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為游蕙禎梁頌恆找數,唔只神沙黨



終審法院否決游蕙禎及梁頌恆兩位MP 嘅上訴申請,游梁二人承擔天文數字訟費將面臨破產。

香港响支教民長年大喊「資本家可恥」洗腦,使金錢、利益問題從來都變得敏感,甚至成為唔少公共事務討論被扭曲SPIN的根基。搞到每一次在政界發生涉及到錢銀問題之時,要不是唔知點解決而頭都痕埋,就是要被辱罵「勾結商界可恥」。成個香港政治狀況完全扭曲。

港共傀儡政權對佢哋嘅追殺除咗訟費之外,立法會亦正式追討兩位MP各逾90萬的薪津 (《信報》即時新聞 2017-8-29 1751HKT)。

幾唔鍾意佢哋、幾唔認同佢哋嘅政治主張都好,又撇除《基本法》第158條第三款所指的「釋法啟動權」咁高深的法律問題,港共傀儡政權的所作所為尤如迫死佢哋,無理由唔伸出援手。黃世澤提出的「神沙黨」代找數,我認為絕對值得考慮實行的做法。不過,大家在思考是否行動幫手找數之前,請大家先知道終審法院判決之後兩位 MP 接受訪問,其中一條後來沒有報章和電視台報導出街的提問。
記者:請問你哋面對咁龐大嘅訟費同立法會追討薪津,會唔會向市民募捐?
游MP:我哋多謝市民可能會樂意幫助,但我哋覺得既然個問題係自己一手造成,就唔應該搵市民為我哋承擔。
小弟當時在場 (留意8月26日《明報》其中有一張相影到小弟側身),親耳聽到,無花無假,游MP真係咁答。唔信就問返晒記者啲錄音同錄影 (佢哋DELETE 晒就無計)

AGAIN,就算幾唔鍾意游蕙禎以至梁頌恆,幾堅持認為佢哋「做戲做得好X假」又或者「假仁假義」都好,至少佢哋夠膽面對傳媒講呢番說話。從新聞專業角度,就算呢段答問無「出街」,都係一個RECORD。或最起碼,佢哋夠膽表達出呢種諗法,應該足夠成為最起碼投過票俾兩位 MP 的選民幫佢哋找數。

梁頌恆名單得票 37,997,游蕙禎得票20,643,以黃世澤的「神沙黨」計劃每人$102.00計算,就算呢58,640位選民全部都肯伸出援手,夾埋都係得$5,981,280。一半訟費都未夠...... 都係會破產收場。

講到「神沙」,小弟腦袋即時閃出三個行業 ── 士多、的士、小巴。

士多要面對地產霸權威脅,留多一個錢多一個錢啦;的士佬,十居其九唔係「還我道路使用權」,唔會理兩位 MP 生死架喇;但小巴佬呢......

唔好計只係响旺角先達廣場側邊收陀地但搞到通菜街七國咁亂嘅潮聯商會,同一眾只係掛住加租嘅紅頂車主,全香港所有小巴佬,尤其是綠色專線小巴公司,欠青年新政一個好大嘅人情,所指的就是放寬小巴座位上限呢個議題。

在呢個議題進行期間,青年新政聯同多個組織合盟而成的「+4行動」出咗唔少力,其中就是拍咗一條短片,指出放寬小巴座位上限至20座的需要性同迫切性

(要睇晒全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LihxwXrK4A)

雖然,因為進智公交 (聯交所上市編號 00077) CEO 陳文俊衰多口一句「收貨」,搞到「19座位」袋住先,而唔係青政有份爭取的20座位,但無功勞都算有苦勞吖嘛,係咪先?! 所以,我絕對認為小巴業界應該牽頭幫手找數。不過,我仔細分析,認為有三間公司/路線可以豁免:

一間係片尾有SHOW 鳴謝借出車輛的捷輝汽車有限公司。
另一間係小巴大王馬亞木家族。乜事幹?馬老闆首肯俾陳澤滔在黃大仙-慈雲山的37M線「貼玻璃」。有圖有真相的!

仲有一間係維港灣-鑽石山地鐵的70號線,亦俾游蕙禎同陳澤滔「貼玻璃」(不過無影到相,但以我在運輸行業人脈所知係有)
不過呢三間公司願意的話,當然亦更加好。

進智公交的403,481,482,大埔20系,一張巴記海報都無。加上「十九CEO」衰多口搞到只能成功爭取3/4,小弟實在非常認為陳文俊好應該兼好有不能迴避嘅責任做牽頭者。

至於班大老闆腦中點諗、會唔會行動,我就唔知,亦無得寫包單。只不過就算唔可以話佢哋條片係重要元素,青政的確為「加座位」出咗一分力,尤其是游MP粉墨登場,就是事實。「道義」嘅嘢,係唔可以事過境遷,更唔可以過咗海就神仙。

後記:
1. 支教民唔曉得同商界相處,搞到無足夠資源做該做的事,成日嗌窮之餘,其實同時存在另一個更大嘅問題,唔好話借車呢類佢哋總聯想到「利益」而認為要避忌嘅嘢,就係無法循商界取得有用的資訊,搞到成日啲政策討論倡議都無功而回甚至派膠收場;
2. 縱有云「生意佬算死草」,唔好旨意佢哋真係會伸出援手。但至少青政昔日唔避忌「勾結商界可恥」,借人嘢識得講唔該,起碼要借題發揮都出師有名;
3. 唔怕講,巴治奧其實過去得罪過我幾單嘢,仲要杰撻撻 (唔好追問內情,我打算有得佢過咗去就算)。但我响終審法院同佢擁抱問好時同佢講:「過咗去嘅,算。有乜要做、諗唔掂,出聲」。

伸報:本人未持有進智公交任何股份。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