩個都好,點計佢兩個都係有民意授權,正正就是民主大原則),達至非土共派大和解,準備下一步合力同共產黨對著幹,做到毛澤東有云嘅「兩手準備」,咁先係路。

要懂得同共產黨拗手瓜第一個先決條件就係要認識了解清楚共匪嘅特性,黨史係基本,然後要通曉策略。飯桶唔識同共產黨 make deal 就咪衝出嚟柒啦,唔該!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