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西九初選投廢票



叫人投廢票,即係益咗支那共匪?仲唔是「係共諜係鬼」現形!小弟唔阻止你哋咁諗,但小弟稱作「飯桶」的傳統泛民派系為咗3.11補選,猙獰面目盡現人前,黑幕黑到史無前例級數,尤其是九龍西,飯桶嘅策略佈局(包括新界東)同益咗中国共产党無乜分別。只不過新界東有張秀賢同范國威兩名悍將,尚算頂得住飯桶同左賊操盤郭永健啲仆街事,而九龍西就真係飯桶「玩撚晒佢」。

回帶到原本「流傳」區諾軒得到游蕙禎MP 背書「考慮出戰」,但吹咗幾日風就「墮馬」,接著姚松炎突然現身。撇除小弟同區諾軒交情非淺 (事實上小弟素來公私分明、公事公辦),呢單嘢嘅內情搞到我極度火滾。

可以爆料,游蕙禎MP / 青年新政的 First choice 並非區諾軒,最原本的屬意人選正是姚松炎 。你哋唔知呢!
游MP 早在去年暑假前後接觸姚松炎,但姚松炎扭屎忽花mode 暗示「唔打算選」,繼而無應機,游MP 先至 approach 退黨不久嘅區諾軒。呢個情況帶出嘅問題在於姚松炎「唔嫁又嫁」── 冷對游蕙禎的游說,但區諾軒的「風」未吹得起就「被收皮」後突然衝出嚟,跟住成堆白鴿以外嘅飯桶、左賊企响佢側邊。姚咁做唔係擺明 ignore 游蕙禎 / 青年新政咁係乜呀!政壇中除咗土共之外最想消滅青政嘅正正就是一堆飯桶,意味姚松炎就算無同飯桶有 Deal,都係同飯桶同一陣線。

或者大家會以「姚松炎只係唔想接游蕙禎『死亡之吻』」嚟到反駁。但如果姚係咁諗,為何唔同游蕙禎講清楚而要扭屎忽花mode 暗示「唔打算選」以至後來直頭唔應機!單係呢點已經引證小弟絕非上綱上線扣帽子!

另外有三件吊詭事可以引證姚松炎「好有問題」。第一,姚松炎原屬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佢大可以選返呢個位。但姚既不打算選,又沒有見到有「意向繼任人」出現,難免使人覺得佢另有盤算。再對照返九龍西補選同初選嘅時間軸,佢到底搞乜真係老夫子之慣常 ── 耐人尋味。而就是區諾軒「墮馬」同佢蒲頭在時間上的巧合,更無法排除不懷好意。

第二,12月初有風聲吹出,姚松炎將可能報名補選再被DQ。呢個風險姚松炎無可能唔知,或最起碼唔會無預計呢個可能性。點解佢仲會咁搏命於九龍西唔是重點,率先放呢個風嘅係《香港01》,即係港共傀儡政權已經有兩手準備,先至係關鍵位。按照目前形勢(尤其是香港研究協會民調結果) 分析,姚松炎勝出初選嘅機會相當高。如果佢去選舉事務處報名無幾耐選管會就 DQ,飯桶必定以「形勢緊急」、「唔夠時間再作初選」之類做藉口,安排初選結果第二嗰個頂上。以香港研究協會民調結果為基礎,即係馮檢基。

按此拆解,白鴿 / 支教民見袁海文 (有排都) 未夠班「隊冧」游蕙禎 / 青年新政,但又搵唔到其他人選,馮檢基恨選得返恨到流晒口水,姑勿論馮檢基對白鴿嚟講唔算係自己人,但總之青年新政是首要敵人,黃碧雲等人「連結次要敵人」有乜出奇。但眼見袁海文啲「拔萃仔態度」又真係唔夠抽,直推馮檢基必會引起巨大反響而極有可能低票輸俾胡杏兒姐夫,到時唔只交代唔到仲必定會俾全城圍剿追殺。但先「開行TURBO」推姚松炎,等選管會 DQ 然後急就章推馮檢基出嚟,既達成「射落海都唔益青政」嘅目標,就算馮檢基真係輸咗,都可以一句「我哋盡咗力」推得一乾二淨。呢個推斷仲睇到飯桶隨時同港共傀儡政權夾好晒,仲去初選投票而唔投廢票即係幫支教民抬轎!

第三,飯桶的民主動力籌劃初選期間,都懶係有禮貌的邀請游蕙禎一齊開會商議。據悉游MP 堅持引用2016-2-28新東補選飯桶提出的「議席原屬」原則,認為初選結果必須得到青年新政認可,搞到飯桶們頂住度氣但無從招架,於是趙家賢班仆街千方百計扭盡六壬要將青政踢出去,出返口氣之餘全力將「隊冧青政」的首要目標得以達成。

飯桶選擇姚松炎主要原因係針對游MP 講過「被 DQ 者有優先權」,封咗佢把口;另外圖以姚被歸類為「自決派」方便包裝成「同青政立場相近」,將姚松炎出選西九補選合理化,冀徹底地封殺游蕙禎 / 青年新政在補選的話語權同空間。

或者掉返轉講,姚松炎要是唔參與呢場劇目,飯桶 (尤其是黃碧雲) 同左賊根本唔可能佈出呢個棋局;又劉小麗 (同佢後面個70+阿伯) 知道小弟、世澤等人隨時「打到佢變蜜蜂竇」而決定等下一場補選先再算,飯桶、左賊可以話沒有其他人選。言下之意,姚松炎到底係被飯桶綁上賊船,還是佢自投羅網,真係天知地知佢哋自己先知。但無論強姦定焗賭,三件事唔只清楚見到姚松炎極度有可疑,第二及第三更見到飯桶私心歹毒到毫無底線。既然如此,初選仲投嚟做乜春!

