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禁羅哲思入境香港是外交? 咪玩啦!



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羅哲思 (Benedict Rogers) 被支那共匪拒絕入境香港,支那外交部話係「外交事件」,仲要聲大大「誰可入境係中國政府話晒事」;香港市長林門鄭氏亦應聲蟲的認同「外交事件」認同北京有權咁做。不過,羅哲思响英國政界根本就無一官半職,支那共匪咁都禁止佢入境,就真係搞到件事變咗做真‧外交事件

「外交」(Diplomatic) 一詞本意是國與國、或政府對政府層次之間的交流行動,簡單而言、在實質行動嚟講就係兩個國家/政府官員的接觸,才算得上是外交。羅哲思並非英國國會議員,亦非英國政府的公務員,所謂「人權委員會」不過是有如一個非政府組織 (NGO) 嘅物體,即使以保守黨是目前英國的執政黨,這個委員會亦沒有政治實權,甚至可以以港共傀儡政權成立的 N 個委員會的政治酬庸而已。即是話因為羅哲思沒有英國官方身份,莫講話他訪港談不上「外交」,更不能說成「官式訪問」,完完全全只是「私人性質到訪香港」而已。

就算是羅哲思到港的行程將可能前往監獄探望黃之鋒、羅冠聰等人,因而有一些政府的行政程序,但也不過是有如旅遊行程。再者,在法理上羅冠聰已不是議員 (雖然客觀是不能接受的狀態),即是羅哲思要見的不過是一個平民,亦再次說明羅哲思訪港根本談不上任何官式行程。支那共匪說成「外交」,豈不是港共傀儡政權還承認羅冠聰是議員?!

羅哲思被逐,說穿了就是政治因素,亦同時證明黃之鋒、羅冠聰等人就是政治犯,受到支那共匪和港共傀儡政權嘅迫害。但另一方面,共匪打發咗佢走,被傳媒追問大可以有如澳門 Banned 小弟或其他人咁「不評論個別事件」耍咗咪算囉,講成「外交事件」,就引發起一連串嚴重後果。

首先,如前述羅哲思沒有官位,談不上是「外交事件」;而「平民」進入香港就是根據《基本法》第22條及154條執行,香港的出入境管制權是「香港內部自治事務」,但支那共匪就自爆成件事係佢哋操作,即係違反咗《基本法》。引伸出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已喪失法理上香港嘅主權。

第二點如今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拒絕一名英國公民入境」,英國政府可以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詮釋為「外交事件」為理據向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外交層級的交涉。

最基本的是英國政府可以傳召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英國大使狂抦。再嚴重啲係可以驅逐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英國嘅所有外交官員 / 召回所有駐中國嘅外交官員,但咁做就形同宣戰,英國政府唔會貿然咁做。還有的,就是基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違反《基本法》第22及154條,宣告《中英聯合聲明》失效,正式展開重奪香港。但同樣地形同宣戰,英國政府亦唔會貿然咁做。

就第二點而言,唔少人認為英國佬頂盡都係打咀炮。但是,要知道英國目前嘅政治形勢,最迫切要處理而棘手嘅係脫歐,而脫歐談判英國政府最少响自由行動權利及與歐盟之間貿易往來呢兩個問題處於下風。剩係講港燦最鍾意嘅錢,歐盟以利用「自由行動權利」移居其他成員國的英國公民作為「人質」── 英國脫歐之後,一係驅逐呢啲英國公民返英國,一係就英國政府要向有公民定居嘅成員國政府支付社會福利開支,金額可以係天文數字。如果英國政府連「外交事件」都做鵪鶉,歐盟議會點可能唔當英國係沙包咁打!你估 May 姐同「痴線佬」Boris Johnson 唔會計呢條數呀!

所以支那共匪今次以為好威威講「外交」,唔只搞出個大頭佛,直情係闖下彌天大禍。習近平好應該趁十九大前夕炒鳩咗華春瑩,擺平唔到都起碼止咗血先囉。

後記:《衛報》報導林門鄭氏話不排除拒絕肥彭入境香港。嗱... 肥彭係House of Lords member,真係可以演繹成「外交事件」。不過《衛報》咁報,會辣著唔少英國人,或最起碼成為工黨向保守黨進迫嘅彈藥。如果真係發生,雖然港燦都只會話「無人叫佢激嬲共產黨」而唔會搞出六國大封相,但獨派/歸英派就可以乘機發難,到時點都會辣著港燦,逐步變成山林大火是不能排除的。奉勸支那共匪同港共傀儡政權好自為之。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