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何君堯抽李光耀水,知唔知自己噏乜春?



小弟病咗兩日,今晚先叫做响返狀態。

話何君堯係不學無術嘅仆街,相信除咗佢啲同道與及一眾土共,都無乜邊個唔認同。佢要向支那共匪獻媚雖然都見怪不怪,但抽水都有個譜。好抽唔抽抽李光耀,除咗遭SPIN「李光耀帶領新加坡獨立」確定佢抽中火水之外,對住類似小弟呢啲稍有認識星馬政治歷史嘅人嚟講,簡直係侮辱到不知所謂。

小弟唔敢認所謂星馬政治專家,但近年花較多精神時間於星馬,對於李光耀嘅人和事嘅理解程度,夠膽認响香港排第三 (第二俾返黃世澤),唔好話第一,第四都無乜邊個夠膽認。何君堯?「見到尾燈當你贏」都無份DNLM!小弟係有少少覺得同佢拗嚟都嘥時間。但或者港共傀儡政權以至支那共匪十幾廿年嚟不斷借香港人對新加坡嘅片面認識,同埋傳統泛民政客的半桶水亂鳩SPIN,搞到香港普遍地錯讀新加坡,加上佢嘅身份,就焗住郁手。

即是又唔計李光耀其中一件最豐高偉績嘅事係1963年嘅「冷藏行動」(Operation Coldstore),將馬來亞共產黨嚟個一網打盡,可以強力恥笑何君堯「拜錯神」,而以支那共匪成日高唱李光耀對新加坡社會有幾大貢獻 (但撇除誘導香港人接納「專制獨裁」)為基礎,你何君堯有邊一忽及得上李光耀呀?

唔好話李光耀執政新加坡政府幾十年而何君堯連「執政」兩個字揩邊都有排無佢份,剩係講一啲思維、心法嘅嘢,何君堯有邊樣可以同李光耀比呀。以香港啲「南洋政治半桶水」嚟講李光耀好狠野蠻,但李光耀從來認為佢做任何事只需要向新加坡人負責。何君堯你夠膽話向香港人負責嗎?

再仲有,李光耀從政以來最憎恨兩件事 ── 貪污同講大話。何君堯有無貪污,現階段「未有懷疑涉貪事件曝光或遭執法機構調查」而可以話無,但講大話呢?剩係佢啲唔知執業定執葉嘅嘢到今日都仲未 Clear,已經觸犯天條啦。唔單只係「侮辱」嘅最大證據,更證明何君堯自比李光耀簡直不知廉恥,仲衰過中共香港支部 ── 禮義廉呀。順便的,咪話小弟唔提醒尊貴的何議員,你單「執業」其中一瓣就是新加坡。你今鋪咁樣辣著新加坡會有乜後果,好自為之!

而最屈機嘅係,李光耀响1965年8月9日宣佈獨立當日嘅訪問入面有以下呢一句說話

你夠唔夠膽講你從政以來對香港社會嘅態度同立場就係咁吖?抱歉的,我再次的表示「只睇到你一心只圖取悅中国共產黨」而已。

何君堯嫌唔滿意我咁樣屌柒你唔緊要,夠薑你咪學支那共匪主子 / 支教民左賊最興講嗰句「李光耀最叻就係告人誹謗告到佢破產」嚟還拖。小弟就身無長物,就算輸咗都無嘢可以賠俾你!但咁做就再一次反映何君堯根本就唔認識李光耀。因為李光耀唔係最鍾意告人,而係最樂見對手「以道理和實力作出反擊」,拗贏咗就心服口服。因此,我樂意同何議員作公開較量,以李光耀為主題進行同台辯論,時間地點任由何議員決定,甚至限制住只有何君堯可以帶成千人做現場智囊、啦啦隊,完全俾佢打茅波都無問題,小弟樂於「一人做事一人當」奉陪到底。又順便的,我夠膽講我呢個打算才是「真正的李光耀」。

如果何君堯唔敢嘅,就唔該公開向李光耀嘅家人、人民行動黨以至全新加坡人民作出道歉同收回有關言論。不過依小弟估計,何尊貴都係當睇唔到無事發生嗰隻,咁就唔好話「睇你唔撚起」,仲要再講多次「小心你單『新加坡執業 (資格)』」啲手尾唔知幾時出事。

最後終極一串:相信何君堯未睇過《李光耀回憶錄》,就唔該「柒少鑊當幫忙」。但又如果何君堯敢於應戰,小弟送咗我手上呢套好難再買得返嘅俾佢又點話!

不過都係嗰句「我睇死佢都係唔敢應機」。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