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相比支那共匪的無人性,對蔡若蓮嘅涼薄根本九牛一毛



港共傀儡政權教育局(該正名)黨委書記蔡若蓮個仔跳樓死,大專院校的民主牆出現祝賀字句,只不過算是在唔少香港人 (not 港燦) 都大肆慶祝這不爭的事實作錦上添花。教育大學的貼板惹起包括林門鄭氏在內大堆土共口誅筆伐,繼而周街港燦「道德感召」鬧埋一份,就算未出現「玩膠」的張貼劉曉波之前,稍會用腦的都肯定港燦嘅質地已經敗壞到無得救;貼埋劉曉波之後,相信就算不怎會思考分析的香港人都清楚明白野蠻二字同中國人之間就是只會有一個等號。

只不過,論「涼薄」,比起支那共匪,「死咗個仔好慘喇」嘅涼薄根本得啖笑囉!

先舉稍遠嘅例子。例如2011年「3.11大地震」、去年4月16日熊本7.3級地震,匪區屁民總是以支那共匪煽動的民族仇恨說著「抵死」「看你小日本何時陸沉」「期待蘿蔔頭被滅族」;

近少少講台灣。上個月接連受颱風吹襲,濠雨致全國變成澤國。支那蝗蟲要不是說「搞台獨吧,淹死你們」,就是說「大運會硬要跟我們對抗,報應來了」。喂阿哥,把口毒到咁,港燦做乜唔鬧呀!
OK,唔關香港事,fine.....

個多兩個月前香港爆發流感,導致逾300人不治。你估深圳河以北啲人形畜牲無鬧呀?咪一樣話香港人抵死,甚至乎死晒都唔駛恨!
就算「大難不死」,支那蝗蟲把口一樣歹毒。所指的是兩星期前颱風天鴿吹襲,支那人形畜牲就話「為甚麼沒淹得比澳門嚴重」。詛咒香港無事都應該要「大件事」。
將時間推前到2003年「支那共匪香港細菌戰」,即一般稱為「沙士」,除咗支那共匪、港共傀儡政權不斷追噓「中央協助救援有功」之外,近年在匪區一樣出現「為甚麼當年沒把全部港燦幹掉」的言論。

批評恥笑蔡書記死咗個仔「好涼薄」?相對支那港匪預得所有香港人死晒呀,邊個涼薄啲呀!

鬧完唔係就咁算,都應該要分析返到底發生乜嘢事。

心理學其中一個Topic 叫Stockholm syndrome,研究受害者對施害者產生同情、同理心以至產生認同思維的成因、心理變化進程等等。得出嘅結論是受害者對現況的無力感、無助感嘅恐懼,採取逃避態度,掩蓋不想討論問題的假想狀態。而研究嘅另一個結論,「病患者」不單改變唔到困局,更對化解危機做成阻礙,甚至危及救援、營救行動嘅安全。「病症」之根源所在,是「患者」失去了正常嘅理智思維。最大鑊就係無視施害者將對自己造成的威脅之餘,仲會指責救援者、甚至作出阻撓嘅行為,使危機惡化到萬劫不復境地。俗啲講「正一累街坊」!

某程度上,港燦係出現呢種「病」,套用第一個結論去睇,確實是因為支那共匪的橫蠻,加上支教民的「可持續抗爭」導致香港社會困局沒完沒了、睇唔到有改變嘅可能而導致。而就以今次蔡若蓮個仔跳樓死事件為例,當歡呼聲、喝采聲響徹,又即使「玩」嘅過程 Quote 蔡書記以往就國民(洗腦)教育、普教中等本來普遍港人港燦認知是迫害細路所為指如今有如是「報應」,「患者」通通都只會望住「死咗個仔好慘喇」,然後就批評「仲講埋啲咁涼薄嘅說話」,完全將蔡書記迫害細路嘅歷史忘記得一乾二淨。

更是當張仁良、林門鄭氏、馬時亨等共匪傀儡走狗大鬧特鬧之後,「病情」更進一步惡化。到出現的劉曉波「第二版本」之後,「患者」就一係唔識俾反應、一係就「跟隨黨嘅指示」變本加厲的鬧學生的不是,甚至流傳有學校Banned教大學生實習以至聲言畢業後拒絕聘用,一眾港燦都附和於呢啲野蠻行徑,完全唔記得之前剛鬧完「禍不及妻兒」云云而該反對這種「連坐」「誅連」所為,更可以見到港燦的病情已到藥石無效,甚至可謂接近返魂乏術之地,正宗醫返嘥藥費嗰隻。但仲有最恐怖嘅情況係,「病症」嘅傳染速度相當驚人,就算有「抗體」的香港人都嚟唔切反應。剩係睇「追殺」之前狂鬧學生而要求佢哋都出嚟為劉曉波「講兩句」,都欠缺爆發力同後繼力,就知道香港嘅Stockholm syndrome疫情有幾咁嚴重。

未受「感染」嘅香港人,與及已「染病」而知道要「求醫」的港燦,應該多讀支那共匪的歷史,以作好準備隨時「打著紅旗反紅旗」向支那共匪、五毛黨還擊,以至進行「抗疫」。

後記:
1. 如前篇《國歌法是發動第二次文革》 ,加上日前中文大學的「香港獨立」Banner事件而支那匪區以共青團之名聲援以學生身份掩飾的入侵殖民的軍團,支那共匪根本已在香港發動第二次文革。唔好覺得沒有如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的宣佈就唔認同,支那共匪從來都唔會明刀明槍。
2. 李剛已被雙規;「十九大」暫訂在10月18日舉行,即可預計統監府重要人物如林武、張曉明將在月內出事。以張曉明上線薄熙來「連老豆都鬥」嘅無人性狠辣作風,與及「石油系」周永康曾策動暗殺習近平,呢班仆街必定「盡最後時機『我要唔到都整爛晒佢』而有咁亂搞到咁亂」,借啲意輕風作浪。今次黨委書記蔡若蓮個仔跳樓死,某程度上可視為「賊佬試沙煲」,測試港燦反應而準備「大行動」。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