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淘空歷史是為了編造歷史 ─ 鴉片戰爭喪權辱國



上一篇談及支那共匪在過去20年不斷抹走1841年以來香港的歷史印記,目的之一是「建立將英國殖民管治污名化的輿論空間」,而同時建構支教民、左賊幫手吹捧的「香港中國不容分割」的話語權空間,將香港同支那嘅關係進行綑綁,方便進行向香港上下其手的政治操作。

小弟過去寫過多篇文章,或在 FB 出 post 指出,香港社會普遍存在一種「因鴉片戰爭的不義,香港的繁華對中國是帶罪之身」的思想觀念。而呢種觀念源於過去逾半世紀中學「中國歷史」科目就鴉片戰爭及三條與香港有關的條約的內容,只提出「英國販賣鴉片毒害中國 (正確陳述該是「大清帝國」)人,林則除銷煙觸怒英國等西方列強於是發動戰爭,「中國」戰敗簽下不平等條約割讓香港,有如喪權辱國」的描述。繼而認為鴉片戰爭之敗猶如打開缺口,使「中國」在接續的數十年不斷遭受西方列強欺負,領土不斷外國被瓜分。不單只勾畫出「香港對中國是帶罪之身」的意念,更可說成「中國的一切問題都是由香港被割讓開始」,香港簡直是罪魁禍首。

雖然「中國歷史」課本有提及《南京條約》同時要大清政府開放廣州、福州、廈門、寧波、上海通商,但「割讓香港」還是佔最大比例。以中小學閱讀理解嘅層次看待呢啲內容,無疑是把香港定位為鴉片戰爭的「主角」,使學生領受香港是「喪權辱國、民族恥辱」問題的關鍵核心,成功注入「香港對中國是帶罪之身」以至是罪魁禍首的思想。

不過,由銷煙到戰爭到「不平等條約」的過程當中,英國等西方列強的「船炮堅利」就是「中國」被欺負而敗,是課本內容和老師教授的重點,甚至可說是唯一陳述。大清政府在取締毒禍到與英國交涉,再到戰事期間所做的事情與及衍生的責任,課本就隻字不提,老師亦鮮有向學生就課本以外作出補充。但清廷真的無責任嗎?當然不是吧。

就以小弟耗時逾年閱讀鑽研中國社科院近代史學者雷頤著作《革命的年代 ─ 風雲變色的晚清七十年》,

第一章「定勢」首兩篇文章,就點出林則除看待英夷「腰腿僵硬,一仆不能復起」而不向皇帝行跪拜禮的無知開始,繼而把持「天朝觀念」沒有客觀了解英國,是導致錯判軍情的成因。另詳述主帥楊芳在戰爭期間的荒誕作為,包括日間樂於 Shopping 而且鍾情於洋貨,特別係鐘錶;晚間只顧狎玩童妓享樂,且是男童,部下若找不到男童就要女童剃髮易服成男童供他尚且能「慰藉心靈」。除可見楊芳沒有專心於戰事和有嚴重人格問題之外,亦反映大清政府錯誤選將。雷頤更詳述楊芳想到「我方炮臺在陸上固定不動卻不能擊中夷,但夷艦在『風波搖蕩中』總能擊中我」,然後認定「必有邪教善術者伏其內」,決定收集婦女溺器佈置「馬桶陣」圖以道術破「邪」,結果當然係英軍的船炮堅利將所有盛載屎尿屁血的馬桶炸過稀巴爛啦。單是這兩樣「野史」已證明大清政府在戰敗有無可推卸的責任。

如果中史課本載有這兩段歷史事實,整個「西方列強欺負中華民族」論述不單站不住腳,更簡直全面崩潰。莫講話無法建立「香港是帶罪之身」的意念,更不能延續至及後的戰爭以能描繪出「中華民族」受盡苦難需要「救贖」,鋪陳孫大炮中山有如「彌賽亞」登場,領導辛亥革命推翻清廷進入共和體制,「終止」西方列強勢力入侵擴張,成功拯救「中國人」萬民脫離凶惡。

暫且拉遠少少講,點解小弟一直認定香港的「中國歷史」課程是中國國民黨的政治操作,原因之一就是透過將「鴉片戰爭」訴諸悲情,使能將孫文塑造成救世主以確立其推翻滿清的功績,再確立國民黨擁有中國大陸領土主權的基礎論述,然後成為蔣光頭介石不斷吹噓「反攻大陸」是合理的。

原因之二是在軍事戰略方面的考慮,就是要在金門及馬祖之外建立一個處並非處於國、共對立狀態、有如「中立」的軍事據點。香港由英殖管治,正正切合「中立」的條件,且蔣光頭無法在長江以北找到一處。但要成為據點就要當地人民與國民黨有相同思維,才會支持「反攻大陸」的說法、計劃以至實質軍事行動。

