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營救雙學三子最迫在眉睫



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MP 遭袁匪國強政治迫害,除咗判決當日我以二戰日本將領山本五十六嘅歷史類比楊匪振權,為大家「開腦」疏通下思路同作出勉勵唔好洩氣之外,佢哋下獄三天以嚟我無點出過聲。

香港政界同社運圈子習慣性私怨大過天,會以為我我只係掛住搞豐田霸權十九局長十九署長啲污漕嗱喳事,唔理雙學三子被迫害,可以完全不顧大局需要嘈嘈嘈。但是,正如我常言道有啲事只能做不能講、做咗唔一定要講......

單係尋日,應約 11M 專線老闆冼洪強邀請同傳媒試車,去坑口途中特登行清水灣道,望望璧屋出面乜嘢環境,留意有乜報館狗仔隊駐扎、港共公安响附近有無加強兵力等等。

再推高一個層次講,真正認識我嘅人都知,如果我唔出聲甚至深潛,結果一係無事發生,一係就會大件事發生。但總之就一定係有嘢盤算緊,爭在諗唔諗得掂做法、諗得掂會幾時出手。

三日以嚟,我有諗到最少兩個營救佢哋三個嘅方法。第一個就是重演Bastille Prison歷史。當然,但以香港人受盡支教民「和理非非」洗腦,唔好話斬路易十六呢啲咁血醒嘅場面,要幾萬人包圍監獄都唔可能發生。真係閃咗個念頭就算。

第二個就是嘗試將三人嘅案件同2014年的士狗禁制令進行掛勾操作,以楊振權曾與陳曼琪曾一同出現於同一個公開場合,涉嫌違反《法官行為指引》第76及77段,作為基礎進行動員要求立即放人。

放諸日常嘅社會或政治議題嘅操作,建立輿論壓力將港共傀儡政權同統監府迫向死角,理論上係絕對行得通。加埋美、英、歐盟等強勁嘅外交手段施壓,佢哋三個有可能兩三日就可以重獲自由。但是有同法律專業的朋友傾過,佢哋紛紛劈頭一句:「你唔好唔記得仲有一條叫藐視法庭嘅罪」,即係實行唔到,被迫放棄而唔出聲。

講到呢度,又可能私怨撚會認為我怕死怕坐監。Sorry that 我個腦有一個「消防員原則」── 入到火場記得要自保,因為保住自己可以救好多個人,但出事就要好多個伙記入嚟救你。依家數數埋埋近百人受到支那共匪嘅迫害,啲律師有錢收都要做嘢,仲多一單就影響到嗰幾十位正面對迫害嘅人士嘅安危。

小弟會繼續思量如何營救「雙學三子」,但要成功救佢哋出嚟真係唔容易,希望沒有燦化、豬化、奴化嘅香港人,一齊諗辦法,又甚至如果有人諗出一個切實可行嘅營救辦法,哪管有幾激進,只要是可行,就齊齊行動。我睇法好簡單,無幾十萬人一齊郁手係唔會成事。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