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西九補選,公民黨企開啲啦



話說小弟寫西九初選提到姚松炎再被DQ,就有可能飯桶急就章安排馮檢基補上。點知篇文一出街 (定初選時辰到而DQ姚松炎風聲吹得緊),民主動力就拎份初選協議書「投名狀」出嚟,初選冠軍「出事」就由亞軍頂上。在一定程度上不單證明小弟對飯桶嘅指控,尤其是「兜大圈撐基哥」呢個佈局,絕非無的放矢,更證明飯桶們一早就儲心積累呢個鋪排。只不過馮檢基輸姚松炎「成條龍翔道」距離太大,搞到飯桶們唔知如何體面地實行 Plan B。

或許飯桶們精心部署「馮檢基補上姚松炎」嘅計劃被小弟踢爆 (姑且看得自己這麼高),就以為攤份「投名狀」出嚟晒冷就可以鎮住個場,點知馮檢基輸到仆街,中埋小弟提出的「低票勝出,壓低晒認受性」主張,飯桶唔只難以體面地實行計劃,仲因為馮檢基响初選嘅成績低到退聯,即係推佢代替姚松炎(萬一真係被DQ) 就會受盡千夫所指,飯桶於是放風「打算搵梁家傑做 Plan B」,順便繼續以論資排輩的小農思想撳住游蕙禎MP / 青年新政難以藉機衝出嚟重奪話語權。除咗遭飯桶支持者批評唔跟初選訂好協議規矩「搬龍門」嚴重狠批之外,搵梁家傑更清楚見到飯桶們為求封殺本土派 / 獨派係可以全無底線。

眾所周知,小弟對呢場根本唔應該出現嘅補選嘅立場就是「眾志歸眾志(港島),青政(本民前)歸返青政 (西九及港島」。好多柒頭 (尤其是飯桶同熱普城) 再度恥笑小弟係「青政盲粉」,但呢個主張唔係我發明,而係源自 2016-2-28 新界東補選期間,飯桶大聲疾呼「議席原屬公民黨就該歸公民黨」。無錯,按照當日嘅原則,梁天琦 (好似) 係「鎅票」,飯桶亦因而認為今次補選嘅安排只不過是對青政 / 本民前「以其之道還彼之身」,是完全合理的。但是飯桶們由港共傀儡政權公佈3.11補選以來迴避了一個極大原則 ── 湯家驊係自願辭職放棄議席 vs. 游蕙禎同梁頌恆係被港共和支那共匪迫逼到失去議席。單係呢一個原則,更加證明飯桶於今次補選嘅所作所為比梁天琦嘅「鎅票」更加不合理。

順便爆料,小弟有聽過飯桶中人以「游、梁宣誓『玩嘢』等同於『自行放棄議席』」狡辯回應呢個原則,更見到飯桶為封殺本土派 / 獨派嘅痴線程度,再望住佢哋開口埋口講「民主」二字,真係除咗想講粗口之外就想打爆佢哋 LMCH!

仲有,公民黨不單是 2016-2-28 新東補選嘅第一身,因而根本無資格涉足於今次3.11補選,更是「考古」發現,2015年底,青年新政 / 本民前提議進行初選解決人選爭議,梁家傑以「不是兩個政團的私事」兜大圈附和民主黨黃碧雲以「初選需要龐大經費」同工黨李卓人嘅「單是年輕不夠」


到最後以「時間倉促」否定初選嘅建議。

無錯,梁家傑 / 公民黨當年就咁講可以 apply 返落去今次3.11補選,但又去返「湯家驊自行了斷 vs. 游蕙禎梁頌恆被迫了斷」嘅原則,就 fit 唔返「X個政團的私事」嘅講法。更是黃碧雲當年大大聲「邊個畀錢?」,咁點解今次就樂意推動初選「燒銀紙」?講到尾咪又係為求封殺青政 / 本民前就可以龍門任搬囉!再仲有,今次初選距離補選大約三個幾月,比當年青政提出「初選」的時間唔是多好多,點解今次得上次唔得呀!更證明飯桶是否辦初選一切只是盤算「初選結果係咪有自己著數」。加埋呢段歷史,除了「古思堯上身」嗰句「企開啲啦,屌你老母」對住梁家傑同公民黨嚟大鬧狂抦喪打之外,就是「梁家傑同公民黨有乜撚嘢資格參與今次補選呀」!

成場西九補選嘅事件進程亦清楚睇到飯桶為議席開飯、封殺本土派 / 獨派可以做嘅事嘅仆街程度,係超乎想像。但同時見到,成個佈局之精密程度,根本唔係飯桶嘅智慧水平可以做到。言下之意,姑且講白佢,根本係支那共匪嘅操作,就算不中亦不遠矣。支那共匪嘅目的,盲嘅都睇到囉就是要呢幾個議席落入土共屬意嘅人選,最起碼係西九嘅一席;而支那共匪嘅鬥爭手段從來都唔係要贏,而係將敵人「鬥垮鬥臭」── 著飯桶佈局派出一個「輸鳩硬」嘅人選 (那管馮檢基、梁家傑都唔會攞到游蕙禎嘅票源),胡杏兒姐夫鄭泳舜咪可以「瞓响度選都贏」囉。亦因此,趙家賢係咪一個仆街,甚至「係共諜係鬼」,睇嚟只係等時間證明。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