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梁頌恆最好出嚟解下畫


上一篇文小弟以第一身見證點出梁頌恆的誠信有問題,但要懷疑梁生嘅誠信點只咁少事。

追溯返今次補選嘅源頭,是立法會就任宣誓的「支那」風波。根據張秀賢昨日傍晚發表聲明的 FB LIVE,提到梁頌恆在宣誓前一晩,在一班人面前承諾翌日(即宣誓當日) 會正常的宣誓,不會「玩嘢」,但結果就唔駛再多講。繼而之後的城市論壇,大家都記得梁頌恆以「鴨脷洲口音」辯解,但原來助理早已為他預備「支那」一詞的歷史資料。

另有提到游蕙禎宣誓「玩嘢」只是某位議辦助理的獻計。以我所知,游 MP 本來都心大心細。

在分析之前,先回帶宣誓當日,梁頌恆早過游蕙禎宣誓。正常嚟講,見到梁耀忠不理陳維安越權,游蕙禎應該「縮」。不知道她是否見梁頌恆「玩」就順勢照跟,還是「佢玩我無得唔玩」焗住做,定還是一如我所「鬧」欠缺分寸同分析能力不足

宣誓風波嘅可疑之處,最明顯的是如果「前一晚」的事情屬實,梁頌恆再一次斷正「講一套做一套」。甚至是城市論壇有歷史資料解圍而不用,即係梁生二次玩嘢,更可謂擺明要燒大場火到一發不可收拾。

為要燒大場火嘅目的及目標是甚麼?又要講返鄭永健案。梁頌恆曾向程翔說他有份去報警及佈局要警方成功拉人。這的確以我所知是事實,又某程度上反映梁頌恆有份「背叛劉廼強」。只不過法庭裁定鄭永健罪成後,好多人都話「拉到隻細嘅放生大佬」;而根據《成報》在2016-9-3 報導青年新政嘅背景關連可以拉到去劉廼強度,可會是某方面棄車保帥 ── 圖以犧牲鄭永健終斷「俾人再追查上去燒到劉廼強度」的可能性,循中共黨史基礎去分析是無法排除的。以此邏輯推論,梁頌恆可會一方面建構「背叛劉廼強」之局面爭取青政組織內和外界的信任,但另一方面其實係執行緊黨嘅任務,真係天知地知佢自己先至知。

前文《是的,統監府張曉明大報復》,小弟以「李光耀清剿馬共」嚟形容游蕙禎在鄭永健案所做的,劉廼強以至張匪曉明必定對游蕙禎懷恨在心,誓要向游MP展開大報復;還提到支那共匪由選舉期開始已為游蕙禎佈下天羅地網,當選了還設法要將游蕙禎置之死地。梁頌恆在宣誓的舉動可會是引導游蕙禎「玩嘢」,或至少成為推力促使、或施壓要游蕙禎也「支那」,循呢個方向分析,梁頌恆是再一次「執行黨的任務」的可能性也是無法排除。

另一方面,小弟早有聽聞他們議辦職員的誠信「有啲問題」,而以我個人觀察和認知,頂盡得兩位助理是可信任的。當然,我不可能知道他們聘請職員的過程,但是藉聘請職員安插人事向游蕙禎「撥火」,尤其是向她「獻計」的那一位的來歷,是誰的主意,實在值得懷疑。

宣誓卒之「玩出大頭佛」,正常而言必定要進行補救。事實上其助理預備的歷史資料,就算沒追溯到公元205年古印度梵文文憲都起碼有孫中山寫同講過支那的歷史記載,完全充足火力反擊港共傀儡政權以至支那共匪,或最起碼引起社會上從歷史學術角度討論「支那」呢兩個字,未能即時還拖都可以拖延689、張匪曉明的進攻速度。但梁頌恆點解有咁好使嘅「彈藥」都唔用,以佢作為IT人嘅知識水平係完全唔合理。協助隊冧游蕙禎「執行黨的任務」似乎又係唯一嘅可能性。

或者大家會以「佢都受緊靶啦」嚟質疑小弟,但正如小弟常言道「投共嘅友仔總認為黨唔會待薄自己」,又甚至如鄧小平的「三落」受盡煎熬,唔少投共份子期待會有如矮仔鄧第三次「上」的風光臨到自己身上。梁頌恆係咪咁諗,我唔知道。或者再衰啲嘅講法,共產黨同黑社會有樣事物叫「安家費」嘛。小弟不知道有流傳佢同林朝輝的 Deal 有幾真確,以至「安家費」係咪滿足梁頌恆的期望。但劉夢熊為黨仆心仆命還是換來牢獄之災珠玉在前,更是何志平當下亦是「有版你睇」,奉勸梁頌恆「攝高枕頭諗清楚」。

姑且以《聖經》耶穌基督訓示信徒「願諒人七十個七次」,況且梁頌恆在2015-6-4晚在中大集會引用了小弟「發明」的「口說民主卻反對用民主方法處理香港前途」的批評民主回歸派,算是有功在身,故而我都唔想「一槍打死佢」,梁頌恆要是和盤托出和清理補選的爛攤子,尚可留返條後路俾佢走。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