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中史獨立成科?起碼加三項內容啦!



公開信

教育局局長
楊潤雄 先生, JP
電郵:sedoffice@edb.gov.hk

楊局長台鑒:

有關「中國歷史」科目獨立成科的意見

就特區政府及中央政府近日發表言論,指出中學有需要重新將「中國歷史」科目有獨立成科,以冀透過教學提高年輕人對國家的認同和歸屬感,社會上出現不少聲音認為懷有政治目的而反對有關做法。本人認為教育的主要目的是向學生灌輸充足和廣泛知識,正常而言實不該「政治化」看待政府和中央的意見。但是,本人參照以往的「中國歷史」科的課本和教學內容,對比近年透過閱讀不同相當於客觀統稱中國歷史的書籍和資料進行研究,認為當局在制訂未來的「中國歷史」科需要有更廣泛的內容,既使學生得到更全面的知識。只是本人並非教育局官員,唯提出有關見解予 楊局長、蔡若蓮副局長,以至非常關注事件的中聯辦、中央政府官員作出了解和詳細考慮。

撇除中央政府極度忌諱的八九民運、六四北京大屠殺和文化大革命,預計將不可能在當局(受中聯辦以至中央政府施壓下) 計劃在新的「中國歷史」科內出現,但還是有不少歷史實在更該撰述於日後的「中國歷史」課本和教學內容:

1. 更宏觀的鴉片戰爭的內容
一直以來,教授鴉片戰爭只聚焦於「英國販賣鴉片毒害中國人民,遷怒林則徐銷煙引發鴉片戰爭,中國戰敗被迫簽訂不平等條約割讓香港」,繼而衍生「香港的社會和經濟發展成果背負著祖國和中華民族的屈辱」的思想,不單使中央可在香港大力推動意識形態鬥爭,還成為民主黨、教協、支聯會等組織鼓吹「建設民主中國」的理念基礎。

只不過,淺白但通俗的說「當今世界上仍有大量販毒,無人叫你去吸毒濫藥自甘墮落」。引伸出來,英國殖民走狗販賣鴉片確實超錯,但由清朝嘉慶帝晚期開始到道光帝時期,為何中國人吸食鴉片習慣是如斯普遍,形成經濟學上的需求。這些鴉片戰爭的遠因,以往的「中國歷史」課本隻字不提。

普遍史書描述道光是庸才荒淫的昏君,亦有史料載述道光帝吸食五石散、鴉片等毒品然後與後宮妃嬪胡帝胡天,且樂在其中而荒廢政事。這與當時的中國人吸食鴉片習慣的發展有何關連,更該納入「中史」科教學內容當中,好警戒學生吸毒濫藥會引致亡國之危,加強青少年的愛國情操而當堅定意志。更可以同時成為警方、海關、保安局禁毒處的現成教材,簡直相得益彰。

讀歷史離不開學習「遠因」和「近因」。「遠因」如前述,「近因」就是指戰爭發生前後的事情。歐洲列強的船炮堅利之外,到底鴉片戰爭中國戰敗的原因真的沒有自身因素嗎?例如主帥楊芳認為「夷炮在凡波搖蕩中能擊中我方,必有邪教善術者伏其內」而佈局「馬桶陣」,絕對是中國被英國轟過稀巴爛和最後戰敗的原因。寫入「中國歷史」課本好能讓學生學習到不該相信鬼神之說,以能遵從偉大的領袖毛澤東名言「宗教是人民的鴉片」和「人定勝天」的訓誡。

史料還記載楊芳「夜則買俏童取樂」,且是要男童。意指楊芳有孌童癖且是同性戀者。納入課程之內,既可警戒學生不守貞潔會致亡國,又可以成為聲稱是基督徒的 蔡副局長與其他主內弟兄姊,尤其是如蔡志森、管浩鳴等人作為反對同性戀的現成教材。

2. 孫中山推翻滿清的真相
素來有關孫中山的描述都只集中於他領導革命黨推翻滿清的成就。只不過辛亥革命的演變發展過程,孫中山出走至當時已是英國殖民地的香港、馬來亞、日本,更遠至美國,進行籌募資金,招攬人才等行徑,根本相當於中央政府近年常狠批的「勾結外國勢力」。因此,依照中央政府之意,應該全面刪除孫中山「出走」的內容。

