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香港人無謂再為港燦嘥精神,走啦



呢個星期好多人在講 Dunkirk 呢套電影,你一言我一語係咁講,一係話睇唔明,一係就扮晒明咁話「撤退就促成希特拉佔據成個歐洲」,然後話英國佬廢柴云云。小弟就未去睇 (亦應該抽唔到時間去睇),亦未曾好深入了解呢段歷史,但就知道如果當日英法兩國唔決定保留實力,同納粹黨硬碰,就只會出現同歸於盡嘅後果,唔好話「登陸諾曼第」好大可能唔會發生,希特拉嘅暴行起碼可以持續多十年八載。

《孫子兵法》作戰第二 ── 夫鈍兵挫銳,屈力殫貨,則諸侯乘其弊而起,雖有智者,不能善其後矣。
又軍形第四 ── 見勝不過衆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戰勝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故舉秋毫不為多力,見日月不為明目,聞雷霆不為聰耳。
可見大撤退絕對係必須。若再事後孔明的去睇,真的要不是有大撤退,也好難三年多後就可以攻堅希特拉。

認識小弟好幾年的話,都會知道以往我唔會鼓勵人離開香港,甚至鄙視提出移民打算嘅人,因為我認為香港係你同我都有份,出咗事就應該大家一齊去救。但自2012年689暴政以來,政治環境以至社會秩序的確急速變壞,支那共匪當然係責任所在,但所謂「一隻手掌拍唔響」,一眾港燦們在過去最少五年嘅表現,亦是難辭其咎。

從最高層次嘅政治問題開始講。支那共匪同689暴君確實做咗唔少摧毀一國兩制 (最原來版本) 的運作,尤其是法治制度方面,造成的唔只是六名立法會議員被褫奪議席,亦唔只是很多宗可理解成政治檢控事件,而係因為法律制度形成嘅制度同保障,即俗謂「遊戲規則」變得蕩然無存,使社會運作上人與人之間嘅互信消失。

另一方面,支那共匪同689暴君與及大堆親共政客利用其權力,與及同支那共匪高層的關連,塑造出一種「只要親近權貴就萬事大吉」嘅意識形態,就催生到社會上普遍存在相類似的價值觀,再衍生出「唔得罪政府就唔會有問題」嘅思維。呢種思想就將王宛之名句 ── 我討厭政治,更推上一層樓。使港燦們更加確信「我唔理政治」係絕對正確嘅做人態度,「唔好同我講政治」變成順口開河。於是乎無論發生乜嘢社會議題,就算有幾切身利益、甚至是利益得有幾就在眼前都好,港燦們都只會「唔掂政治咪乜事都無囉」嘅態度。所以無論政改又好、特首選舉又好、高鐵一地兩檢又好,港燦都係擺出一副Who Fucking Cares 嘅咀臉出來。甚至乎游蕙禎MP被DQ一事,港燦就是「無人叫佢辣慶『阿爺』喎」而認為佢抵死,完全唔理689暴君、袁匪國強等仆街到底有幾打橫嚟。

落一個層次嘅政府運作方面嘅問題,港燦同樣地「我討厭政治」嘅態度,再唔係就是「親近權貴就萬事大吉」衍生出來純粹利益角度去看待。例如小弟跟進得最貼嘅公共交通策略研究議題,尤其是小巴加座位,十個港燦十一個只係認為「幫馬亞木身家上漲之嘛」。莫講話無視整個社會到底有何得益咁宏闊,就連最基本日日要搭小巴嘅市民受惠都唔當乜嘢一回事。覺得18又好19又好20又好,加咗咪得囉!甚至是小弟掘出嚟嘅豐田霸權問題,會有人認為我「收咗三菱錢之嘛」,全無「地球上造小巴的車廠唔只得豐田同三菱」嘅視野,完全井底蛙一大堆。

又或是社會最關注的住屋問題。港燦一日到黑只係諗住買樓買樓買樓,地產霸權起埋啲百零呎嘅單位,仍舊只顧狗衝。連呢啲細到都唔係人住嘅單位都買唔起嘅就批評「不思上進嘅廢青」;撇除何匪喜華、施匪麗姍瘋狂幫支那蝗蟲恩恤上樓嘅仆街事,政府話起多啲公屋又話養懶人,申請公屋資格到底有幾唔合理,港燦就完全闊佬懶理。自私自利、自以為是嘅態度完全表露無遺。

