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極端伊斯蘭主義散播危及全球安全



菲律賓南部爆發伊斯蘭國 (ISIS) 恐襲,意味呢股借伊斯蘭教搞恐怖主義活動火燄已正式蔓延至亞洲遠東地區。加埋印尼椰加達前任省長鍾萬學被班伊斯蘭痴線佬搞到入獄,仲有外界無為意馬來西亞其實已淪為ISIS溫床 (主要响吉蘭丹州),係時候了解一下呢種溫和啲叫做「極端伊斯蘭主義」實情係「宗教痴線佬恐怖主義係乜嘢一回事。

普遍港人對「極端伊斯蘭主義」嘅印象離不開 Bin Laden、塔利班,或近期嘅伊斯蘭國 (ISIS);又或者同恐怖主義作直接掛鈎。而稍為認真研究,會發現到有一個共通點兼源頭思想,所指的是「政教合一」。

講到「政教合一」,大多數人嘅即時思想反應,就是伊朗、沙地阿拉伯等中東國家。其實响遠東實行伊斯蘭政教合一嘅國家,就有汶萊。另外,馬來西亞近兩年在伊斯蘭黨鼓吹、巫統火上加油不斷玩,亦朝住政教合一嘅方向走。

「政教合一」有一個學術性質嘅叫法,稱為「神權政治」。神權政治顧名思義就係將宗教教義融入於政府管治,情況就如中世紀到神聖羅馬帝國咁。只不過伊斯蘭政教合一係以回教信仰為基礎。

响政治權力實施嘅層次嚟講,政教合一不過是統治者凡事藉宗教為名去做事。但以相反角度去睇,某程度上係管治者無能嘅表現。此話何解?有乜想做就撻真主朵,有乜唔妥就賴真主。例如沙地、伊朗、阿富汗立法規定女性出街一定要包頭,或禁止女性做呢樣做嗰樣(例如沙地禁止女性揸車),就是「撻真主朵」;或例如前文《強烈支持馬來西亞政府驅逐所有華人出境促成政教合一政體》提過,大馬伊斯蘭黨同巫統就有人認為「馬來西亞社會及經濟狀況一直落後,是因為國內信徒對真主不夠真誠」,就是「賴落真主身上」。好使好用到唔駛用腦就能管治國家!

就係好使好用到咁,兼夾可以藉宗教之名控制人民嘅思想,所以絕大部份回教國家嘅統治者唔捨得放手。但無奈地面對全球化,回教國家都在面對文化方面嘅衝擊同挑戰。應付嘅方法不外乎「抵抗」,保守的就是實施有如鎖國嘅國策,例如伊朗、阿富汗;激進的當然就是向外擴張,塔利班、ISIS 當然就是例子。

值得留意的是,Bin Laden 本身是沙地皇室成員,而一直有說法是佢背判離皇室而出走。另外,國際上一直有傳塔利班、ISIS 幕後金主是沙地皇室,即是拉登有可能係執行家族任務。只是至今未有實質證據證明。但從馬來西亞近幾年嘅政局走向,多少會搵到一啲端倪。

首相納吉嘅貪污醜聞出晒名,其中 1MBD 涉及USD 26億嘅黑錢,同時揭發最大捐款來自沙地皇室持有的石油公司PetroSaudi,金額高達USD 10億。另一個比較明顯訊嘅的事件,就是馬來西亞麥當奴响舊年12月由沙地阿拉伯的Lionhorn集團全面收購,之後就發生「生日會帶蛋糕要Halal」的鬧劇。呢兩件事反映馬來西亞同沙地阿拉伯在搞甚麼?又同「極端伊斯蘭主義」以至恐怖主義有何關連?

