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國歌法是發動第二次文革



支那共匪其中一樣最耍家嘅事,就係煽動群眾搞鬥爭。大鳴大放如是,反右如是,文革當然如是。

為免他日支爆後失去記錄,全部Cap 圖 (全部可 Click 放大)


支那共匪的《國歌法》,限制使用場合(第八條),尤其是禁止商業用途,確實係合適嘅。但 apply 响公眾層面嘅問題,除咗普遍香港人 (Not 港燦 as 只會諗「咪撚乜都政治化啦」) 反感的有如思想控制之外,第七條規定公眾要有「莊嚴」嘅表現,不單是思想控制,更是執法存在大量主觀意志判斷,唔只製造公安濫權的機會,加上第二(九)、五、十一及第十五條,簡直是挑動社會內部矛盾,更埋下觸發人與人的鬥爭的炸彈。

何為「舉止莊重」「不尊重國歌的行為」,真係任得支那共匪隨口噏,仿如港共傀儡政權運輸署皇冠車行市場策劃部班狗官口頭禪 ── 總之唔得就唔得,咁就隨時可以拉人封艇。呢個係所有鬥爭嘅基礎。

就是何為「莊重」、「不尊重國歌」,人人把呎都唔同,甚至可以簡單到有如支那共匪、支教民、左賊睇唔順眼游蕙禎MP 咁,做嘅嘢有幾啱都認為係錯,然後就做報警撚,咁就是鬥爭的開始。然後的,根據第四(九)條 ── 其他應當奏唱國歌的場合,而支那共匪指定晒响戲院開場前、電視台某啲節目播出之前都要播國歌,就隨時搞到戲院、屋企都變成鬥爭嘅戰場。仲唔係文革呀!

翻閱文革嘅歷史,毛澤東向紅衛兵發表的其中一句訓令是「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煽動做仔女的要連老豆老母、姨媽姑姐三姑六婆、阿爺阿嫲阿公阿婆都要拉出嚟鬥。除咗可見毛匪為鬥垮鬥臭政敵完全泯滅人性之外,還徹底地摧毁當前香港耶撚常言之家庭倫理道德,可視之為鄧小平改革開放後至今,共匪治區道德觀念淪喪的重要元素。文革十年大把人拉老豆老母出嚟鬥,其中之一個做出呢啲無人性行為嘅仆街賤種,就是 689 同張匪曉明嘅上線、重慶市前市委書記薄熙來。

薄熙來受毛匪之感召,以「六十一人叛徒集團案」為由,將佢老豆、時任支那共匪暴政國副總理薄一波,拖上街俾紅衛兵掟石、吐口水,當然唔少得跪玻璃。然後交俾毛匪連同劉少奇、鄧小平、陳雲(唔係應該要入青山醫院嗰個)、柯慶施、賀龍等人一齊接受批鬥。好在薄老福大命大捱得住,無同劉少奇、柯慶施、賀龍等人一齊去見馬克思。除可見薄熙來嘅賤狗之餘,與此同時該可參透到 689、張匪曉明之所以搞到香港亂七八糟,不過是師承薄熙來呢條根本係戰犯嘅仆街。

《國歌法》第十一條訂明納入中小學教育,唔駛講都知擺明就係洗腦。而條文闡述目標是要細路接收愛國主義、了解國歌的歷史和精神內涵。必然地,啲細路將會盲目聽從支那共匪黨嘅指揮;再推前多半步睇,就是啲細路必定接收咗國歌嘅權威不容挑戰嘅指導思想,更必會由此衍生出有如「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的思想。到時,唔好話老豆帶仔女去戲院睇戲播國歌時老豆打個喊路,當電視機播國歌時老母响廚房切緊菜,個細路都可以仿傚薄熙來「為了黨的未來大義滅親」去公安局告狀拉老豆老母呀!

值得留意嘅係,《國歌法》嘅審議工作係响舊年12月12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八十四次委員長會議,由北韓留學生、違反《基本法》第158條第三款釋法 DQ 游蕙禎同梁頌恆兩位 MP 嘅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吹雞」展開。成件事根本就是張匪從屬的江澤民一派搞出嚟。薄熙來係江系重要大員,從第十一條向細路洗腦進一步確定係薄熙來就算無份直接參與,都肯定張匪德江一定有諗過薄熙來「連老豆都鬥」嘅威水史嘅橋段。以為「毛主席上身」嚟第二次文革同習近平戰鬥到底,或最起碼進行焦土政策 ── 就算鬥輸咗,習近平都只能手執一個爛攤子。

把張德江以至江澤民就訂立《國歌法》嘅思維延伸至香港,還可以睇到 689 和張曉明都係同樣模式搞破壞。而支那共匪一眾跟尾狗急急腳話要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目的唔只係向共匪主子示忠,更是為張匪德江、江匪澤民集團佔據香港的意識形態鬥爭開路。既是「盡最後一口氣」搶奪香港,又同時進行「要唔到就搞爛晒佢」嘅兩手準備,總之要習近平以至 (港燦 Mode) 英國政府接管香港都只會是有如廢墟的模樣。

如何就《國歌法》在香港執行抗旨,莫講話以上的長篇大論中共黨史唔會產生作用,就是放大「每晚18:29:15開始老母响廚房切緊菜都可以被拉」都唔會有太大反應,因為港燦深信「政府唔會錯」、「唔可以挑戰權威」等小農基因盲從權威之外,就是怪獸家長只會認為「可以控制住啲細路」認為唔會發生仔女告發父母。

只能「等死」嗎?小弟寫得當然未必。除咗已有人諗到「委內瑞拉政府版本《義勇軍進行曲》」已經夠支那共匪頭痛之外,針對港共傀儡政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指要貫徹《國歌法》在中小學推行教育,范徐麗泰高呼要認識國歌嘅歷史,對照《國歌法》第十一條,就已經有一個巨大嘅缺口。所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填詞人田漢在1966年被紅衛兵以歌詞「不遵行毛澤東思想領導,歌頌蘇維埃修正主義進行反革命」遭批鬥,在1968年12月10日於北京秦城監獄死亡的一段歷史。


大家拎住田漢呢一段歷史去搵局長聶德權、副局長陳帥夫、常秘鄧忍光;教育局楊潤雄、該正名「教育局黨委書記」的副局長蔡若蓮、响運輸署搞到一鑊泡嘅常任秘書長楊何蓓茵,問佢哋「打算點樣將呢段歷史納入課程?」,已經足夠毛澤東嗰句「鬥垮鬥臭」。斷估呢六件茂利頂多只會遊花園式不作正面回應,就直接問佢哋「係咪打算忽略呢段歷史、當唔存在,向學生提供唔片面歷史知識,使能配合中央只想歌功頌德嘅路線?」,我敢擔保是但一個都會重演運房局局長陳帆黑面掉頭走嘅場面!

當然仲可以有其他有效嘅辦法同支那共匪鬥過,但小弟一個人無可能諗得晒,齊齊Brainstorming 啦!總之記住毛澤東在發動大躍進嘅講話入面其中一句:
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
就是致勝之道。仲有一定要將徹底忘記劉慧卿嘅「我哋要........ 」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