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一程機體驗香港教育嘅敗壞



小弟因為公事快閃新加坡幾日。一如既往都係搭 SQ,唔是貪圖座位闊落過因航,仲因為 SQ 的Cabin services 的語言由英文為先,就算有支那蝗蟲上機都會因為「語言障礙」唔會响機艙嘈生晒。點知尋晚 SQ872 返香港,就有班幾十人天水圍和富慈善基金李宗德小學嘅師生搞到我爆炸咁滯。

故事由登機閘口保安檢查開始。小學生手腳慢尚且情有可原, 但排在我前面有一個男學生過咗保安檢查後一嘢衝咗去,無攞返隨身行李;但因為個學生仲要過埋地勤 Counter 無得 Back Track 返去攞,個女教師想幫佢攞但又基於保安理由唔容許咁做,搞到保安員要高聲呼召個學生隔住玻璃確認件行李係屬於佢,和示意同意由老師代領取先至解決。雖然無造成阻礙,但點都出現輕微混亂。

到我過地勤 Counter 時,電腦有 Error prompt 唔能夠順利通行。嗰刻間我唔係諗「被新加坡政府拘留」而只係唔知發生乜嘢事。地勤表示 a family of three persons would change the seat with you, can seat together,我諗咗一分鐘就拒絕。當時考慮嘅唔係「我劃咗呢個位就有權坐呢個位」,而係「點知係咪恐怖份子想坐埋一齊方便『做嘢』」。地勤亦讓我通行進入候機室。在候機室安坐後,再回想返我在前日下午做 online check-in 時先至劃 36C,當時已見36A 36B 同36D 已經 occupied,對照返地勤向我表示想更換座位的乘客是 36D,就想到該「一家三口」諗住「兩個人坐三個位」點知殺出程咬金。雖然「兩個人坐三個位」乃人之常情,但「出咗事都要受」亦係常識,我就更堅持唔換或頂多係上到機先再算。

進入機艙後又是一片細路喧鬧聲,雖則聲浪唔是太大(又幸好四個小時航程機艙都一片安靜),但點都覺得「唉,你班細路..... 我呢程機有排受」。當走到我的座位,有兩個學生坐在36BC,當時反應係「細路唔係貪坐窗口位嘅咩」。出示登機證示意「呢個位我嘅,麻煩起身或者褪入去窗口」,兩個學生都無即時起身嘅意欲。我碌大雙眼望住佢哋然後用英文著佢哋讓返個位出嚟,其中一個學生先同隔離嗰個講「話咗坐錯位架啦」但仲未捨得起身,直到有 Crew 行埋嚟但未開聲問乜事,兩個學生先斯斯然起身。

擺放好手提行李之後安坐,但由於見 36AB 未有人坐而預計要起身俾嗰兩位乘客,未有扣上安全帶,期間更有離座往洗手間,直到廣播 Door closed 都仲未有進入就坐,當時無特別諗乜嘢事或以為自己「得米」一條友霸三個位。直到準備 Push back,當時坐在35D,36DE的三個乘客(兩女一男)就有所動作,其中一男一女就「返回」36AB,咁我就解開安全帶起身讓路。女的坐36A男的坐36B 都好正常。

在未繼續「故事」之前講一條 Side track。在登機期間,有兩女一男相信是教師的人,不斷巡迴機艙吩咐班學生「唔好做呢樣,記得做嗰樣」同埋派發唔知係筆記定問卷定測驗卷,「男教師」就是坐36B的那位。這位「男教師」身形魁梧,衣著髮型行為舉止似是教體育嗰種。

