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無1841年開埠就無香港



練乙錚在 New York Times 撰文,以追溯至秦始皇嘅歷史,甚至引用上海復旦大學歷史學家葛建雄「這些征服是中原地區漢族對周邊非漢族人進行殖民統治的非正義戰爭」之說,否定香港同中國的必然關係,惹起支那共匪輿論發炮狂轟。

支那共匪在1997年之後,將香港自1841年的歷史印記,從肉眼看到的城市景象到 Intangible 的社會氣氛,由淡化到刻意消滅。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拆卸中環天星及皇后碼頭,直接鏟除英國在香港的有形事物;
或是大量借「改善住屋及社區環境」為名的市區重建項目,表面上雖無與英國的關連,但例如「波鞋街」、順寧道,或將近完成的土瓜灣新山道、如箭在弦的紅磡春田街,或是回望如今萬景峰的荃灣禾笛街/新村街 (四季大廈),承載住香港人在二戰後的勤奮改善生活艱難到社會興旺的歷史。將之抹掉,使英殖歷史變成空白,或最起碼消除近年不少人談論英國管治時期的「功」的事跡,撇除在政治上遏阻「本土思潮」的擴張,就是能建立將英國殖民管治污名化的輿論空間。

香港社會悠久以來受「國民黨思想指導」編撰的「中國歷史」科目的內容薰陶,大多數人對英國殖民管治的態度和立場只有負面,更因為1970年代認中關社到1980年代的民主回歸,發展到當前的「左膠」(小弟稱為「左賊)」認為即使英國管治使香港社會步入文明同現代化,仍認為英殖管治只有「惡」而沒有「善」的意識和論述。撇除左賊們猶如幫支那共匪抬轎,就是普遍港人對「殖民」二字的想法,就產生排斥英治時期歷史的潛意識,使共匪可肆無忌憚的摧毀香港歷史,亦同時是當前支教民、左賊的話語權仍有市場的原因。

宏觀15世紀以來有關殖民主義的歷史,確實是惡貫滿盈之象,尤其是西班牙及葡萄牙將殖民地變成奴隸社會簡直令人髮指。雖然英國殖民相對沒有西南歐兩牙的卑鄙無恥下流賤格仆街冚家鏟,但意識形態方面的手法也確實類似 ── 將本國的城市發展概念套用於殖民地;帶入本國的宗教意識形態至殖民地社會,改變住民價值觀進行同化;只圖在殖民地撈取利益,社會問題視若無睹,甚至連基礎民生需要都闊佬懶理。英國殖民管治也確實充滿大量劣質歷史,是無可否認的事實。但是,二戰後英國政府大幅度改變殖民地政策,除了撤出非洲、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錫蘭及緬甸的過程倉促導致往後的混亂,香港、新加坡、馬來亞半島 (撇開巫統的搗亂搞局),都有相當不錯的社會及經濟發展,亦是不爭的事實。

當香港社會仍然排斥英殖歷史,甚至認為「世界上只會不斷鞭撻殖民主義」,而支那共匪大規模、全方位鏟除英殖歷史嘅時候,新加坡忽然間重新高調注重英國殖民歷史。

總理李顯龍今年的新年獻詞,除咗有如例牌菜的談及未來的施政方向計劃,後半部大談新加坡歷史,更重點提及萊佛士爵士 (Sir Stamford Raffles) 於1819年將新加坡開埠,為新加坡走向現代文明的重要基礎,甚至直言「沒有這段歷史,就沒有從第三世界躍升成為第一世界」;並宣佈成立紀念開埠200年小組,籌備明年多項紀念活動。

以香港社會的主流意識看待,新加坡政府嘅所為簡直「政治不正確」;或是支教民、左賊大喊「美化殖民主義,為英國殖民走狗塗脂抹粉可恥」。但歷史就是無可能扭曲的事實 ── 要不是萊佛士爵士的「入侵」,新加坡還是一個只有樹林沼澤的荒島;莫說今日新加坡係一個現代化都市,就連港燦只識去嗰度飲啤酒食沙嗲的 Clark Quey 的前身都唔可能出現。當然,新加坡能有今日嘅社會同經濟成就,1965年被馬來西亞聯邦政府強迫獨立是重要因素,但沒有「英國殖民走狗」建立嘅基礎,李光耀就算有神仙棒都無可能將「丫烏變女神」,亦是客觀的事實。

當香港人欣羨新加坡 (表面上) 的美好生活環境,該想想新加坡社會過去沒有如香港的負面看待英國殖民歷史,可會是成功因素之一,小弟唔敢表示肯定。但最起碼,1959年李光耀登上總理職位之後的爭取脫殖過程,沒有把柔佛王朝割讓領土的歷史訴諸悲情煽動群眾,對比今日香港特別行政區受盡支那共匪摧殘源於港人過去半世紀讀中史課本不問就裡照單全收,然後成為「認中關社」到「民主回歸」再到「建設民主中国」的燃料,就清楚肯定認清歷史真相的重要性;或反過來講,可以肯定支那共匪不斷刪去1841 - 1997年 (尤其是1949年以後的一段) 歷史,就只會將香港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香港人不單要重讀歷史,更要丟掉由中國國民黨有份參與編撰嘅「中國歷史」,但所指的不是拋掉整部歷史,而是將充滿「反攻大陸」為目的的偏頗角度內容全數燒光殆盡。最簡單的例子莫過於「不平等條約」之說 ── 要是戰敗的條約是「不平等」,德國不就是可以奪回波蘭及今捷克北部的領土嗎?日本不就是可以高呼要重新佔據管治台灣嗎?半世紀以來,香港人就是受盡中史科的荼毒,欠缺了如此客觀的思維分析以致批判。

新加坡未來24個月為「開埠200年」所做的會是甚麼還未知曉,但從李顯龍的獻詞內容所表達的方向,以客觀的歷史觀而言是正確的,算是好的開始。香港人還打算繼續「喪權辱國」、「民族恥辱」落去的話,唔好話最終必定被支那共匪「搞掂」香港,剩係支教民繼續「建設民主中国」令香港有如置身佛家的無間地獄,就真係唔好怨天尤人。好簡單而臭串的講,成部歷史擺在眼前,你硬係要堅持「英國佬販賣鴉片可恥」而不問「何解道光時期以吸大煙為時尚潮流」,真係幫你唔到。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