跟住講埋馮檢基。佢年紀大其實唔係問題,外國唔少政客都老過佢。例如馬來西亞反對派國會領袖,民主行動黨的林吉祥今年已77歲,比馮檢基大13歲。


外號「空降王」嘅林吉祥幾乎每次大選都不在原有議席選區,2013年更到選民人數近11萬、被視為國陣鐵票黑洞的振林山 (Gelang Patah)參選,結果 54284 : 39552 贏近15000票當選。馮檢基呢?剩係識死守深水埗,仲要輸鳩埋,連輸兩劑添呀!

無錯,2015年區選有黃仲棋鎅票,但如果實力足夠維持到小弟提出的「過半支持度」理論,黃仲棋嗰215票縱有點威脅,但致敗嗰99票 (陳穎欣2531:馮檢基2432)根本只係一粒鼻屎。已見馮檢基之廢。

再講林吉祥從政生涯之所以幾乎每次都空降,除咗係為民主行動黨拓展版圖之外,當選後重點專注鞏固選區勢力基礎同培訓新人,但馮檢基不單只會留戀深水埗,任國楝、莫家嫻、楊振宇、蕭亮聲在九龍城區只係「食自己」。就是民協沒有投放充足資源,佢哋四個被迫變得強悍。可是到頭來馮檢基沒有反省,民協不單沒有改變策略,更是譚國僑為首嘅「深水埗幫」堆死老嘢嫌佢哋四個「太過勇猛」有異於民協『踏實』(實質係老油條) 作風,就開始進行排擠內鬥。

結果呢,唔好計阿聲嘅性格有少少囂欲以响「天龍國」嘅嘉多利山站穩陣腳同班元老有拗撬而離開,與小弟交情算得上深厚的任國楝曾私下向我信誓旦旦、矢言「民協湊大我,我點都唔會離開」,都拂袖而去。已經百份百肯定馮檢基以至整個民協毫不在意俗謂後輩嘅成員在政壇的發展。更是楊振宇一條友响工賊竇堅砌到師傅廖成利可以安心做證婚生意,本是最有潛質出選超級區議會,但深水埗幫為免「悍將」映照出佢哋只圖食老本之廢,咁啱線何啟明擦鞋擦到佢哋好高興,就情願捧件擦鞋仔而踢走 Ronald,結果咪包尾大幡慘敗。唔是話 Ronald 贏硬,但我好相信要是深水埗幫尚且正常拉票,攞第五席唔係無可能,或至少唔會衰過陳琬琛。更清楚見到譚國僑班死老嘢的無恥之餘,亦證明馮檢基在黨內事務一樣無能。

飯桶唔曉馬來西亞,咁就講台灣嘅例子。現年66歲的民進黨立委柯建銘,佢在台灣政壇一直以來嘅主要任務就是做說客。近三十年來的成績雖難憑肉眼看見,但不分藍綠「點都俾番佢幾分薄面」是台灣政界人所共知的事。柯建銘真係做到年輕 2歲的馮檢基的名句「又傾又砌」的實效出嚟,馮檢基?得個講字囉!馮檢基連柯建銘都不如,廢到拎去堆填都嫌阻訂!俾佢選到即係繼續助長「議席關愛座」風氣,使民協不過是一間「政壇老人院」得以續命。

再者,半年前的《馮檢基告老歸田啦》一文已經講過,小弟經年苦苦相勸馮檢基要改革,但馮不單沒聽進耳;呢半年來仲好學唔學走去學白鴿「當我透明」嗰隻。既然不改陋習、不顧政治倫理硬係要搶奪原屬青年新政嘅議席,小弟就只好拋掉「馮檢基是我的政治啟蒙之師」的道義,核彈式剿滅民協。順便向呢半年來有同我交流過的現任主席施德來勸諫:民協無得救架喇,無謂再為間老人院浪費精神時間,早走早著啦。

至於袁海文,佢上面係黃碧雲呢條臭X八婆已經唔駛講嘢。就算撇甩條八婆,改晒你啲「拔萃仔自以為好巴閉不可一世」嘅做人態度先再講嘢。

姑且擱下「議席原屬青政」嘅原則,姚松炎「呢個人相當有可疑」,馮檢基廢到退聯,袁海文的無料扮四條仲要臭串,點選得落手呀仆街!星期日無謂去投票九西初選,要投都投廢票,務求是但一個贏都是低票勝出,壓低晒認受性。
(新東就掉轉,衝去倒票俾張秀賢或范國威。郭永健?要「包容同胞」就俾佢啦。)

唔要佢哋三個有何人選?就是「議席原屬青政」嘅原則,應該留返俾游蕙禎講嘢。如按過去事態發展,區諾軒就是了;按未來形勢走向,仲要為英國內政部相當可能唔會早過 11MAR2018 批出周庭退籍BC申請 (甚至否決申請) 作出部署,區諾軒可能又要出動 (唔參選都要做動員),九龍西就剩下一個的鄺葆賢醫生。雖然我知道佢極不想參選,但真係搵唔到其他人,跪地向阿葆求原諒同謹慎考慮。

後記:
1. 飯桶見住游蕙禎响2015年响被喻為泛民墓穴嘅黃埔幾乎「搞掂」鼠王芬,又見立法會選舉响紅磡7個票站得票比黃毓民多成千票,唔隊冧佢即係證明支教民廢柴喎;
2. 再計埋開辦6C專線小巴事件阿葆受盡屈辱,唔整死佢哋以後就算有議席嚟開飯都要做餐死先有飯食,仲成世界嘅。梗係隊冧佢哋最重要啦!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