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補選初選佈局精密程度達共產黨水平,趙家賢唔係共產黨員?



之前兩篇文講九龍西補選,已經指出呢個佈局唔係飯桶智慧水平可以做到,甚至直言「根本係支那共匪嘅操作,就算不中亦不遠矣」,大家也許仍半信半疑。在撇除趙家賢係共諜係鬼可以話已經斷正嘅因素,分析返初選由籌備開始嘅事情,相信會更加清楚一切指控絕非小弟「自我設想」的幻想。

去年年中,民主動力開始籌劃補選事宜 (初選係好後期的事了),最初幾次會議確實有邀請游蕙禎 / 青年新政等人開會商議新界東及九龍西的人選。據我所知,游蕙禎多番以2016-2-28新東補選飯桶提出的「議席原屬」原則,認為該由青政指派人選,飯桶們當然擺出「睬佢都有味」嘅態度。之後游MP 退一步,提出如果青政未有屬意人選而飯桶有合適人選,則該要與青政商議合作細節,但民動嘅姿態係「你有你講」嗰隻。如是者再過幾次會議都傾唔埋欄,又新東、九西各有三人銳意參選而除咗張秀賢之外都並非青政或本民前屬意人選,游蕙禎 / 青政就再沒有出席民主動力嘅會議。

由此可見,游蕙禎 / 青年新政為求合作以盡量避免土共贏得補選,已向支教民處處退讓;亦同時見到支教民 / 民主動力擺明只圖將青政踢走,連青政嘅讓步都視而不見,更唔好話乜嘢原則都拋諸腦後。

依家或者可以因眾志出事而事後孔明的認為「好在無俾青政沾手」,但青政一直無高調提及人選 (曾吹風的袁健恩除外,但盲嘅都估到係煙幕),亦無在民動上表示會公開表態 endorse 某人,一定程度上反映游MP 已知所進退同風險所在,更可見到游蕙禎在補選上唔是只圖個人利益。

支教民牽頭的民主動力要排拒青年新政嘅原因,表面上是議席開飯大過天,當然還有「民主派我大晒」嘅惡霸思維,驅逐視為非我族類嘅青政。集中於今次補選,要 K.O. 青年新政以至通稱本土派嘅政治勢力,亦只是背後原因的 Level 1,而由呢一點開始衍生出成個部署盤算。
首先,正常人都會明白,補選要擊敗共匪是需要集合支教民、新同盟、本土派等門派的支持者,是但少一派都會出事。先行驅逐青政,游蕙禎同梁頌恆嗰接近五萬票就算無消失晒都起碼唔見三份之一,共匪嗰邊嘅勝算就增加了。

第二,郭永健「大愛包容血濃於水嘅同胞」擺明進一步清剿本土派支持者嘅票源;馮檢基更是將傳統泛民支持者的票數壓低,進一步推高共匪嘅勝算。此還可說成「買重保險」。

第三,就九西而言,就去返前文 所講嘅「姚松炎 DQ 後接替」嘅盤算,佈出「米已成炊」之局,確定共匪嗰邊「瞓响度選都贏」。

第四,就新東而言,因為范國威嘅根基非常穩,而張秀賢嘅策略鋪排亦非常成功,就是黃之鋒私怨大過天於張秀賢都扭轉唔到郭永健嘅劣勢。劉顈匡、陳國強就响嗰個時候走出嚟,就是不論秀賢定 Gary 勝出初選都有「鎅票手」於正式補選嘅兩手準備。 (呢點可以係支那共匪一條分支戰線,未必直接同民動有關)

第五,唔「搞」港島區,使眾志以為得米,因而疏於防範。結果唔駛再多講啦。呢一點除可見黃之鋒的憨居之外,亦見到整個部署嘅目標亦包括港島。(中國國民黨資深黨員任善寧個仔任亮憲係另一條 Line,唔關民動事)
呢五點嘅部署盤算唔只精密,更是機關算盡。以飯桶嘅政治智慧,根本無呢個能力做到;但相反地,支那共匪近一百年來嘅鬥爭歷史,就充斥呢啲「智慧」。例如反右運動、文革之前,精心部署「搜集」鄧小平、劉少琦等開明派的「罪證」,另外煽動群情以準備可以作大規模群眾動員,都係機關算盡到近乎密不透風。簡單講,只有共產黨員或共產黨指揮先有可能佈出如此精密嘅棋局!

趙家賢前海人民法院調解員嘅官銜,重點係支那共匪視司法是刀把子,要進入司法系統取得官位的主要條件是政治,司法專業知識資歷根本無關痛癢,頂到盡只是門面裝飾,予人覺得好睇啲,即所謂「又紅又專」。可是,紅比專重要得多。言下之意,只有黨員先可以在共匪嘅司法系統拿點好處,或最起碼要有黨重量級人馬撐腰先可以攞到個九品芝麻官嘅銜頭。唔識中共黨史就可以俾趙家賢蒙混過關。直接啲講,趙家賢就算無咁嘅本事,單是呢個身份已可以確定必有高人在其身後教路、或最起碼成件事佢是在執行黨嘅指示。

就算趙家賢唔係共產黨員,但官銜來自前海,而呢處涉及的人脈網絡包括 iProA 洪為民,洪又同董建華共事於團結香港基金、董建華上面就是江澤民系統...... 再加埋涉嫌偽造學歷反映佢有嚴重品格問題,both mental and physical 引證佢有能力及動機進行佈陣,趙家賢水洗都唔清!

民主黨咁大隻老鼠响米缸成10年都唔知,仲俾機會佢負責選舉操作,成班元老到底係食懵咗呀?定係共犯嚟呀?即刻驅逐佢出黨同民主動力即刻炒咗佢啦!

硬膠選舉條例:新界東已報名候選人尚有陳玉娥、鄧家彪、方國姍、趙佩玉、黃成智;九龍西已報名候選人尚有鄭泳舜、蔡東洲;港島已報名候選人尚有陳家珮、區諾軒。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