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悼念六四,支聯會十宗罪



小弟今年不如往年由五月開始係咁講八九六四北京大屠殺,今年直頭粒聲都無出過。原因唔係who fucking cares 六四,而係四年前寫過一篇文《暴風雨中緊箍咒》(2013-6-8 蘋果日報),以過渡期同大屠殺嘅歷史為基礎,提出「香港係第一身」嘅立論主張,可以話係最好、最實在、最能夠擺平支聯會同各路本土主張嘅爭拗,甚至使香港奪取呢場反人類罪行嘅話語權。可是呢四年以來,支聯會以至整個支教民體系毫無寸進,繼續其自大成狂嘅態度處理六四悼念嘅問題,甚至自以為是專利去批評其他人士/組織舉辦悼念,那就只好哀莫大於心死,講都費時講。

在數臭支聯會之前,小弟必須強調六四係一件涉及香港人嘅歷史大事,唔可以當無件事,更唔可以忘記。因此反對任何漠視以至否定任何悼念需要嘅主張。

事實上,悼念六四嘅本質無問題,只係支聯會以至整個支教民體系嘅立場取態和行徑出晒問題。所以要針對的唔是悼念六四本身,而係支聯會以至整個支教民體系嘅操作。罪狀如下:

1. 完場時講「下年再見」
呢個先係最大罪狀,而唔係「建設民主中國」口號。
支聯會以為自己開演唱會呀?大大聲嗌口號「平反六四」,但「平反」咗仲搞集會就失去好大號召力,人數必定如瀑布咁下跌。反過嚟講,仲想「下年見」,即係唔想「平反」啦。
呢個唔單只反映支聯會嘅取態上自我矛盾,仲露出馬腳只圖消費六四嘅政治道德光環就能維持佢哋响香港政壇嘅地位。簡直敗壞心腸嘅表現。

2. 「平反六四」口號
首先要好清楚「平反」呢個字嘅本質。
在遠古歷史,「平反」係求官府以至皇帝對一件事撥亂反正。具體啲講就是錯判案件,被判罪的人拿著可翻案嘅證據要求衙官以至皇帝推翻裁決;或即使是已被斬頭的犯人的家屬為要討回公道。即是「平反」二字係封建制度之下的事,而封建制度同民主制度在意識形態上係相違背的。支聯會一邊強調「民主」(尤其是「建設民主中國」口號),但另一邊就用個咁封建嘅主張,好矛盾囉。
而响支那共匪黨史當中,絕大多數嘅「平反」都係响涉事人死咗之後先會出現,例如文革嘅「平反」,係响1981年6月27-29日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決議,定性為「領導者錯誤發動,被林彪和江青的反動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但毛匪、主要旗手周恩來均在1976年死咗,「平反」嚟又有乜意思!
再例如被鬥死嘅劉少奇,「平反」咗又點呢?人都死鳩咗啦,就算以利益去睇,劉的家人至今從「平反」中得到乜嘢好處?就是「太子黨」的利益分配中餅碎都無份分呀!
順帶一提,尖碼之聲主席陳嘉朗就係拗唔贏呢堆論點,然後老屈我反對平反,指斥我「冷血、無恥、無人性」,然後借題發揮指我成日話新加坡點好點好,又話老豆老母係嗰邊嘅人,咪躝返新加坡囉。就算唔話佢忘恩負義,都清楚見到呢條友仔是何等的憨鳩同不之所謂。

3. 「追究屠城責任」同「平反六四」口號矛盾
「追究屠城責任」本身係我最認同嘅口號,因為「追究」就是要當年有份參與屠殺嘅人承擔責任,情形就如赤柬受刑。但是正如第2.點所講,「平反」十居其九都係涉事人死鳩晒之後先會出現,而仲有大屠殺嘅主事者尚在人世,包括江澤民、袁木,即係最起碼今年都唔會「平反」得到。而單純响支那共匪嘅政治生態角度去講,唔「平反」就無得「追究」,呢個就反映支聯會對共產黨嘅無知。
呢句口號仲有一個問題,就係從來得個嗌字而無實質行動。有乜實質行動可以做?就是向國際人權法庭提呈進行審訊。無錯,要捉江澤民去海牙難過登天,結果都只係象徵性意義嘅行動。但至少形成國際壓力,等共匪孭住罪狀無得响國際政治舞台也文也武。

4. 「建設民主中國」口號
罪之所在唔係芒果菊花白雲教所指「鄰國嘅事關香港乜事」,而係支教民成日強調「中國無民主、香港唔會有民主」嘅邏輯主張。
支教民嘅邏輯係中國一日無民主,就唔會香港有民主。關鍵就係個「俾」字。民主係由下而上授權,「俾」即係由上而下授權,等中央批准地方實施。又係自相矛盾!
而呢個主張嘅背後思維,先至係本土派指斥嘅「將香港同中國綑綁」。衍生出更大嘅問題係「民主」不就是「各為其主」嗎?點解一定要民主中國行先而香港跟隨其後?因此,支教民遭斥罵唔係為香港民主發展做事,絕非生安白砌嘅指控。
更是有兩個問題支聯會以至整個支教民體系一直迴避的:
4.1 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散晒,假設一省一國獨立,但每國都實行民主制度,咁係咪「民主中國」出現咗先?
4.2 或假設中華人民共和國千秋萬世,又真係一如支教民所希望的有如東歐嘅和平演變出現民主,要是中央政府提出公投要廢除一國兩制,追收自1997年以來上繳中央稅款,到時香港點算?
曾有支教民嘅人回答4.1,說「中國都散晒啦,仲邊係民主中國」。大一統主張敗露;而回答4.2 就話「中國人見香港咁為祖國出力,唔會咁對香港」,天真到簡直痴線。

