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珍珠坊拆卸重建可能先至係出路


我响 Medium 寫過去新加坡旅遊,其中提到「仲要老豆阿媽抱住」返去嗰陣,幾乎日日去蒲珍珠大廈/珍珠坊商場,但又講唔知近年變成點。最近幾次返去就過去逛過,得出嘅結論係「不堪入目」。

42年樓齡嘅殘舊都事少,內裡店舖除咗啲幾十年老字號、成個場格局變得有如香港嘅葵涌廣場都唔係問題,搭巴士去到新橋路唐坊城落車過天橋,一推玻璃門行入去第一個反應係「唔撚係嘛,變到香港佐敦上海街 (甘肅街至佐敦道一段) 咁樣!」。即係點?嗰段上海街大量支那蝗蟲開設嘅邪骨場,一堆嗰樣想嘔著晒低胸甚至摟屌裙滿口匪語响梯口拉客嘅阿姑...... 無錯,珍珠大廈商場成咋紅藍色 LED 板寫住按摩嘅招牌,一聽就知係支那口音華語嘅女人係咁問「老闆要不要按摩」,就真係唔只無眼睇,心中暗問「乜搞成咁呀」,同埋「啲中国人去到邊都剩係識做呢啲搞到污煙瘴氣」。

珍珠大廈响1976年落成,直到1980年代後期係新加坡人視為 Significant Landmark,樂於到此行街買嘢,到1990年代中後期隨著售賣翻版VCD、軟件CD 氾濫開始走向沒落,無諗到今時今日會搞成咁嘅田地,尤其是本應只在芽籠出現的色情事業竟在這老牌商場大行其道。除咗法律問題之外,更反映中国人的思想好有問題。

曾幾何時,講緊大約兩年前,新加坡有一笑話:「麻甩佬唔去芽籠架喇,因為 all girls are from China, service no good la」。最近返去,發現芽籠「無嘢睇」,尚且唔知係咪唔啱時間啦...... 但珍珠大廈呢度嘅情況,連同過去一星期最少三宗掃黃或「放蛇」偵查的報導,事發地點遍佈全新加坡,其中一宗「冚檔」更是總理李顯龍的選區宏茂橋

不論你是否認同紅燈區呢樣嘢,就是明明有合法「開工」地點但偏唔用,不是很奇怪嗎?也許在芽籠「開工」既要申請牌照,又要定期睇醫生,仲要交稅...... 响中国都唔駛,「坡縣」做乜要呀!除咗呢套「錢作怪」嘅邏輯之外,頂多加一樣「去芽籠好易撞到熟人而解釋唔到,分散晒就無呢個問題」之外,我暫時搵唔到其他理據。由此可見,支那蝗蟲對新加坡社會秩序的影響,唔只係語言,仲涉及一連串複雜、多角度的思想問題。

珍珠大廈業主委員會响舊年11月通過成立集體出售委員會,希望集齊晒業權出售。先放心,雖然「集體出售委員會」嘅目標係有如香港嘅田生,但呢啲委員會係响一定法律監察之下組成,唔會發生「空置單位縱火案」。出售之後最大可能性當然就係拆卸重建,未賣出當然未知重建計劃會係點,定係政府收返土地業權變公園、社區會堂一類綜合大樓......都唔係無可能。但起碼係一個可以徹底清除 PRC 搞到商場 (以至樓上住宅) 啲「污垢」嘅機會,繼而重整成個牛車水嘅社區秩序都唔係無可能。

順便俾少少旅遊 Tips,見到以下呢啲只得中文,或頂多有唔是新加坡慣常寫法的英文嘅招牌嘅舖頭,唔駛驚以為去咗匪區,鎮定啲。唔駛諗包唔包容,行快啲 NEXT 就得啦。


再醒多樣新加坡旅遊冷知識俾大家,EU TONG SEN STREET 驟眼望有啲似人名,但又睇唔明啲南洋譯法而估唔到係乜水,去裕華門口就會望到路中間有極度罕見有華文嘅路牌。

余東旋何許人?余仁生中藥創辦人余廣培個仔囉。搵到錢尚且會發財立品,唔係有錢買起條街就可以楝個路牌...... 算啦,中国人唔會明架喇。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