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澳門人仲有無得救?


上星期颱風天鳩吹襲澳門 ,搞到斷水斷電死人爭在無冧樓,成個梳打埠 (唔知仲有無人記得呢個叫法) 一邊廂嗌晒救命,照正常嚟講應該係伸出援手;但另一邊廂就仲開到門嘅食肆、士多,以至平日賺盡左賊口中的血濃於水同胞錢嘅藥房就大發鎮難財,一枝平日賣幾蚊嘅樽裝水開天殺價$150。盡現澳門人嘅劣根性 ── 一係只曉得呼天搶地,一係就$$行頭。又再次的左賊上腦mode:香港人無咩?

無錯,我認,小弟幾乎係第一個衝出嚟在網上「爆SEED」拒絕向澳門伸出援手,仲搞到俾豬西白格「封殺」24小時。


唔少港燦與及一眾私怨大過天的茂利衝出嚟大叫「抵撚死」,又或唔是金魚腦而記得小弟在 2015-4-29 遭澳共政權拒絕入境

因而認為小弟呼籲拒救只不過是公報私仇而已。

小弟承認作出的呼籲是存在當中的因素,出這口氣並非重點,而係在該次事件,與及之後多次有其他人士發生同類事件,澳門人的反應離不開「政府唔俾你嚟咪唔俾你嚟囉」、「唔俾你入嚟駛X同你解釋呀」、「搞亂香港仲唔夠仲想過嚟搞亂澳門,梗係唔俾你嚟啦」等言論。完全不問是非黑白,對政府以至支那共匪政權的盲從附和式支持的態度,甚至可說是迷信式崇拜、順從和依附政權的主張,完全表露無遺。或是再回望遮打革命發生,普遍澳門人也在批評香港人「同政府搞對抗」為主調,指斥香港人總是要同政權作對。加加埋埋得出的結論就是「澳門人當政權係神咁拜」。既然澳門人極度尊崇政府、共匪,咪向佢哋求救囉,香港人駛乜做好心唧!

又既然澳門人崇拜政權得完全不講道理尤如蠻牛,小弟就基於「港豬」或「港燦」、「坡豚」(新加坡人) 同「馬拉盞」(馬來西亞華人。馬拉盞是煮食材料,不喜的人嫌又咸又臭),發明「澳牛」呢個叫法。合稱「現代華人四大名物」!「牛」延伸出來之意還有「死牛一面頸」、「牛皮燈籠」、「牛精萌塞」,「牛B」(暴龍哥話要用咸酸菜炒嗰樣嘢。支那匪語常用粗口)。

澳牛的特性確實係由支那共匪培養出嚟,但翻看歷史,葡國佬有絕對不容推卸責任。史稱「12.3暴亂」,即支那共匪「偉大領袖」毛匪澤東於1966年12月3日在澳門策動的暴動,澳葡政府基於「殖民主義可恥」之意向支那共匪跪低,導致支那共匪勢力不斷入侵澳門。入侵者主要來自福建及江門,其中前者佔較高比例,估計佔目前澳門人口超過四成。

「福建幫」不單是大多數,更成功佔據澳門的政治核心,例如綽號「福建B」的立法會議員陳明金是代表例子,不單可說是代表。家中成員亦分別掌握澳門重要經濟活動,例如金龍酒店就是陳家的;澳門人熟悉的「金龍電器超級市場」亦是陳家有份的業務,兄長陳明确連同多名鄉親如顏延齡等,掌管多家賭場的貴賓廳。

宏觀分析12.3暴亂歷史,葡國佬的屈服助長了毛匪的氣燄,是導致香港1967年暴動的成因之一。不少兩地學者都同意呢個講法。

葡國佬在51年前向共匪距低,「殖民主義可恥」不過是表癥,稍再深入一點研究葡萄牙的歷史,尤其是殖民歷史,會發現葡國佬只係一班山賊。每佔據一個地方建立殖民地,都只會搶掠當地的資源賣錢,例如非洲莫桑比克狂掘黃金、寶石礦產,強搶農產品;南美洲巴西又係狂搶黃金,甘蔗等農業產值等等。或是控制當地的貿易活動搶錢,例如印度沿海城市、錫蘭等主要用作貿易轉運站的殖民地。不過更仆街嘅係,為迫使人民歸順,除咗以利益引誘進行收編之外,在安哥拉、加納等地建立奴隸販賣市場,將不歸順但又唔想餓死的人販賣作奴隸俾歐洲白人。

賊性除咗搶錢、好勇鬥狠之外,就是好食懶飛。葡國佬搞唔掂殖民地的管治,就搵人接手,例如現為坦桑尼亞的尚吉巴 (Zanzibar)、印度孟買、錫蘭就交俾英國佬。搵唔到人要嘅就闊佬懶理,有得住民在七國咁亂的社會秩序下生活。最典型例子首推東帝汶,盡見葡國佬係不負責任到極的仆街。澳門當然是另一個例子。但值得探討的是,葡國佬也許是借「12.3暴亂」將澳門脫手,迎合二戰後席捲全球的反殖浪潮,但小弟更認為是因為葡萄牙人懶過鬼的「賊性」。

支那共匪將澳門人訓練成牛,絕對是仆街,但環觀葡萄牙的歷史,葡國佬的賊性才是禍源。澳門有無得救,我唔知亦唔想理,但佔極少數的正常澳門人想救澳門,可能要思量小弟家鄉砂朥越人腦中的「個爛攤子係英國佬搞出嚟,唔該英國佬返嚟搞返掂佢」的想法,搵葡國佬算帳。但葡萄牙除咗制訂出歐盟的《里斯本條約》之外,對歐洲以至全球近代都無乜建樹,繼續好食懶飛嘅賊性,睇嚟澳門人只好自求多福,或者將澳牛對支那共匪的崇拜成為國教,有草食有屎疴就算。

延伸閱讀
葡萄牙殖民非洲 vs 中共殖民香港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