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飯桶消費夠劉曉波未呀?!



劉曉波已成飛灰,飄散於大海。說實在,一切的悼念、紀念活動,都只是做俾人睇,極其量是給在世的人一點心靈慰藉;或若是有些佛家或道家信念的,會認為一些儀式、活動,是要讓劉曉波在天之靈知道他生前所付出的,和他的離去,世人仍會惦記於心中,慰勉他不用牽掛塵世的事,安心走靈間的路。

不論從那個角度去睇,任何對一個義人的離世所做的,有一個最基本原則,就是尊重二字。又不管有何信仰,對逝者的遺願的落實和執行,先至係最重要,才是尊重逝者的表現;甚至在佛、道二家嘅角度,遺願是亡靈能否早登極樂或轉世至新生的重要因素。

劉曉波早在29年前說過「中國要被殖民最少300年」,除了見到可以話呼應柏楊《醜陋的中國人》之外,加上他還引用馬克思《共產黨宣言》的「工人沒祖國」之論,可以肯定他並不是甚麼愛國者。可是由劉曉波廿多年來受支那共匪迫害以嚟,到2010年下獄,支教民體系還是嚷著他是甚麼愛國之士,甚至拿作「背書」佢哋嘅大一統、建設民主中國信念,足見支教民體系對劉曉波的無知,甚至是誤導式看待劉氏。歸納起來就是從來都無真正的尊重劉曉波。

到兩週前傳出病危,支教民一直只進行象徵性質、無實際作用的行動,在統監府門外的「接力靜座」已經夠晒荒謬。到7月13日晚上,劉曉波離開了,他們的「示威」物品全都是印刷精美的,絕不可能短短三兩小時造出來的。可見根本一早「預咗佢死」。但當然地又客觀啲講,做政治的事從來都要兩手準備。只是回望支教民一直的舉措,可有打算真正的營救劉曉波和劉霞夫婦,真係心照不宣好了。

再到昨晚,又搞甚麼「悼念遊行」。小弟真心唔明,悼念劉曉波,不是該舉辦追思會嗎?就算是要以劉曉波的政治理念為基礎,辦一個集會不就是可以嗎?點解支那民體系在每次政治事件都要浪費參與者嘅體力?中環行去統監府步程2.5km,沿途除了行、拉Banner舉標語、叫喊口號,就沒事好幹。而最重要的是劉曉波的受難帶動的訊息,可以產生甚麼作用呢?抱歉的,小弟除咗睇到「有鏡頭」之外,真係睇唔有何作用。亦即係話,再次的不尊重劉曉波夫婦,以至其他仍受中共狙擊的異見人士。

更甚的是,劉曉波在過去廿多三十年以來,就共匪治區的民主、人權、法治問題,全都是實在的幹;就算是「打咀炮」,也能產生實際作用,「激嬲中央無運行」之外,更重要是能引起國際關注共匪暴政。但反觀香港的飯桶們,所做的一切全都是講就凶狠做就碌撚 ── 「建設民主中國」得個嗌字,從無實際行動;甚至乎對不認同佢哋嘅大一統主張嘅人就喊打喊殺,志在做大佬。「春秋二祭」(六四、七一) 美其名抗爭實際只係搵錢,更顯得支教民體系的無能和無恥。完完全全只在利用共匪治區的政治狀況撈取個人/黨團的政治資本,包括劉曉波自北京大屠殺以來所受的苦難,也就是這目的而已。

撇除「中國要被殖民最少300年」的主張,劉曉波對中國的民主、人權、法治目標,飯桶們可有想過如何行動,真係唔駛多講。就算唔講咁高尚嘅目標,單是劉曉波彌留之際渴望劉霞能逃離共匪魔掌,一個最基本水平嘅遺願目標,支教民體系班粉皮可有擬定計劃進行營救?

當劉曉波離世的消息在13號晚21:15左右發佈之後,短短四小時之內,聯合國人權事務專員、法國外交部長、美國國務卿、英國外相均發表措辭強硬的悼念聲明 (唔該用返中學程度英文Comprehension能力),且直言要支那共匪立即釋放劉霞離開共匪治區。

其中聯合國、英國的聲明更罕有地唔用 passive voice 而是 I urge / I now urge 的active voice。有中學程度英文水平的都會知 active voice 相當於命令式,日常寫作要避免使用而該習慣用 passive voice。言下之意,國際已向支那共匪發出通牒要放人。雖然美國就習慣用 active voice,不能循此角度衡量侵總統的取態和立場,但美國的聲明是I call on,是比 urge 更強的用詞,意即會用更直接的外交途徑要支那共匪釋放劉霞。

或者港燦還是小農奴隸基因上腦的認為西方列強都只是硬在咀巴,為了共匪的金錢利益而不會有實際行動。但是西方列強社會普遍存在一種共匪治區無的價值觀 ── 道德;再加上歐美傳媒的評論均紛紛以 Carl von Ossietzky 類比劉曉波的遭遇,意即將支那共匪看待成納粹黨,甚至因為劉曉波未能領取諾貝爾獎狀和預計劉霞難以一如 Maud von Ossietzky 逃離希特拉魔掌的結果,而視支那共匪比納粹黨更仆街。因此,歐美各國會採取實際行動,甚至是軍事行動對付支那共匪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支教民成日話要和理非非、郁啲就話「唔好激嬲中央」、連奶粉荒都話要包容「同胞」,唔好話唔駛旨意佢哋會對營救劉霞會有實質行動,對照埋8964北京大屠殺之後的「黃雀行動」......又即使支教民無打算策動「二次黃雀行動」,就是連國際的表態都只會顧忌「勾結外國勢力」而見唔到佢哋會加以運用。又就是劉曉波臨終前最基本的遺願都無見到飯桶們會有實際行動嘅打算,連同廿多年來消費劉曉波嘅所作所為,清楚可見飯桶們根本就一班仆街冚家鏟。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