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要求收回楊光的大紫荊勳章及取消施君龍的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並驅逐出境



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女士
公開信

特首閣下大鑒:

要求收回楊光的大紫荊勳章及取消施君龍的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並驅逐出境

首先,請撇除彼此就「佔領中環」的政見立場差異;本人同時禮貌地向特首閣下表示,2014年10月21日閣下以政務司司長身份與學聯的對話無法化解危機,明白閣下的身份位置而存在的制肘,理解閣下在該場對話已經做盡可做的事。

就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三人被上訴庭加刑入獄一事,雖然有揭發上訴庭法官楊振權因為曾與社會上俗稱「的士業禁制令」「潮聯小巴禁制令」「冠忠巴士禁制令」(案件編號HCA2086/14,2094/14 及2104/14) 的其中一位代表律師陳曼琪有接觸而可能有違《法官行為指引》第76段同77段之嫌,質疑其審理黃、周、羅三人案件的合理性,但基於法治原則暫且不談楊振權的問題而集中於判決本身。上訴庭聆訊期間曾指出「奪」一字帶有暴力之意;又判詞內容不斷強調他們是進行破壞社會秩序安寧的違法行為,所以要判處監禁以向社會發出阻嚇訊號。

我認為基於判決嘅內容,尤其是對於「破壞社會秩序安寧的違法行為」一點,為挽回香港市民對法治的信心,實有需要一視同仁,對過去相類的案件作出同樣或最少是同等意議的處理。

對絕大部份香港市民而言,對「破壞社會秩序安寧的違法行為」的事件,最深印象莫過於1967年5月6日起連綿至同年10月左右的暴動。「67暴動」導致51人死亡,當中包括5名警員、當時著名電台主持林彬;其中七人被炸彈炸死,當中最小年齡4歲的小童;對比79日佔領無人死亡,長期屢遭批評的無綫電視新聞總監袁志偉在今天仍然生存而自由健在繼續執行為特區政府以至中央唱好報喜的輿論任務;不錯的,有130名警員受傷,但都沒有生命危險。清楚可見「67暴動」對社會秩序安寧造成的破壞,遠比2014年的嚴重得多。

以宏觀歷史基礎而論,「67暴動」發起人之一就是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主任楊光。而既然不論香港工會聯合會如何迴避、歪曲、掩飾、塗脂抹粉,「67暴動」造成香港社會嚴重破壞就是不爭的事實;按照上訴庭認為需要判處黃、周、羅三人入獄,楊光的大紫荊勳賢之銜及其勳章,更不應該存在。

雖然楊光大紫荊勳賢於2015年5月16日與偉大的領袖毛澤東在陰曹地府重聚,即是死亡。但特區政府的授勳制度有向已故人仕追頒榮譽的制度,按此就成為對已離世人仕褫奪其銜譽追追回勳章的道理和執行基礎。因此,本人認為特首閣下該立即宣佈「褫奪楊光大紫荊勳賢及追回勳章,要求楊光的家屬盡快交回勳章。」才能向市民呈現特區政府沒有雙重標準辦事的情況。

2000年8月2日下午約二時,施君龍聯同其他人士在灣仔告士打道入境事務務大樓13樓縱火,導致2死44傷。其中一名死者是入境事務主任梁錦光先生。施君龍事後遭起訴,罪名由謀殺而判處終身監禁之刑,後來改判誤殺罪成而監禁8年;他於2005年服刑期滿後被遺返中國。及後在2011年成功從中國公安部入出境管理廳申領到俗稱單程證移居香港。

該場縱火案不單也導致有人命傷亡,事件背景涉及中國居民於定居香港的問題,客觀而言是過去幾年有所謂「港中矛盾」、尤其是香港社會出現針對中國來港移民的言行的根源基礎。更是「縱火」是直接對他人和財物造成破壞的罪行,但竟然他能取得單程證而特區政府不能拒絕他移居來港,不單進一步刺激香港社會對來自中國移民的不滿情緒思維;縱使他來港約6年並沒有觸犯任何對他人安危的刑事罪行,但他的縱火和殺害行為歷史,有如助長俗謂「殺人放火金腰帶」的不良風氣,甚至在誘導他人可以不顧後果干犯嚴重罪行也有脫身的機會。根本他在港定居就是「破壞社會秩序安寧」的元素存在其中。

因此,本人認為特首閣下該立即以行政命令,或責成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盡快採取行動,以《基本法》第22條第四款「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及第154條第二款「對世界各國或各地區的人入境、逗留和離境,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可實行出入境管制」為法理基礎,取消施君龍的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並盡快將施君龍拘捕和驅逐離境,遣返中國。

一方面既是再次向市民呈現特區政府沒有雙重標準辦事,另一方面就是體現中央、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常言道「要以《基本法》原則依法辦事」的訓示;更重要的是展開化解「港中矛盾」的契機,使緩解香港社會內部矛盾綻露曙光。

客觀的,以上的要求都具備足夠的法理基礎,特首閣下若真的是依法治港,就該立即執行。否則,香港人對特區政府以至中央的懷疑只會越趨加深,後果就只好閣下自理。

最後,本人同意特首閣下無需依照政府行政程序在14日內給予回覆;事實上要回覆的話也不是向本人,而是廣大香港市民。

香港市民
林鴻達 謹啟
2017年8月21日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