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職業司機不受尊重,係自作自受嘅惡果



過年前九巴反車意外,全城鬧爆「兼職司機好危險」而九巴將逾二百名兼職車長暫時停工,正職車長响農曆年期間 (尤其是年初一及初二) 做到氣咳,加上「咸魚」仍然肆虐,怨氣爆燈。另一邊廂,車長薪酬待遇相對人手不足嘅問題再度引發社會熱議,九巴推出「改善」薪酬方案,周街港燦再次憨膠的以為「厚待了巴士佬」,但好快就被各方拆解晒係明加實減,將公關SHOW 變成災難。有司機急急腳發動罷駛,結果只得6部車參與。發起人如今「一身蟻」已經唔駛多講成個行動有幾膠,望住成堆九記巴士佬只會逆來順受 (或聽工賊會老點),更引證巴士司機圈子成日講笑自嘲「巴士佬無一個係無辜」係完全正確陳述。

撇除會員人數較多對工賊會的愚忠盲從,點解巴士佬見到自己蝕底咗都唔出聲?無錯,可以話巴士佬以至大部份職業司機的奴性很重,但先反過嚟講,如之前兩篇文章提過,巴士公司 (尤其是九巴) 視車長是白痴、只是機械人,無針對呢種社會普遍現象疏導車長的心理因素,唔會灌輸有如「無我坐司機位?行路啦你!」嘅思維提高車長嘅個人心理質素,就導致車長們還是「我還不過只是一個巴士佬」!另一方面,撇除政治大氣候,如果不是「咸魚」價值觀念大行其道對職業司機狗眼看人低,點會唔搞成咁!

又無錯的,「政治化」咁講,支那共匪近20年嘅殖民擴張,手段之一是壓縮「殖民地」住民生活空間,或淺白啲講「壓低住民生活質素」,打工仔薪酬待遇增長追不上通漲 (更唔好話經濟增長),使好多人為「搵食」已經要疲於奔命,精神及時間上再無空間思考「食飯」以外的事情之外,同時產生「擔心飯碗不保」的危機意識,甚至因為「餐搵餐食餐餐清」的現實而出現「除了食飯養家之外沒有別的事情」的意識思想。於是乎,明知被僱主欺壓,但深怕「飯都無得食」而不敢「搞對抗」,忍氣吞聲算數。

其實呢種「奴性」唔單只從「得6架車罷駛」反映出來,其實悠久以來每日都存在發生,只不過雞毛蒜皮到平常人無為意,最簡單例子莫過於抄牌。職業司機面對告票的想法,除了「當自己唔好彩,今日白做」之外,係「有抄遲、無抄錯」,完全無意識張告票出得是否合理 ── 唔好話「有位泊駛X俾你抄」涉及到政策咁高層面,就是簡單到張告票有無寫錯字,都無幾多個有意識去睇。或者係涉及行車的檢控,又唔好話低能的車速限制嘅政策層次咁高,就算如今車CAM 當道可以有片有真相「打甩張票」,我接觸過嘅職業司機十個有九個都係一句「咁嘥時間精神,唔駛搵食呀!四舊半當俾乞身算啦」;甚至是小弟認識的而我話樂意代勞 Draft 信,叫佢俾條片我都係嗰句「唔搞咁多嘢喇,當跌錢算數啦」。

分享一個真人真事例子。駕駛一部66座大車,T 字路口 (兩個方向都是雙線來回雙白線) 左轉 ,車頭必定超越雙白線「偷位」。遭「鐵馬」截停,但唔是寫票「超越雙白線」罰 $450,係「落簿」話要告「老不」。佢走嚟搵我呻,我話單嘢絕對有得搞,程序亦唔複雜,最煩一樣只係問公司攞架車嘅牌簿睇返運輸署嘅Type Approval No.,搵返 Swept Circle 就得。點知都係嗰句「算啦,上到庭認罪俾錢,扣分又唔駛停牌,有得佢啦」

清楚見到職業司機腦袋充斥小農基因,乜都「搵食」、「開飯」「養家」,根本變相縱容「俾人恰」直到永遠阿們。同時地,在法律角度,因為沒有作出過抗辯,普通法就視之為案例,在為自己以至所有駕駛者佈下天羅地網,永續的中伏。可是佢哋只會「有讀書就唔駛拎堂圜搵食」,然後「用錢解決到嘅問題就唔係問題」。

無錯,當人人都開口埋口「細時唔讀書,大時做運輸」,催生巴士司機以至大部份職業司機的自我形象較低;而且總是抱著「唔讀書就除咗『拎堂圜』乜都唔識」思想,心底裡有著「預咗俾人恰」嘅潛意識。但俗語有云「有強姦無焗賭」,即使所謂社會大氣候普遍鄙視職業司機,都無人用枝槍指住巴士佬/貨車佬「連自己都睇唔起自己」,只懂逆來順受。但就是唔好話成個香港,就是單係揸車佬嘅態度表現,有幾多人會覺得有問題?近乎零囉!所以,車公大元帥第41韱係「有鬧遲,無鬧錯」。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