去返 Row 36 事發現場。嗰位「男教師」就坐後,身形問題導致「膊頭頂膊頭」都算,手肘仲超越扶手「入侵」我的座位空間,雙腿張開而右腳過咗座椅隙位的中線位,客觀意會「要趕我走」應該都無老屈。最可惡嘅係「男教師」同當時坐在36D的女士雞啄唔斷,即係「當我透明」嗰隻,完全無禮貌所為。心中頓時起火,撳制 Call Crew 要求處理。但因為開始 Taxing 而 Crew 未有即時到臨,我就「轉台」講返香港話問佢哋「係咪要調位呀」,「男教師」同坐在36D的女士就諗都唔諗嘅反應「係呀」。我一起身而著紫色制服的 Purser 過嚟問乜事,我話 It's fine, just exchange the seat with them。Purser 好有禮貌同我講 Thanks very much Mr Lim 而我又「轉台」Singlish「OK la, doesn't matter la」。Purser 見我同嗰個女子坐好同扣返好安全帶就離開。

調位後,「男教師」不單坐姿變得沒再掗手掗腳,起飛後我更見到佢嘅手臂搭住坐在36C的女子膊頭,再之後更是女子頭部緊貼「男教師」膊頭雙雙入睡。


對照返調位前竟不是他倆一同「返回」36AB,即是唔只「兩個人坐三個位」表面證據成立,更是「男教師」掗手掗腳,與坐在36D的女子雞啄唔斷所反映要「趕我走」的意圖不中亦不遠矣。

根本件事本來可以好簡單處理 ── 直接同我講,或請 Crew 以至 Purser 過嚟,講返清楚,或衰啲講最起碼俾我確認「Not Terrorists」咪得囉,駛乜搞埋呢啲黑人憎小動作!如果那男子真的是教師,更簡直是有失身份,向學生作壞榜樣更簡直成何體統!以為我坡佬而唔敢?唔好玩啦,一係佢啲英文屎,一係就出於種族觀念,對學生嚟講係更加之唔要得嘅態度。當今啲教師質素問題,除咗共產黨搞事搞幹之外,呢件事某程度上反映「人嘅質素問題」亦同時存在。

順便另外講,前段 Side track 提到「相信是教師的人,不斷巡迴機艙吩咐班學生」,其實都係機艙廣播會講、Crews 會檢查嘅嘢,包括扣安全帶、熄電話(或轉Flight mode)、打開窗板之類。我心諗「PA 只有英文,擔心啲細路聽唔明呀?國泰啲 PA 係粵語 (同普通話) 咪唔駛煩囉,做乜搭 SQ 呀。仲有的,派餐時 Crew 問「You want beef brisket noodle or baked fish」,竟然有學生疑似唔識聽而 Crew 要「轉台」「想要牛腩麵定焗魚呀」。不單進一步證明「唔識英文做乜唔搭國泰而搭星航」並非 Emotional 發爛咋,更證明當前香港嘅英語教學差到「超乎想像」。

再「上綱上線」講,就是從保安檢查到候機室再到機上的事,已清楚反映小學生缺乏自我照顧能力,校方咁就帶佢哋去新加坡,係咪過份咗少少呢!甚至只係小學六年級生客觀地自我保護能力係零,雖然新加坡嘅治安尚算可以,但幾個教師帶住幾十個學生,真係可以保證到佢哋安全?我唔知團費係邊個出,但好清楚見到就算無發生「調位」事件,成個團根本就超錯。或者咁講,依家香港嘅教育制度之荒謬,就是呢啲荒謬嘅所謂遊學團嘅始作俑者。

我唔需要鄒秉恩校長作出任何交代,亦唔駛要嗰位 (如確認係) 教師嘅男子道歉,校方打算點處理佢同學生與我無關。但亦當然不排除係小弟殺錯良民,願意收回本文及公開道歉。同時地姑且「看得自己那麼高」,貴校唔好打算邀請我到臨演講,那管是「今次事件嘅教訓」以至新加坡 (政治以外) 嘅題材。

小弟旨在講出件事,提醒全香港為人師表的注意自己嘅言行,與及要求各辦學團體認真反省呢類「遊學團」係咪有必要,同埋唔該從學生嘅安全角度去考慮並顧及其他人嘅感受。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