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避免嚴重交通意外重演唔係一味Spin



前晚深水埗長沙灣/欽洲街交界的嚴重交通意外,確實使人震驚。好多人第一反應係 Spin 城巴司機手車「『狼』終於出事」,完全唔諗一宗交通意外會有 N 個可能成因;更唔好話一啲意外現場潛在多年嘅遠因。

現場仲有一架車尾撞凹咗嘅的士响度,在小弟未出聲之前幾乎無人理過。

先講點解小弟當睇到有架的士就會提出「不排除的士玩 UN迫力或硬 CUT」嘅質疑,係因為近年經常遇到有司機明明可以判斷「有排未轉燈」,例如距離交通燈大約50米 (10個車位 / 兩枝街燈燈柱) 甚至更近,見到紅轉綠而前方完全 Clear,都在白線前 UN 一腳迫力。遇過嘅呢啲場面超過九成都係的士。其中一次小弟更上載了車cam 片响Youtube,大家可以慢慢睇。



雖然以目前傳媒引述的士乘客的描述內容,的士「玩 UN迫力」或「硬 CUT」嘅可能性唔太大,但始終架城巴同的士碰撞嘅成因只有兩個:either 城巴CUT右線 or 的士CUT左線。到底點發生還是要等法庭開審後翻看城巴的車cam 片先至水落石出。

意外無人想發生,發生咗就要設法避免。但傳媒好多時都只係求其搵 Sound-bite 寫/播咗出街就算,根本就無助改善道路安全。過去類似嘅意外,傳媒最鍾意搵「英皇御准註冊工程師」盧覺強計下 Physics 算術,或者搵李耀培出嚟講啲阿媽係女人嘅評論。最經典莫過於「玻璃纖維車身尤如紙扎」。今次意外,《香港經濟日報》同 TVB 一如既往,講下巴士上邊啲座位安全啲、邊個位好危險,製造「無知的恐慌」。



一句講晒:唔出街都未必安全,隨時响屋企廁所跣親仆死!

另外一個 Spinning 就係司機工時嘅問題。城巴高層回應表示「唔夠司機唯有取消班次」,但到頭來會點?咪你哋啲港燦投訴脫班囉!

要請足夠司機最有效嘅方法就係「重賞招勇夫」,但薪酬就是成本,要加價時,你哋啲港燦咪又係鬧,甚至直言「司機要出糧係你(經營者)嘅事,唔好要我俾多個仙」呢啲 Not at my backyard 嘅自私思維囉!但歸根究底,係香港地充斥鄙視職業司機嘅價值觀,搞到好多人覺得「細時唔讀書,大時做運輸」好似係真理而唔願意投身司機行列。成個歪風根本係港燦自己一手造成。

講返最多的 Spinning 「城巴司機手車「『狼』」,根本就係繼承自港共傀儡政權長期洗腦「慢就是安全」嘅觀念。先唔講呢種思想有幾憨鳩,回帶到1995年,屯門區議會動議討論,要求九巴將勝利二型調走,避免因「極速只得65km/h」阻礙其他較新款巴士,影響巴士專線的效率。

喂阿哥,唔係「慢就是安全」咩?點解當年會嫌慢呀?巴士開快啲好危險喎......

廿幾年前,城巴行走香港至廣州的 Leyland Olympian 引擎輸出只是245ps,廣深高速公路極速只有94km/h。現在的ADL E500MMC 引擎輸出340ps,將限速「解鎖」踩盡油可達113km/h。

唔講極速「咁『危險』」,以前啲11m Volvo Olympian (AV 系) 「頂閘」屯門公路出九龍爬大欖斜頂盡得返30km/h;E500MMC 點「冧」都仲有40幾,仲要如果有前車「頂」得返20km/h左右,CUT 到出第二線俾油可以「起圍」上返30幾。可以睇到巴士嘅機械技術發展真係一日千里!

再講「極速」問題。可知道英國 Motorway 巴士限速是62mph(單層。例如National Express),50mph (雙層)!如果「慢就是安全」係真理,點解英國無日日發生巴士「炒大鑊」吖?!

英國唔係無發生巴士意外,但最多嘅意外類別係 Passing low bridge become cabriolet(唔明就睇下圖)。同車速無關,反而係司機意識有關囉!


講到司機意識,不得不提香港嘅考牌制度。前文《司機多柒頭,因為運輸署憨鳩》提及的問題真係冰山一小角。涉及安全嘅判斷能力唔單只唔會考核、或甚至導致考試Fail,嚴格啲講根本係「唔容許有任何提早預測能力」。

例如如果路旁有「死車」,正常駕駛係離遠6-7個車位見到就要觀察「對頭車」同望後鏡做評估,情況許可就打燈抽頭。但考牌要求係隊貼晒架「死車」(剩低最多1個車位,約6m)、停定、望右鏡、打燈、抽頭。真係跟足考牌 (憨鳩的) 要求,除咗「反應遲鈍」製造擠塞之外,「隊貼晒」反而更難觀察有無「對頭車」,根本比離遠「抽頭」更危險。但運輸署就是這麼憨鳩,試問點可能周街都柒頭司機!

坊間對前晚意外尚有一個質疑是城巴打算「衝燈尾」點知「隊」咗埋架的士度。表面睇會係城巴司機嘅責任,但如果有台灣、英國、德國等地嘅倒數計時顯示,司機有更清晰嘅路面數據判做判斷到底「去埋佢」定「收油踩迫力」,不就是可以減低意外發生嘅可能性嗎?運輸業界、香港汽車會等嘈咗 N 年,港共傀儡政權不單無動於衷,仲反過來指「有倒數助長衝燈」。除了鬧「痴線」之外,就是「有得俾司機預仲點有咁多衝燈告票搵錢呀」囉。

另外有必要提出,意外現場共四條行車線,一至三線直去,四線右轉欽州街;四條線的闊度約2.8-3.0m,城巴闊2.55m都無需「騎線」。被撞的的士在第二線,而道理上巴士出事前是在第一線。為準備埋站過咗桂林街後的中途站而可以 Keep in Lane。但引用相撞嘅其中一個可能性係「城巴CUT右線」,咁要問「點解可能需要 CUT 線?」有行開欽洲街至桂林街一段長沙灣道(往旺角方向) 都知道長期有違泊,所有車必須切出第二線先可以繼續行駛。呢個又係咪引致「城巴CUT右線」嘅可能是絕不能排除。單是「無倒數」同違泊問題,已經肯定係政府嘅責任。

再講一次:意外無人想發生,發生咗就要設法避免。但要避免唔是單單針對巴士司機、巴士公司,仲有所有駕駛者嘅技術、知識,更重要的是態度。再仲有道路設施能否給司機有足夠的資訊作出防範,而唔係只圖抄牌罰款搵錢!

但當下呢個政府唔只係傀儡政權,少做少錯唔做唔錯嘅態度根本就搞到無政府狀態。大家都係自求多福好了。

置頂配圖 Credit 柏斯敦巴士台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