《自由時報》刊登小弟撰文「指控香港中史科是國民黨的政治操作」至今近兩年半,國民黨既無出來否認,也沒有指罵小弟子虛烏有、砌詞誣衊、含血噴人....(下刪一萬字);要是小弟老屈國民黨,由當時(2015年) 主席朱立倫到洪秀柱再到現任的吳敦義,大可以重炮還擊,或台灣政壇最流行的提告「誹謗」使我入境台灣時就被拘捕而不能順利過關 (甚至重演「江南案」,如果老K夠薑的話)。但老K 一直「潛水」不發一言回應,意味小弟擊中了老K 要害死穴的機會 >99.9999%。

回到鴉片戰爭的歷史場景。中史課本對英國販賣鴉片「毒害中國人」形容得犯了滔天大罪,但當時大清帝國社會上下不論階層為何熱衷吸食大煙,甚至可能視為時尚潮流,也是隻字不提,亦同樣不見有老師向學生就課本以外作出補充。

就是很簡單的道理 ── 現今世界毒品問題仍然猖獗,毒販仍能從「毒品銷售鍊」賺個盤滿缽滿,毒品類別更不斷推陳出新「市場有更多供應同產品選擇」。引伸出兩個論點:
1. 當今仍舊有毒品銷售,而且比鴉片戰爭時期更「繁盛」,但會否沉淪毒海只是個人意願的抉擇;
2. 接觸毒品與否,一定程度上與社會環境有關,不論是感到社會氣氛的壓迫圖設法緩和情緒、逃避現實,還是視吸毒是生活習慣一部份,以至有如「潮流指標」

以論點1. 為基礎看待鴉片戰爭的背景,就是「英國佬賣鴉片是仆街,但無人用槍指住『中國人』個頭迫佢哋食」。意即為何在當時的大清帝國社會吸食鴉片是如斯普遍,課本和學校沒提及。但若果出現在課本的話,不單同樣摧毁「鴉片戰爭只是英國等西方列強欺負中國」之論,更會反過來出現「丟,『中國人』自己抵死走去吸毒之嘛,賴乜春英國殖民走狗」,而「孫中山是中華民族的彌賽亞」就淪為一則大笑話。試問呢個條件之下,國民黨點可能會俾學生知道!

論點2. 則能推論提問,當時有何社會氣氛驅使「中國人」熱中於吸食鴉片?這疑問也沒有出現於「中國歷史」課本。

換另一個角度再深入一點,縱使有見過中史課本提及「道光帝是荒淫無道的昏君」,但也無法與鴉片戰爭作出連結,即是話政治及社會狀況於鴉片戰爭的遠因是一片空白。甚至再講得更遠,嘉慶至道光年間,大清帝國的社會有何變化至走向衰落成為通稱「嘉道中衰」,而衰落導致「人人都是癮君子」的可能性是客觀存在的。不單沒見到香港的「中國歷史」科目有述,更是小弟走遍香港同台北的書店,包括最老字號的三民書局,從未成功找到有提及或分析這段歷史的社會背景的書籍。即是話港、台兩地(以至支那匪區) 就通稱清朝的歷史資訊,在康雍乾盛世之後就跳到鴉片戰爭喪權辱國民族恥辱...... 公元 1796 至 1840年之間的「中國」歷史除了「嘉慶怒斬和坤」,可謂近乎完全空白。

將兩個論點拼合,就是國民黨涉嫌收起「嘉道中衰」的歷史,使客觀的普羅社會了解「鴉片戰爭」的始末成因變得無從稽考,背景空白一片就任得蔣光頭家族可以亂噏一通。刑事法理論的「犯案背景」成立了!然後的如前述,國民黨將不利的史料收起來,只宣揚有利的歷史內容,建立同鞏固「反攻大陸」的論據。以刑事法理論的「犯案動機」也成立了!而香港的「中國歷史」課本及一直以來的主流教學內容,就是刑事法的「犯案行動」的證據,若再考古起底最早期參與編撰課本教材的人的身份背景,隨時證據確鑿無得抵賴!不單清楚可見中國國民黨人心歹毒不亞於支那共匪,更見其惡毒加害於香港,「認中關社」、「民主回歸」以至「建設民主中国」沒有蔣光頭家族的洗腦,共匪點擺佈劉廼強、司徒華等千古罪人都只會無所作為。

不論那門黨派,抹去歷史都必定不懷好意,「中國歷史」科目的內容偏頗缺失,就是鐵證。港人如今不單要制止支那共匪摧毀香港歷史,重新研讀客觀、全面的「中國歷史」及詳細學習香港歷史之餘,得順勢展開有如追究日本侵略香港責任的程度追殺中國國民黨,唔認錯都要為香港的歷史學術問題給個說法。

後記:我知好多親藍的朋友睇完呢篇文會好想打鳩我、同我斷絕來往。我尊重你哋嘅諗法同行動,但請放下你哋對國民黨的崇拜以至盲忠,客觀仔細的想清楚我有無寫錯,然後以道理和事實將我擊倒。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