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霸權不成就殲滅小巴



運房局响星期三公報嘥咗兩年時間同七位數公帑搞嘅「公共交通策略研究」報告書,百幾頁紙唔係廢話就係垃圾,小弟都無心機睇,但都焗住要睇。

而睇晒109頁紙之後得出「廢話兼垃圾」嘅結論之外,仲發現到根本就在強化鐵路霸權之餘建構緊一堆新嘅霸權,簡單扼要啲講係集中响巴士同的士方面,詳情日後另文詳述。建構新霸權嘅手段,就是消滅小巴呢種悠久以來遭社會各方詬病嘅行業。

無可否認,小巴嘅服務確實有好多流弊,但小巴在公共交通服務嘅角色同功能又並非可有可無,相反地正如小弟撰寫予立法會的意見書指出,係有不能替代嘅作用。可是今次份報告有三項,就是要消滅小巴:

第一項


淨係講因為票價差距而無法獲得支持而未能實施,的確係事實。但專線小巴票價基制及計算方程式同巴士唔同就係人都知,只是响運輸署入面由兩個不同嘅組別管轄,兩組之間係各自為政,因而搞出呢舊膠出嚟就無乜人知。更重要的是小巴嘅服務模式 (跟正嚟做) 其實有如1970年代九巴嘅豪華巴士 ── 全座位,再加上有如中巴的「海傍特快線」或如「X」線較直接行駛路線,好自然地一定比巴士貴。

例如1982年停辦的206豪華巴,收費$2.5,相同行駛路線的6號只係收$0.7。當然,呢個例子誇張咗啲,可以睇另一個例子。

1987年開辦的68X,2月1日調整票價後收費$4.8,同是元朗 - 佐敦道碼頭的68,收費$4.0。兩條線相差$0.8,幅度20%。

中巴的「海傍特快線」例子就如同是中環 - 筲箕灣的2號同20號。20號在1973年開辦時收費$0.3,2號收費$0.2,相差50%;1998年8月30日中巴專營權結束時,20號收費$3.8,2號$2.9,差距31%。再睇埋1984年東區走廊通車後開辦的720,收費$2.0,20號收費$1.3 而2號是$0.8。720比2貴1.5倍,720比20貴54%。

做三個現實例子比較:
九巴92 vs. 1A專線,路線重疊>90%。92收費 $6.8,1A專線收費 $8.7。相差$1.9,幅度27%;
九巴261 vs. 44專線。都是屯門區往上水,前者收費$13.6,後者15.9。相差$2.3,幅度17%;
九巴8A vs. 6X專線。6X 在2010年正式開辦時收費$4.7,8A 當時收費 $3.7。相差$1.4,幅度27%。
可以見到小巴嘅收費同九巴 68 vs. 68X、中巴 2 vs. 20 vs. 720 相若,客觀講小巴根本就無收貴。只是港共傀儡政權唔會用上述例子說明之餘,港燦又只會睇銀碼做判斷,就當然認為小巴收費不合理啦!

第二項

當小巴加座位勒住响19呢個可以話擺明利益輸送皇冠車行可恥嘅數字嘅時候,另一邊廂就叫九城新引入中型巴士......

所謂「中型巴士」,翻查歷史就是九巴曾經大量採用的豐田Coaster HZB30 (如下圖)


根據Cap. 374A Sect. 73,巴士的座椅無需符合ECE-R80 (運輸署解讀版本),豐田Coaster (B70) 或同級的三菱Rosa (BE640G,長6.9m)都可以裝20座位;又或可以使用長7.7m 的三菱Rosa (BE640J),可以裝23座位。清楚可見完全係鋪路俾專利巴士公司吞噬埋小巴嘅生存空間。

再睇埋第三項的話,更會睇到港共傀儡政權運房局擺明車馬鋪滿蕉皮俾黃文傑 (進智公交主席) 、馬亞木家族同捷輝小巴,跣佢一鑊極甘、甘到無得翻身:


由前年公聽會之後,運房局運輸署就游說專線小巴公司試驗引入低地台小巴。之後港共傀儡政權披露會有三間公司參與,試驗於三條途經醫院嘅路線,包括瑪麗、威爾斯、九龍區一間私家醫院。

瑪麗就唔駛講都知係進智公交的54M 或55;威爾斯醫院共有三條小巴線,804 (國松),808 (馬亞木家族)同811 (興銳)。興銳係極度低調嘅公司,唔會得閒睬運輸署;國松老闆盧社松雖都活躍於商會活動,同政府有唔少交流,但鮮有為政府做「爛頭卒」;馬亞木既是業界翹楚,亦與政府在政策上有唔少互動,斷估都係佢。亦根據小弟打探所知,確實係「馬老爺」。

