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陳文俊你都對得住黃家以至整個小巴業界咯



放寬小巴座位上限呢個議題卒之一鑊泡,成個大爛攤子唔只係只得19,仲有運房局份《「公共交通策略研究」報告書》擺明要殲滅小巴呢個行業。陳文俊身為上市編號 00077.HK 進智公交嘅CEO,本來應該就算唔為整個業界做事,都最碼應該為公司爭取最有利嘅結果,但就搞出一個真係連上帝都唔知點打救嘅爛局出嚟。

在未講陳文俊到底有何責任同發生過乜嘢事之前,先睇下撇除運房局份報告書殲滅小巴之前,响小巴業界「最後垂死掙扎」時期只得19而唔係20,少一個位對進智公交以至整個小巴業界造成幾大損失。

1. 港鐵南港島線通車之後,進智公交响南區嘅路線幾乎仆直,尤其是4A,4B,4C 近乎全軍覆沒,就是來往銅鑼灣 - 赤柱嘅40嘅客量都暴跌。好彩地新開辦的 4M (石排灣 - 黃竹坑站)「車車爆」,52號 (石排灣 - 赤柱)及數碼港的69及69X 姑且仲叫做守得住。

「爭一個位」對呢三條線到底損失幾多?

4M 服務時間0600 - 2400,全日18小時。據悉實際班次平均5分鐘。即每小時對開24班車。
全程收$4.2,分段香港仔中心上石排灣$2.5。取其平均數3.63 ((4.2+4.2+2.5)/3)計算,因為19唔係20,一個鐘唔見$87.2,一日唔見$1,569.6,一個月唔見 $48,008.0,一年唔見 $572,904.0。接近60萬!豐田Coaster B70「落地價」約$72萬,就嚟一架車!


52 服務時間0500 - 2400,全日19小時。實際班次平均7分鐘。即每小時對開17班車。
全程收$8.9,分段共8個 ── $2.5,$2.7,$4.0,$4.3,$5.4,$5.8,$7.3,$7.9。平均數5.77,因為少一個位,每小時唔見$98.1,一日唔見$1,863.9,一個月唔見$55,917.0,一年唔見 $680,323.5。又一架豐田 Coaster B70!


69 服務時間0630 - 2310,全日17.5小時。實際班次平均10分鐘。即每小時對開12班車。
全程收$11.5,4個分段 ── $2.4,$5.2,$8.1,$10.1。平均數7.46,就是19唔係20,一個鐘少收$89.5,一日跌咗1,566.6,一個月無咗$46,998.0,一年損失$571,80.0。再唔見多一架豐田Coaster B70!

淨係呢三條線一年唔見接近200萬車費收入,再計埋又係幾乎「車車爆」嘅大埔區20系、石梨 - 大圍的403,403P......
真係枉黃文傑老先生養佢咁多年,養到佢可以做馬主兼做足球隊班主!

2. 論到小巴業界,當然不得不提馬亞木家族。其中九龍區16 (坪石 - 彩雲),37M (黃大仙 - 慈雲山) 唔只「車車爆」,班次密度更是冠絕全香港。


16 服務時間0545 - 2500,全日19小時。實際班次平均3分鐘。即每小時對開40班車。
全程收$3.2。因為19唔係20,每小時搵少 $128.0,每日唔見$2,432.0,每個月唔見 $72,960.0,一年就損失 $887,680.0。一架豐田 Coaster B70 有找呀!


37M 服務時間0500 - 2530,全日20.5小時。實際班次平均2分鐘。即每小時對開60班車。
全程收$3.8。因為19唔係20,每小時搵少 $228.0,每日唔見$4,674.0,每個月唔見 $140,220.0,一年損失 $1,706,010。唔只等如兩架豐田 Coaster B70 有多,更有如第1. 所講AMS 三條線例子嘅總和!

陳生唔只對唔住黃文傑老先生,更是「佢都對得住」馬老爺!

正式爆料陳文俊到底做錯乜之前首先聲明,小弟從來唔會公開披露啲私人溝通,呢個係做人基本原則 ── 人哋信你先同你講嘢。只不過件事涉及到公眾利益,小弟就只好「打爛齋缽」。

2017年3月25日,小弟已經從政界及相熟記者中人收到風,政府將會公佈放寬小巴座位上限唔係24,或者業界一直嘅底線20,而係19。在未思量到港共傀儡政權到底葫蘆裡賣甚麼藥之前,再加埋「我同小巴佬唔係有親」就當然唔出聲住。直到3月27日政府刊憲,小弟就立即提醒「阿上市公司CEO」唔好亂講嘢,小心中伏:


「跟劇本」等議員修訂......都唔駛講「收貨」呀嘛!

唔計因為議事規則第57(4b) ── 議員修訂只能針對內文而不得修訂條 Bill 嘅標題,就是因為陳生公開表態「收貨」,搞到想提修訂嘅議員 (我所知唔只劉國勳。當日嚟講仲有傳統泛民,但邊個就不便透露) ,依家都唔夠 ground 去做呢件事。最簡單嘅道理莫過於法案委員會主席易志明响委員會會議上講咗「業界都表示接受,無必要為修訂多過19進行討論」,就證明當前呢個爛局就是陳文俊一手造成!

TD (運輸署) 邊個同佢講?楊何蓓茵?李艷芳?李萃珍?都未係最大重點,而係運輸署同陳生講嘅「劇本」係乜先?真係叫佢表態「收貨」?咁到底係跣佢,定係夾埋陳生一齊「玩嘢」,益皇冠車行之餘,順手鋪路俾運房局可以寫份報告鋪路殲滅小巴,不論在證監會、小巴業界利益、公眾利益嘅角度,陳 CEO 有絕對必要和盤托出。

另一方面,關於低地台小巴試驗計劃,陳文俊响有線新聞訪問中披露訂購咗Optare Solo,但唔是小弟提交俾立法會的意見書提及的7.2m (M720) 而係7.9m的M790。雖然運輸署署長根據 Cap. 374A sect. 4 可以「托塔都簽exemption」出到牌,但嚴格嚟講,在法理上因為小弟交俾立法會的Submission,楊何蓓茵其實唔夠理據去簽,即係呢款車隨時泡湯!

而如果真係「衰咗」的話,架車就要搵其他公司接收;而基於運房局份報告書提到建議專利巴士引入中型巴士,架Optare Solo M790 的最終實在買家可會是新巴,或者陳生做班主的「南區冠忠」的冠忠巴士,而陳生其實只係「白手套」越俎代庖,實在不得不惹人懷疑。

再「唔想講都講埋」,陳文俊只係「打工」,黃文傑家族無理由有得佢搞個咁嘅爛局出嚟,更顯得當前成個爛局嘅來龍去脈事實在「太老夫子」── 耐人尋味。

姑勿論陳文俊以至進智公交到底搞乜,成件事已經俾佢(哋) 搞到爛晒,小巴業界已陷入「死路一條」之局。或者港燦認為就算專利巴士引入中型巴士而小巴死亡仍然有車搭而「無乜咁大不了」,但正如當年領匯上市時港燦都唔認為「有乜咁大件事唧」,有誰敢擔保當九城新冠壟斷晒香港嘅路面公共交通之後唔會重演「領匯趕絕小商戶」之戲碼?更是別忘記郭文貴爆料 ── 支那共匪要控制香港的衣食住行!

最後順便講,大家該終於明白小弟除咗因為「黎銘洪遺願」之外,點解要為小巴業界講同做咁多事。涉及社會公義嘅事,就是唔係用錢可以衡量的!

根據證監條例申報:直至撰文為止,本人並未持有進智公交任何股份。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