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中共用語言進行侵略豈止香港



有報導指《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報告》顯示過去十年來港新移民人數雖然下降,但來自支那匪區的殖民人口,以粵語作為慣用交談語言的比例,2006年是84%,2016年跌穿七成;相反地以通稱普通話實該為北方胡語的比例,由2006年2%急升六倍至2016年近14%。呢項調查結果將支那共匪透過向香港輸入人口進行殖民赤裸裸,毫不含糊地徹底斷正。

除咗希特拉名句「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要消滅他們的語言」引證支那共匪嘅所為之外,中史科大力推崇備致的大一統觀念,其中一樣就是「書同文」。呢個不單形成文字要「統一」的所謂制度,亦形成自1911年以來中國呢個地理名稱涵蓋嘅範圍的語言要統一嘅觀念,當然亦成為由國民黨到共產黨的政治手段。引伸出來,隨住歷史進程,形成「中國人就要講普通話才是正道」的觀念。

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就是沒有在講普通話,哪管都是用漢字系統的粵語、潮州、客家、閩南、上海話,隨時輕則「沒有緊跟毛主席指示」遭到批鬥,重則就會被扣帽子「從事間諜行為」批鬥或被拘控監禁甚至處死。還證明支那共匪更將胡語定性為「判斷是否本質純正」或作為迫令歸順嘅政治工具。這也解釋得到支那共匪要在東土耳其及圖博要使用普通話,甚至欲廢除當地原本嘅語言和文字;亦當然解釋得到點解共匪要不斷輸入習慣講普通話的人口到香港,與及要推動普教中。

另一方面,來自支那匪區進入香港嘅人口,包括遊客、單程證、雙非小童等等,總抱怨、埋怨,甚至指責香港人唔會講普通話,就是承襲了「中國人就要講普通話才是正道」的觀念,加諸於「黃皮膚黑頭髮就是中國人」。而呢種觀念同態度與及衍生到針對「不說普通話」作出不友善的行為的,還不只限於香港人。其中一個以政治角度看待較誇張嘅例子就是駱家輝 (Gary Locke) 到北京履新美國駐華大使時,接受支那共匪CCTV 記者訪問還是以英文對答,一眾五毛破口大罵「身為中國人回到家還說英語」。即使在平民層次普羅社會,一樣唔只發生於香港。無錯,就係新加坡。

還記得孫旭呢個來自重慶嘅新加坡留學生嗎?佢因為網上POST 「新加坡狗比人還多」被新加坡政府罰款3000坡紙及社會服務令,再加取消Final Year 獎學金。孫旭的 POST 的前半部係「你們祖宗200年前都是中國人」,證明「黃皮膚黑頭髮就是中國人」就是中国人的思維邏輯。但點解佢會話新加坡人係「狗」,就是從「中國人就要講普通話才是正道」開始。

新加坡以英語為法定語言,不論種族膚色,一埋位就是 English Speaking。或者華人同馬拉人習慣講一句話幾種語言撈埋一齊,但必定有英語响當中。

華語 (即支那共匪的普通話) 雖然係華人社交語言,但同時地客家、潮州、閩南話隨街可以聽到,亦因此新加坡華人講華語不論發音、聲調、用字,同中国的「官方標準」有好大差異。

對於來自中国的人,新加坡華語唔是「中国官方標準」,隨時聽到一頭霧水之餘,唔多唔少會覺得「為甚麼都是『中國人』說話還不標準」而認為格格不入;而周街客、粵、閩語,更必定搞到「都唔知啲新加坡人講乜」,然後又回到「為甚麼都是『中國人』還不說普通話」的思路。衍生出嚟,就是 PRC Nationals 覺得新加坡華人「本質本純」。再甚至乎因為主流語言係英語,啲中国人更會有如「駱家輝事件」咁覺得「身為中國人說英語成何體統」,出現嘅思路已不是格格不入而是「民族走狗」。孫旭所指的「狗」其實係咁嘅意思。

只不過中国人個腦已被支那共匪的意識形態填滿,就算是南洋華人源流的歷史是今日新加坡以英語為主嘅成因,中国人都只會覺得「他們的祖先飄泊到來不過是民族敗落的歷史過程」,然後出現「為了中華民族的興旺,要糾正他們的不純」的想法。但對住新加坡華人要不是滿口英語,就是唔符合「中国官方標準」的「普通話」,而且「好像沒改正過來的打算」,就開始一方面覺得新加坡人非我族類,另一方面就認為遭到新加坡人排斥而開始畫地為牢,即係俗啲講開始「霸山頭」。其中牛車水、芽籠簡直是「重災區」。牛車水英文是 Chinatown,依家新加坡人稱作 China Town,可想而知有幾嚴重!

有一位曾留學新加坡但已回港的朋友同我講,有中国留學生親口講覺得新加坡華人講英語是「中華民族敗類所為」,更可以相信 PRC 認為「黃皮膚黑頭髮幹嗎不說普通話」的想法其實相當普遍。

支那共匪的語言政策方針所產生嘅問題,新加坡比香港其實唔好得幾多,頂盡因為英語為主形成的「語言障礙」令到佢哋只能「霸山頭」而沒有好似香港「遍地開花」。不過,亦因為 PRC 看待華人的態度,無法與李光耀成功建立嘅多元平等意識接合,另同時使新加坡人認為啲 PRC 唔接受呢一套,兩者之間嘅關係存在暗湧。但講到尾,要不是支那共匪長年累月嘅洗腦,就唔會動輒「黃皮膚黑頭髮就是中國人」然後再衍生一堆根本係錯誤嘅思維。亦由此可見,支那共匪嘅遺禍,香港同新加坡係「同病相憐」。

後記:支那蝗蟲無法融入新加坡主流社會,或只會承襲支那共匪的一套嗎?新加坡一套講述獨立後社會發展的電影《1965》,其中一位主角戚玉武,是生於廣州的新加坡移民。佢仲係 MediaCorp 經理人合約藝人。佢响 The make 入面有提到跟隨家人移居新加坡初期都有適應問題,但決定努力融入呢個社會。依家佢就成為新加坡演藝圈的重要一員!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