5. 獨攬悼念「專利」
另辦悼念活動始於2012年,到2013年就大爆發,支聯會多年來就只會批評「另起爐灶」者只在搞分化,又話「唔團結就是共產黨最高興」,批評唔參與支聯會嘅集會就是唔支持「平反六四」云云。質問外國類似嘅悼念活動都唔係得一場,點解要悼念六四只可以由支聯會揸莊,支聯會只係繼續人肉錄音機式回應。

6. 無視「後六四世代」的想法,只顧洗腦
「後六四世代」泛指對屠殺無第一身經歷的人,比較集中於1986年之後出生的一群。呢群人只能在成長之後透過研讀歷史資料去了解八九民運同屠殺,而每個人所做的 Study 都會得出唔同嘅睇法,既是正常的,亦符合民主嘅大原則。
但對於共匪一套以外,任何唔符合支聯會以至整個支教民體系主調立場嘅睇法,支聯會以至整個支教民體系只會排擠、否定,甚至批評。尤其是觸及大一統主張等民族主義思維的角度,只會想除之而後快。
呢啲所為,唔單只反映出支聯會以至整個支教民體系嘅專橫,甚至引證到佢哋只圖死攬六四屠殺嘅詮釋權。更可以話支聯會以至整個支教民體系只圖控制年青一代思想,咁同支那共匪有乜分別?仲有乜資格反國教呀!

7. 借悼念為名撈取利益
除咗消費六四政治道德光環呢個政治利益之外,响維園會場內外設立攤檔販賣籌款,不單最為人詬病,更成為批評支聯會、傳統泛民只是借六四「搵錢」而已。
無錯,泛民政團及關連組織確實缺泛籌措資金渠道同方法,但廿幾年來,從無任何實際行動去「開源」。莫講話成日開口埋口「資本家可恥」、「勾結商界可恥」而無法取得商界支持,就是成日去台灣觀選(為名,玩樂為實)取經,睇到民進黨在野時期、泛綠陣營民間組織如何爭取金錢資源,但又無學以致用。淨係識响「春秒二祭」用悼念或所謂抗爭為名籌旗。見住咁不思長進之餘又只係「消費」六四呢個政治老本,甚至搞到悼念變晒質,支聯會真係無資格怪人狂砌。

8. 悼念儀式行禮如儀。香港民主於事無補
所指嘅唔係蔡匪耀昌「疴屎唔出」,亦唔係集會儀式廿八年來無變過。雖然有謂「拜山係咁架啦」,呢點小弟唔否定,但支聯會以至傳統泛民成日話六四係香港民主發展嘅重要基石,哪麼為何28年來香港嘅民主毫無寸進呢?要不是用錯方法去做,就是無做過嘢。
姑且唔好一口咬死無做嘢,就是說用錯方法之一,好明顯就係「建設民主中國」呢個方向。而除此之外,就係二十八年嚟都沒有將六四屠殺嘅意義轉化成推動香港民主發展嘅作用。簡單啲講就係沒有以六四屠殺、八九民運嘅前因後果為基礎,成為香港同北京就政制討價還價嘅籌碼。或者就是「建設民主中國」嘅立論是中國先香港後,然後就如黃之鋒嗰句「唔好激嬲中央盞無運行」。可是,又姑且撇除支教民只圖「永遠忠誠的反對黨」,就反映佢哋根本就唔識得同支那共匪博弈。

9. 好大喜功看待悼念集會
支聯會每年集會之後所發佈嘅新聞訊息,除了集中出席人數同籌款數字,就幾乎無其他訊息。
無錯,人數同籌款數字係可以構成對支那共匪嘅政治壓力。但要向共匪施壓就此兩道板斧嗎?撇除第8. 點所講,就是人數同金額,除咗攞嚟自 High,客觀講真係睇唔到有乜作用。

10. 開紀念館目的無法不惹人懷疑只為圖利
小弟從無反對開設紀念館,甚至因為「香港要取得話語主導權」而認為有設館需要。但就是由選址 (唔計該座大廈的法團反對),設計規模、展品數量同內容,無不惹人質疑「係咪路架」。
雖然响外國係有類似性質嘅紀念館,其中最近似的是台北嘅鄭南榕紀念館,其面積也不大。但兩者嘅最大分野就是鄭南榕紀念館係第一事發現場,展品亦好集中於鄭南榕的個人物品;而六四屠殺雖然香港唔係第一事發現場,但展品係咪得咁少呢?
而响選址方面,真係要「推廣」六四嘅歷史,係咪應該搵一個方便少少嘅地方,而唔係柯士甸路咁吊腳?我未得閒查冊撤館嘅交易,但要是有錢賺,唔只違背提出要設館時向港人提出嘅理念主張,更是「資本家可恥」所為。

總結而言,支聯會已經敗壞咗六四呢個朵,更可謂愧對六四亡靈。丁子霖鬧得無錯的!至於大家仲係咪去維園,留返俾大家自行決定,但我就唔會再去!

延伸閱讀
六四27年之點滴
平行時空 – 回到1989年6月5日
六四晚維園,你去我唔去
六四晚會, 仲去嚟做乜
六四仲拗乜鬼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