至於九龍區私家醫院就唔駛查咁多,捷輝小巴响其 Facebook 早已自爆


2,2A,2M 駛經俗稱法國醫院嘅聖德肋撤醫院。

呢頭引誘所謂「三大巨頭」買低地台行醫院線,嗰頭就嗌專利巴士公司開「H 線」;加埋「中型巴士」,即係全方位大包抄風琴式大撲殺!張炳良以至 689 同小巴有仇都唔係咁仆街呀嘛。

順帶一提,進智公交 CEO 陳文俊响有線新聞自爆將會買Optare Solo,長度係7.9m



即係進智公交今鋪向港共傀儡政權「貼埋大床」獻身俾頭號梁粉鄭家純嘅周大福集團,真係唔知陳生以至黃老先生到底有幾火滾咯!

在未分析港共傀儡政權要殲滅小巴之前,先回望返過去十幾年港共做咗好多醜化小巴嘅所為。最明顯 (又雖然真係有啲唔抵幫) 莫過於每次小巴發生意外,港共都會發動輿論機器大造文章,批評小巴的安全、服務質素問題。隨後就不斷「推陳出新」只針對小巴的新措施,例如安全帶、車速顯示器、車速限制器、黑盒。除咗背後仲有 (可能) 涉及豐田霸權同其他利益輸送嘅故仔之外 (日後另文詳談),仲有一架小巴車廂幾十張告示,仲要張張都核鳩突,尤其是張「車速上限80公里」貼紙。擺明就係以潛移默化方式向市民洗腦,要全香港人憎恨小巴,好讓港共傀儡政權殲滅小巴嘅過程當中盡得社會聲音之利,或反過來說就是使小巴業界無法駕馭輿論戰。

港共傀儡政權之所以要殲滅小巴,一來當然同民建聯最大金主之一兼黨員譚惠珠响的士方面嘅利益有關。但呢個都應該係其次。最主要嘅「罪狀」,該要由石油氣的士小巴政策開始講起。

石油氣的士小巴政策嘅利益輸送疑團,除咗建構豐田霸權之外,留意下兩間石油氣加氣站經營者均是支那共匪背景。中國石化就唔駛再多解釋,易高加氣站大股東係剛被判14年監禁的宋林的華潤集團。

若果的士、小巴,甚至客貨車都只能用石油氣,支那共匪唔單只可以向運輸業撳住搶,再睇埋5月15日出版的《香港01》週報大爆中石化以高於市場價逾四成搶奪油站投標:


就是達成如郭文貴爆料 ── 支那共匪要控制香港的衣食住行中的「行」。

只是小巴業界唔肯就範,黎銘洪嘈喧巴閉「咁即係益咗油公司同車行」,加埋Euro 3 油渣三菱 Rosa 小巴到港,踢爆廖秀冬夾埋皇冠車行嘅大話,搞到「石油霸權」只能焗限於的士之餘,仲有一個內幕可以爆,就是支那共匪石油幫 (即周永康,數上去終極大佬就是江澤民) 原本打算「搞掂」的士小巴之後,就到客貨車都要只能用石油氣。

而日本豐田株式會社响大約2003年 (記憶中) 亦運咗幾部電油版改裝石油氣的Hiace 200 客貨車嚟香港。但就是幾架三菱ROSA (同平治Sprinter),搞到幾架石油氣 Hiace 變成蟹貨,最後只能賤價賣俾香港興業响愉景灣區內行駛,同HAECO 响停機坪使用。

(相同車款,非實際所指的石油氣Hiace)
只要回顧返近期小弟同黃世澤嘅爆料,見到三菱 Rosa 彷彿就是被港共傀儡政權針對嘅目標,該會相信以上關於「石油霸權」嘅故事因而要殲滅小巴業係有足夠嘅可信性。又甚至乎因為當年石油氣客貨車只在吹風而客貨車業界已群起反對,亦會理解到客貨車業為何成為港共傀儡政權另一針對目標。

姑且老氣、長氣的重覆,小巴在公共運輸的功能和角色,係有一個客觀的重要性。而港共因為支那共匪霸權大業不成,於是遷怒於小巴,甚至不惜殲滅小巴,繼而建立另一個霸權,不單可見港共傀儡政權是何等的不公義,更見支那共匪為求握住香港人的生活必須的「咽喉」進行殖民,手段係可以如此瘋狂。如今張炳良把整個奸計曝光,港人就該暫時放下對小巴的偏見,甚至認清一切的偏見都是港共傀儡政權堆砌出嚟,姑且暫時站在小巴業界的一邊。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