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馮檢基告老歸田啦



基於政治道德倫理,因為尖碼時期民協提供最大嘅協助 ~ 借地方擺放物資、借架罉、幫手响議會打,小弟唔應該對馮檢基指手劃腳,但民協因為馮檢基嘅敗選到密謀參與補選搞到黨員大逃亡,連最資深黨員之一、前任主席莫嘉嫻都退黨,就真係無法再忍口,兼要破口大罵。

近五至六年,香港政局出現兩個重要的變化,一是本土思潮出現,二是「激進化」。前者無需多解釋係乜,後者其實有兩個角度,一是政客、群眾在抗爭言行表現激化,這很容易理解;二是政客在處理日常事務不再文質斌斌和理非非,要斬釘截鐵「刀刀見骨」,清楚易明的予公眾知道政績。


馮檢基個人以至民協黨團本來無甚「大中國膠」、建設民主中國等意識形態包袱,理應唔受本土思潮所影響,已經少咗支教民體系要面對嘅政治形勢變化帶來嘅衝擊,但在「激進化」方面,就毫無寸進,死守住「社工變議員」嗰一套嘅從政模式,尤其是「老巢」深水埗區的區議員尤甚,九龍城區的朝住「激進化」之途去走。

或者會認為,就是「激進化」,所以任國楝、莫嘉嫻都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敗陣。但是佢兩位嘅落敗係有種票疑雲因素,事實上佢兩位响選區內的工作係贏盡口碑。再睇埋蕭亮聲响嘉道理山選區呢個被喻為傳統泛民「必敗陣地」嘅選區連贏兩屆,連埋楊振宇雖然係「承繼」廖成利的政治資產,但兩人响2015年的得票比2011有大幅進賬,引證「激進化」確實係一條出路。民協亦因此出現所謂「深水埗幫」同「九龍城幫」嘅內鬥,只是鬥在內部而沒浮面所以無乜人知道而已。

而「受恩」自尖碼,小弟一直唔想睇住民協死,亦因為睇到本港政治大氣候,多年來不斷向馮檢基進言要改變路線同作風,唔能夠再「老油條」慢條斯理;亦有同阿基講明白民協支持者嘅本質多係斯文淡定,「唔需要去到我呢種咁狼死嘅地步」,亦無需仿傚長毛嗰一類嘅作風,但一定要採取較進取嘅方式去表現政治實力、較 Eye-catching 的方法去宣揚政績,先至可以擴大選民基礎。

2015年區選,撇除黃仲祺呢條二五仔鎅票,馮檢基仍舊的「老油條」,小弟認為就是落敗原因。曾經在報章撰文開名直接指出呢一點 (2015-11-27《明報》區選結果反映香港政治生態變化)。之後亦有私下同阿基講「真係要變架喇,唔係會亡黨」。再到了去年立法會選舉蘊釀期間,透過不同嘅渠道同阿基提出「俾後生上啦」。姑且坦白自揭底牌,我屬意的是楊振宇出選「超區」,莫嘉嫻在九龍西名單排頭,名單中要有任國楝,為佢「東山再起」做準備。但為免干涉人哋「家事」,一直無同馮檢基講,只同嘉嫻及 Ronald (楊振宇) 講叫佢哋盡力爭取黨內的支持出選。結果呢......

雖然名單唔係我心中所希望,但又是政治道德倫理,還是繼續向阿基同「僑老闆」(譚國僑) 進言,提醒佢哋唔能夠沿用習慣咗幾十年嚟嘅「打法」。

坦白講,佢哋選舉勝負唔關我事,只不過隨住馮檢基及譚國僑雙雙落敗,民協內部矛盾逐步浮上水面。蕭亮聲打算退黨日有聽聞,終於成真。本來施德來當選主席該可以進行大刀闊斧改革,但馮檢基仍參與九龍西補選的黨內甄選,就意味著民協根本無打算迎戰政局變化而自我提升,更是「九龍城幫」具十足「戰鬥力」人物相繼離開,更證明「深水埗幫」仍只想繼續其老油條做事作風,甚至尸位素餐落去。既然如此,就只好講出我嘅想法,包括對馮檢基嘅不滿,對民協嘅不思長進要直斥其非。起碼叫做「盡最後努力」希望佢哋痛定思痛,又甚至好衰嘅講,民協他日亡黨之時唔好話無人勸過佢哋。

要救亡第一件事必須要做嘅,就係馮檢基唔只要宣佈唔會參加補選,更是唔好再選。「深水埗幫」班老油條除非激得起,否則唔好掂立法會選舉。甚至應該攀上政治道德高地,站在游蕙禎MP 的一邊「頂行個雞頭」。不過以馮檢基近月來的舉動,呢一切最後的進諫只會淪為廢話。

註:照片為攝於2010年12月5日尖碼大型一人一信行動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