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你估我好想聖誕長假嘥錢出走



小弟從來極度抗拒大時大節 High season 出門,一來機票貴,二來去到邊都好大機會周圍撞到港燦呢種極度討厭嘅人形生物,但今年聖誕竟然要「打爛齋缽」,當然係好迫不得已。

香港社會一片混亂,腦部稍為正常嘅港人都有呢種感受。實際一點的講,DQ 議員事件,港共嘅仆街盡現眼前;繼而選舉近了,支教民同左賊為求議席開飯而極度核突食相盡現,簡直丟人現眼到覺得香港政壇唔只係一潭死水,直頭係泥塘 ── 行近少少都驚佢哋唧起啲泥水彈到自己身上。呢種氣氛已經教人透不過氣。

更是大範圍一啲,港燦嘅不堪唔駛出外先會見到,正如鄺葆賢醫生接受訪問所講,社會上到底發生緊乜嘢事,唔知嘅人其實係大多數,結果搞到唔是議員、評論人之類點講解都無作用,仲直頭俾港共傀儡政權食住「都無人出聲」呢條水搞到烏喱單刀。都仲未夠呀,出咗事喇,周街港燦先至大嗌「乜搞成咁呀」,更有人話「點解之前無人出聲架」。心諗屌你啦,出聲時你哋有聽咩?!!

响呢種「大氣壓力」之下,腦海裡走出「逃離『災場』」俾自己回氣嘅想法。可以順便講,小弟的抑鬱症有疑似復發嘅跡象(羅世安醫生之前交帶要留意嘅身體狀況變化,評估是否有復發嘅風險出現),希望「閃出去」幾日抖抖氣,睇下有無好少少。

「閃出去」為何會選擇接近赤道之地,一來算是自己熟悉嘅地方,既是所謂「安全感」可以俾自己釋放之餘,小弟識得捐窿捐罅去啲無港燦出沒嘅地方,唔駛眼冤;二來是正如一位從香港移民過去嘅朋友所講,從政治角度去睇,新加坡比香港正常好多。嗱,呢樣嘢真係唔好同我駁咀,一般港人莫講話無在當地生活,就是連接收當地社會狀況資訊都係錯嘅。姑且希望以呢種社會氣氛,平衡下自己嘅情緒,同埋引發下自己嘅思維,嘗試搵一條新路。

另一方面,香港嘅困局無可能自家解決得到,出外遊走雖然不一定能找到解決方法,但至少可以取得一啲外國嘅社會環境資訊,可以作為 Brain Storming 嘅材料。當然,最終香港能否解困嘅機會都係好大個問號,但就可以衰啲講,若果真係救唔返都可以大聲講句「唔好意思,我哋盡咗力」而問心無愧。

香港最後結果會係點,唔係小弟等三幾丁友話事,但就是港燦都只會將「110磅的游蕙禎可以單手推郁180磅的肥保安」看待成八卦新聞嘅笑料而睇完就算,HK be certified 香港人真係唔好怨。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