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梁頌恆可會是魑魅魍魎



睇文題後嚇親 ── 小弟唔是很撐青政的嗎?點解「隊」梁頌恆?

本來「躝返新加坡」攤抖順便過古晉探親,唔想理香港嘅事。但連日嚟電話、Whatsapp 不斷談及新界東補選劉頴匡有意加入戰團嘅消息,而今日下午劉頴匡開記招宣佈有意參選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成個記招入面劉生講得最多嘅係「得到梁頌恆先生嘅支持」。

尚且不談劉生嘅人格操守問題嘅流傳,就算所謂「賭白頭片」,劉、梁私下無 make deal 或最起碼嘅「溝通」,斷估劉顈匡唔敢「賭到咁大」。而對比早前張秀賢披露在去年12月已在鄭宇碩教授在場梁頌恆表示會支持;另外有指林朝輝可能牽涉其中,就不得不使小弟早在腦海對梁頌恆不信任的念頭浮上來。

其實,只要有中學程度中文閱讀理解能力,先對比去年立法會選舉表示支持青政三人+陳澤滔合共四篇文章,梁頌恆嗰一篇零舍短而且論據不及其他三人實在;再睇返過去一年多以嚟談及青年新政嘅文章,都係較多提游蕙禎 MP,甚至成篇文隻字不提梁頌恆,該意會到我對梁頌恆呢個人好有保留。事實上,我接觸過青政嘅人 (包括已退出嘅鄺葆賢醫生) 當中,撇除經驗資歷淺導致嘅信心問題,最唔能夠令我有信心同信任嘅人,就係梁頌恆。就是已歸隱嘅 Kenny (黃俊傑) 都好過佢。

我之所以對佢有疑心,鄭永健案一啲現階段還不能公開披露嘅內情,已給人牆頭草、世界仔的印象。這不只是小弟有這種感覺,而是另外知情的非青政嘅人都有這種感覺,即並不算是我的個人主觀觀感。更是去年「時代力量否認會為青年新政站台」事件,小弟更是有第一身經歷見證。

的確,原本係有「搵時代力量『加力』」嘅計劃,知情者包括游蕙禎、黃俊傑同梁頌恆;另游蕙禎同我講有告知執委會。計劃並不是邀請他們來港,因為早已預計港共傀儡政權唔會批准佢哋入境,而是搵幾位立委拍短片。佢哋問小弟可否代勞,我沒有拒絕但表明「即管嘗試」。慶幸聯絡到林昶佐同洪慈庸而都答應,小弟就在2016-8-17 起行往台灣。當日15:00 到台北立法院大樓同 Freddy 見面,並已錄影了一段約一分鐘的短片。完成後已即時知會游、梁及黃。原定行程約定了洪慈庸在2017-8-18 20:00 在台中后里區鎮安宮(三光路42號) 見面及拍片。

怎料當日傍晚時代力量發表聲明否認會為青年新政站台,我即時致電回港了解「發生咗乜嘢事」。了解來龍去脈得出三個版本 ── 本土新聞唔知响邊度收到風、本土新聞訪問時 Chok 黃俊傑而唔覺意漏咗風聲、黃俊傑主動放料。事後我無再去發掘真相,只尋求「補鑊」嘅可能性。另一邊廂,我向 Freddy 議辦同事表明會 Hold 起條片唔會出街。(所以大家唔好問「有無片睇」,而條片至今還在小弟手上),但同時地已無法聯絡洪慈庸議辦的同事。

雖然明知機會渺茫,但小弟仍驅車南下台中,最起碼要向洪慈庸「耍冧」。嗱,有圖有真相

好多認識小弟嘅人都知我唔鍾意自拍,但當時心中已盤算「成件事唔係咁簡單」點都要留個證據。

結果當然係鎩羽而回,無功而還;亦當然要受洪立委的「說話」。然後約22:30飛車返台北,中途在國1新竹段修路塞車塞咗45分鐘,接近凌晨0100先返到酒店休息。

8月21日早機回港,並約了梁頌恆當日下午見面,地點在大埔中心海寶花園一間餐廳,同場的還有梁當時的助手Charlotte。席間梁頌恆一味只顧關心條片,甚至不管我多番表明已應承 Freddy 「不能出街」都不斷叫我交條片出嚟,更當然他不欲多談隻「鑊」。及後他們表示夠鐘起行開街站,地點是大埔墟火車站,我就揸車載埋佢哋過去,原因就是要合照以出文表態支持。

當駛入達運道 (即火車站新達廣場出口外的有蓋通道),我沒見到有青政的直幡,其實已起疑心,但亦在想「可能未到而已」。梁頌恆及助手在的士站對出落車而我表示「去新達泊好車落去街站同你影相」,梁還說「陣間見」。但當我泊好車後落到去,搵勻成個火車站範圍 (包括通往巴士站的行人隧道),完全唔見佢哋兩個人嘅人影,更是連青政直幡都無見到。

在相隔他們落車後大約半個鐘,我聯絡到青政某君 (不是游蕙禎或黃俊傑),表示佢哋响安泰路大埔廣場/大埔超級城之間行人路擺街站,我就揸車過返去大埔中心附近。然後的,影完合照和逗留一陣之後離開。而逗留期間我有問義工「唔係話轉陣過火車站咩」,個義工話「無轉過陣喎,一直都响呢度」。

誰是時代力量事件隻「鑊」的元兇,至今都係無頭公案。但是,本土新聞收到風或有 Intention 識 Chok 料,都必定係有人放料先會發生。有聲稱知情者同小弟講「Kenny 只係食死貓」,但撇除呢啲道聽塗說,多數的說法認為「Kenny 係懵都無理由柒到咁嘅地步」就不得不使我懷疑另外兩個知情者。游蕙禎「碌大雙眼」正視我否認是黑手,但追問梁頌恆,佢啲眼神就閃閃縮縮,加埋見面時只顧要片,客觀理解佢嘅嫌疑唔細。而「大埔火車站」事件,佢亦無法解釋「不知行程有調動」,甚至我爆佢 seed 「擺明要調虎離山撇甩我」,佢就發爛咋「咁你話係咪係囉」。

梁頌恆呢個人嘅可信程度已經唔駛再多補充,而佢响補選上到底玩緊乜,佢自己心中有數。不過,我對補選嘅先決立場係「不應該出現」,而追溯返事件源頭,呢個議席並不屬梁頌恆,而是梁天琦(本民前)的。無奈地大局當前焗住要同傳統泛民陣營 make deal 合作,因此要取抵抗共匪陣營的最大公約數,並得到本民前和青年新政「認可」,相信是客觀認定合適而合理嘅原則。如果梁頌恆私自行動,不單係破壞呢個原則,更是假設林朝輝呢個因素成立的話,一直有說「青政係共諜係鬼」呢樣嘢,就是梁頌恆有份的。

後記:
1. 我收收埋埋唔出聲唔代表我唔知情,有啲事只能做不能講,要做只可在適當時機做;
2. 我早就同青年新政講明,去台灣啲機票酒店租車錢我自己搞掂。但選管會唔好追究,因為嗰次我仲有自家在台灣的業務要辦,「順便去」拍片咁解。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