納吉要錢,沙地皇室又俾到,正宗「姣婆遇上脂粉客」嘅棋局;而另一個因素就是支那共匪嘅水源近乎枯竭,支爆除咗必然「斷水」之外亦會因為整個清洗共匪黑錢嘅操作曝光,納吉既要錢之餘,亦要為著草做準備 ── 當支爆之後佢响遠東區無地可藏,美帝走狗為首嘅西方列強亦唔容許佢藏身。就算沙地目前牌面同美國關係良好,斷估都唔會出賣納吉。

但沙地皇室有何動機要「幫」納吉?中東嘅神權政治堡壘已逐步被包圍,伊朗受國際經濟制裁同不斷有「脫伊者」大爆伊朗社會同政治黑幕,統治者嘅地位已呈外強中乾;科威特因為美國擊退伊拉克入侵而親美,連同卡塔爾、阿布扎比、阿曼等偏向世俗化道路。加上伊拉克隨Saddam Hussein倒台而神權政治被擊潰,連埋以色列,美帝打開咗兩個針對沙地嘅戰略缺口。要抵抗美帝走狗嘅統戰,一方面就要拎真主做擋箭牌堅守陣地,另一方面當然就要向外擴展勢力。在論到馬來西亞之前,可以見到國際上有認為沙地皇室就是 ISIS 幕後金主唔係生安白砌,至少可以睇到 ISIS 主要盤據敘利亞同伊拉克西北部就是制衡伊拉克呢隻美帝棋子。

沙地皇室選擇馬來西亞做新據點,一來當然因為石油資源,二來就是巫統一直以來玩到出神入化嘅沙文主義 / 種族主義,與及伊斯蘭黨保守派在精神領袖聶阿茲 (Nik Abdul Aziz)離世後勢力抬頭,大力推動政教合一。

石油資源除咗因為錢之外,見伊朗遭石油禁運而焗住偷偷摸摸勾結俄羅斯同土耳其但都俾人「撳價」,經濟毫無起色,沙地皇室自不然要謀一個能夠突破封鎖嘅後著。而推動政教合一,就是拓展神權政治呢味嘢嘅勢力範圍。目的就是萬一美帝走狗等西方列強因為政治同宗教問題,尤其是涉及女性嘅人權問題最容易出事,同沙地皇室反枱,最起碼有一個响遠東區嘅附庸國做談判籌碼。

納吉恨錢恨到發燒,伊斯蘭黨又宗教主義上晒腦,就做盡好多有如推銷向沙地皇室示好嘅事情。「355法案」就是要讓沙地皇室睇到佢哋嘅宗教主張逐步同沙地睇齊,麥當奴賣俾沙地,換錢之餘,就是有如支那共匪控制香港經濟命脈咁由最低層開始俾沙地「揸莊」。

但馬來西亞政局在宗教方面最恐怖的並唔只巫統同伊黨夾埋玩呢啲神權政治操作,而係國際上一直有傳伊斯蘭黨根據地吉蘭丹州已有大量ISIS成員聚居,等待時機發動有如菲律賓棉蘭老島甚至是敘利亞模式的「武裝起義」。吉蘭丹州既是產油州份,可以見到 ISIS 以至其幕後金主嘅盤算到底有幾危險同瘋狂。而最痴線嘅就係有大馬嘅朋友同我講,啲疑似 ISIS成員响吉蘭丹州內係行動自如,即係伊斯蘭黨容讓甚至是縱容 ISIS 盤據。若果消息屬實的話,即是伊黨班宗教上腦嘅痴線佬擺明車馬「兩手準備」,要是循正途嘅政治操作唔能夠將馬來西亞伊斯蘭化,就用非常手段用暴力、恐怖活動等有如1979年伊朗革命咁將馬來西亞落實政教合一。這亦某程度上解釋到點解新加坡政府近兩年不斷強調要為反恐做足充份準備,就是因為班恐怖份子响正隔籬。

呢件事造成嘅國際危機唔單只影響東南亞,如果沙地皇室夾埋巫統同伊黨嘅計劃成功,沙地皇室為保自家以神權政治嘅權力同地位,必定照版煮碗响其他國家,尤其是有石油、天然氣等資源嘅國家,那管是瑞典、挪威等都隨時出事。

既然 ISIS 後面就是沙地皇室嘅可能性存在,又睇到馬來西亞嘅政局又同沙地皇室有關嘅跡象,要是美帝走狗等西方列強向沙地阿拉伯開拖,就算將沙地皇室抄家滅族,都真係唔需要可憐佢哋。或者啲凡美帝就反嘅左賊到時都會出嚟柒,但到時就問下佢哋「沙地女性如果被強姦係會被控告誘使與非丈夫男性性交罪」,仲係咪要鬧美帝走狗可恥吖!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