衍生出再落到最底層的民生問題。涉及到日常生活的理應有切膚之痛,但港燦依然可以麻木。例如屋邨茶餐廳可以貴過出面街,領匯趕絕小商戶,士多執晒得返7仔OK,一罐汽水貴2蚊,除咗呻「可以點唧,唔駛食咩」之外,就係「政府話點就點架啦,有得反抗咩」。唔好話反抗意志係零,就是何謂據理力爭之念都係無,完全任由港共傀儡政權宰割。但都未夠荒謬。

港鐵壞車,港燦們除咗怨兩句之外,完全承受港共傀儡政權洗腦灌輸「鐵路是萬能」嘅思想,忘記晒巴士、小巴、渡輪嘅存在,壞地鐵要轉搭其他交通工具時就如電影 Madagascar ~ 香港譯名「荒失失奇兵」。但交通擠塞導致巴士、專線小巴失誤就瘋狂投訴,又大大聲講「話咗搭地鐵架啦」,忘記晒港鐵壞車時到底有幾呢迤。

或是每當港鐵加價,港燦又是除咗怨同呻「又加呀,好貴呀」之外,就依舊日日進貢鐵路霸權;巴士加價就喊晒鬼話「咁去搭地鐵咯」,專線小巴加價就更加屌晒老母,連小巴公司講明「係要嚟加人工,改善人手荒」仍舊鬧爆,甚至話「你要出糧俾司機係你嘅事,唔好响我個袋度攞多一分錢」。自私自利之餘更見到港燦就是雙重標準。

推返上一個層次嘅社會價值觀問題。教育制度除咗支那共匪洗腦大計之外,乜嘢校本條例、中小學派位制度、收生不足殺校等等,根本就是配合考試測驗 (撇除只是統監府搵錢大計嘅TSA) 建立「弱肉強食」嘅教育環境,但港燦怪獸家長就只會由「贏在射精前」開始,迫啲細路日操夜操,話之佢跳樓都話「燒啲練習等你做死佢」咁變態。一係就思量如何送仔女出國留學,但對人前表面在說「為仔女打算」,實為向姨媽姑爹隔離屋乜師奶炫耀「有錢供個仔女去外國」。唔單只見到港燦腦袋是如何不仁,更見「凡事向錢看」嘅態度。

港燦在意識形勢上之所以盲目的「順服政權」,除咗小農奴隸基因「民不與官鬥,富不與官爭」之外,就衍生出另一個最大嘅問題就係是非不分。接收新聞資訊渠道只有CCTVB,唔好話無晒國際視野,聚焦於香港新聞事件,莫講話了解事件的始末來龍去脈咁艱深,單係「一個銅幣有兩面」咁簡單嘅道理 ── 事件嘅另一面,全無 intention 去求證,繼而從「政府乜都啱」嘅小農思維,同埋「我討厭政治」,認定一切同政府「作對」都係超錯。

港燦最留意新聞莫過於「C疊」── 娛樂新聞。但唔係睇一套電影、電視劇、一首歌、一張CD專輯有何值得欣賞之處,十居其九只係「欣賞」女星出Show件衫低胸到幾乎見到LIN頭、走光條底褲乜嘢顏色;又或哪兩個男女藝人「返香閨第二朝先走人」......

香港已經爛到咁嘅地步,好少少講「要醫返好都有排」,甚至可能係「醫返都嘥藥費」,仲可以做啲乜?或者你仲有所堅持,這是好事,值得支持。但與其留低只係被港燦潰爛嘅腦袋、腐臭嘅思想消磨時間同意志,倒不如承繼 Dunkirk 嘅思維,留下有用之驅,等他日真正可以為香港做事嘅時候先至付出可以有成果嘅努力。但當然,要遠走他方必定要思量「食飯」問題。而如果解決到的話,走啦。BNO的堅係去歐洲,尤其是德國、荷蘭、西班牙。

後記:
1. 坦白講,如果外國有Offer,我係會帶埋幾隻貓走;
2. 唔少朋友問我「點解近呢一兩年咁靜」,我除咗講呢篇文所講嘅事之外,仲會講「我繼續做嘢唔係為咗『救』,只為有立此存照以使他日當我『又開口中』之時就『癲佬正傳mode』四周圍鬧人」

延伸閱讀
真係有少少想留响砂朥越唔返香港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