辛亥革命的爆發源於「武昌起義」的武裝行動,以近年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常狠批例如「佔中」是暴力手段、上綱上線的「欲推翻政府」,教授辛亥革命尤如鼓吹學生要透過非和平手段向政府表達訴求。因此,教育局更該全部刪除辛亥革命的所有內容,隻字不提。

另一方面,孫中山在1893年拋棄糟糠盧慕貞,與陳粹芬「私奔」之後為了淺田春再度拋妻棄子,更對著年僅9歲的大月薰垂涎欲滴,但最後為了宋慶齡不顧而去。女兒宮川富美子到1951年才知道生父是所謂「中國國父」。以蔡副局長篤信的基督教圈子近年提倡的貞潔運動,孫中山不單是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更可謂是大逆不道的賤淫賊。要是 局方認為要保留辛亥革命的內容,甚至維持歌頌孫中山的方向,就該同時載入這段淫亂史,使學生學會「跟政府作對的人都是淫賊」的理念,鎖不住自己的腦袋都可以勒住自己的陽具,減低向政府宣洩不滿的意欲。

3. 萬隆會議是南洋同胞受難的根源
往常的「中國歷史」科教授1955年時任總理周恩來到訪印尼出席「萬隆會議」,成功打開新中國的外交之門。但周總理訪問印尼期間,與當時的印尼總統蘇加諾 (Sukarno) 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印度尼西亞共和國關於雙重國籍問題的條約》,使在印尼的「中國人」因為國籍問題處於兩難局面,開始面對印尼政府的壓迫。1965年「9.30暴亂」,逾50萬華人被殺害。這些現今中央政府常以「黃皮膚黑頭髮就是中國人」的標準而該視「同胞」的人們,遇難前或倖存者紛向中國政府求援但周總理、毛主席等都視而不見。

雖然,1969年由馬來西亞5.13暴亂蔓延至印尼再次發生「排華」而周恩來總理決定營救「同胞」,但礙於當時中國國內的政治形勢變化,1972年起欲陸續分批將這些本在印尼落地生根的「中國人」驅逐離境,但因為周總理在1955年的簽字,全部只能留落香港。

除了印尼之外,承如《蘋果日報》在2013年9月23日刊登本人拙作〈由馬共歷史看中共〉 ,中國共產黨為「輸出革命」支持馬來亞共產黨,埋下「黃皮膚黑頭髮」在1969年「5.13暴亂」受難甚至遇害的伏線。

楊局長閣下或會認為若將這部份納入「中國歷史」課程,無擬徹底摧毁中央和特區政府,與及民建聯、工聯會、愛護香港力量、愛港之聲、幫港出聲等組織大力倡導的「香港人就是中國人」建立的輿論力量。但寫入科目的話,不就形成可以仿傚中央政府在1960-1980年代驅逐「南洋愛國僑胞」驅逐包括本人在內離開香港的論述基礎吧。還有自由黨、西九新動力近年高調狙擊的「南亞裔假難民」的問題都可以一掃而空!

本人熱切懇請 楊局長積極考慮接納上述三項意見,將之納入特區政府計劃的新「中國歷史」科的教學內容。不過得同時指出,教育事務客觀上不涉及國防和外交,促請 楊局長稟報中央政府、與及知會中聯辦、港澳辦,切勿忘記《基本法》第22條 ── 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簡單而言「唔該中央、中聯辦、港澳辦收聲」,否則將之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 的證據。

或是請人大常委盡快召開大會對《基本法》第13及第14條進行釋法,將教育事務納入國防及外交的範疇,不過別忘記沒有香港法院提呈的「釋法」是違反《基本法》第158條,即是又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 的證據。奉勸楊局長「自己攝高枕頭諗清諗楚」。

最後,有請 楊局長閣下盡快安排子女離開國際學校,入讀本地學校,以免不符前特首董建華提倡的儒家學說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大原則!

教育局無需按照政府行政指引回覆本人。本人承諾不會因為沒有按照政府行政指引回覆作出追究。

香港市民 林鴻達 謹啟
2017年10月25日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