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立法會被廢武功不值得可惜



一堆共匪傀儡走狗通過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甚麼一地兩檢、23條等等為共匪完成相當於解放西藏咁入侵香港嘅計劃,全部大開綠燈,全香港人準備做只需要顧門前三畂田嘅小農生活,有如長空出版社「食玩買」嘅生活終於可以响香港實現了。

至於成堆飯桶,好似死老豆喊苦喊忽咁款,睇見都眼冤。一直以嚟,通稱傳統泛民嘅政客,有幾多個係响立法會入面「堅砌」嗰隻?我所指嘅唔係拉布點人數呢啲抗衡性質行動,而係議政問政嘅事幹;質詢官員喇喎,無錯,梁國雄真係質到班官口都啞埋,但又有幾多實效?

由選舉方式,到限制提呈私人法案,再到最為人熟知嘅分組點表決,議員點本事都只會係無牙老虎,亦係事實,但又係咪真係無辦法扭轉支那共匪嘅支配同操控,以我嘅觀察其實唔係囉。

近幾日有人二次「考古」,搵出公民黨响2011年支持修改議事規則至容許委員會主席趕人出去,可以話種下今日嘅禍根。呢單真係有排同律師黨計數。而除咗呢啲大事大非嘅嘢,仲有啲細眉細眼、涉及港人生活攸關嘅議題/議程,班飯桶議員一樣搞到一鑊粥。

2010年高鐵撥款嗰單有幾禍,已經人所共知,講多都無謂。香港人最關注嘅係住屋問題,大多數人集中於今時今日樓價暴升,然後怨天由人。無可否認,因為資產升值呢個條件,住宅物業市場點都係自由經濟。但點解樓市「自由」到失控,就是失去咗制衡條件。姑且講深少少,「右派」所提倡嘅自由經濟,表面睇係無限放任「縱容資本家剝削」,但「自由」嘅真義係同一個「市場」要有五花八門嘅運作方式形成競爭;但「競爭」同時產生互相制衡嘅效果,就好多「左翼」為咗佢哋嘅政治信仰,唔會講甚至可以話迴避。

兜咁大個圈想講乜?好簡單,依家香港要安居除了參與「地產霸權」嘅遊戲之外仲有乜選擇?申請公屋嘛,結咗婚「射入兩個」都仲要起碼比「鮮腥廣撚」等多兩年;租私人物業,必定是租約「一年死一年生」,年年搬屋做現代遊牧民族。點解會搞成咁?立法會分別响 1998 同 2004 年通過撤銷俗稱租務管制嘅《業主與租客條例》。條例原意係保障租住私人物業嘅住客可以住過世,只不過因為業主收樓條件過辣,只容許「收回自住」才可要求租客遷出,搞出「租霸」呢個問題被港共傀儡政權無限放大進行輿論戰。結果呢,有份投贊成票嘅就有民主黨!

如果真係响議會「堅砌」,應該會就法案進行抽絲剝繭式研究,包括法案嘅背景,尤其是「租霸」嘅問題到底有何解決方法。最基本莫過於提出修訂,加入規管住客要準時交租嘅條文,容許業主可因為欠租收樓。只不過「議席大過天」嘅心態怕得罪有樓揸手嘅選民,咪憨鳩鳩投贊成票囉。當然仲有一日到黑諗住「分組點票都唔夠過,都無需要傷神諗修訂」呢啲思想,是不能排除的。

反觀今年6月底小巴加座位「19修訂20」,撇開十九局長張炳良威脅撤回法案玩嘢,議會內外做咗海量功夫先至出現到尹兆堅提呈嘅修訂,可見「堅砌」嘅工作量同難度唔係咁容易捱。又或者小弟曾經努力打過嘅「15年車齡限制」,成個立法會只得毛孟靜同范國威兩位議員執齊彈藥同環境局「死過」。兩單嘢夾埋再對比返「租務管制」,根本可見一堆飯桶只圖霸佔議席尸位素餐混飯吃。

既然依家剩低响立法會嘅非親共派議員十居其九都無要「堅砌」嘅意志同能力,一味只顧意識形態理念,更唔好講甚麼「建設民主XX」思想然後狠批獨派嘅人同事而視而不見游蕙禎同梁頌恆被 DQ,以至「係共諜係鬼」為基礎嘅言論,立法會議員嘅作用根本就唔存在。與其都係嘥米飯,不如就置之死地完全廢晒武功,搏一鋪睇下能否「而後生」好過。

後記:
1. 見有飯桶 FANS 向梁耀忠追數。無錯,根本所有責任源頭來自白頭佬,但小弟當日提出要佢「自行了斷」引咎辭職,班飯桶就批評我幫游、梁兩隻係共諜係鬼諸多辯駁。唔該啲飯桶們收嗲,一係叫佢自爆同石禮謙响尖沙咀中心地下對住維港間鬼佬吧飲酒時傾過啲乜。
2. 飯桶們過去幾日抱怨無港人肯到立法會聲援。79日佔領都無功而還,港人點會唔死心?仲信你哋支教民律師黨?咪傻啦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