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機管局今次斷正俾我 - 有橋位唔埋



先啟:今日下午由台北搭國泰返香港,泊 Outer Bay 對我呢個熟悉赤鱲角機場嘅人嚟講其實唔係問題,因為總好過要泊41-71號閘而要行餐懵。等咗起碼5分鐘先至有停機坪巴士駛至停機位,又明知停機坪啲交通立立亂,都還可以當無事發生。但見到最少有一個登機橋泊位 Vacant,仲要係最近入境大廳嘅E15,只好向機管局講一句:「今次係你哋唔好彩,擺明有仇報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公開信

機場管理局
主席 蘇澤光先生 大紫荊勳賢 GBS OBE JP
香港大嶼山香港國際機場翔天路1號
機場行政大樓
電郵:customer@hkairport.com


蘇主席閣下:

投訴2018年3月26日CX461 抵港,有閒置登機橋泊位但停泊遠方停機位
要求機管局作出合理解釋

本人今日搭乘國泰航空公司編號 CX461 班機由台北返港,班機於大約14:50 於「北跑」25R 跑道著陸。在將近降落時,客艙椅背的屏幕顯示 Arrival gate number: N143,本人基於曾在赤鱲角機場工作近五年的經驗,已明暸班機將停泊於俗稱 Outer Bay 的遠方停機位,但也基於對赤鱲角機場的認識,知道停機坪巴士在客運大樓的落車處離入境大廳可謂近在咫尺,不會如普遍的乘客有所怨言。

飛機在 N143 泊位停好後,因本人的座位是機艙左邊且是機翼之前,故此能夠見到 HAS 的「梯車」停泊好對應 L1 機門位置,但停機坪巴士未有即時駛至接載機上乘客,機艙服務員也作出廣播請乘客耐心等候。數分鐘後巴士抵達而機艙服務員安排乘客拾級而下至地面及登上巴士。巴士經北衛星客運廊北面道路,E19至E16 泊位後方道路駛至客運大樓落客處予乘客落車。巴士行駛期間,本人發現 E15 泊位沒有停泊飛機,沒有見到有進行維修工程的欄柵,也沒有見到登機橋頂、提示地勤人員將有飛機進入泊位的紅色的「登機橋操作燈」(如《機場禁區駕駛手冊》第七版第10頁 第2.2.2 節) 閃動,意即 E15 泊位是閒置而可用的


另一方面,基於本人過往在赤鱲角機場工作近五年的期間,無數次發現抵港班機「有吉橋唔埋」── 有登機橋泊位閒置但抵港班機卻被安排停泊在 S101-S111、W121L-W126、N141-N145、V131-133 等 Outer Bay 泊位落客,無法不使本人今次再起疑心,甚至可說成「有合理理由認定機管局又再『有吉橋唔埋』」的管理不善所為。

又雖然以本人在赤鱲角機場工作近五年的期間,都知道有所謂「航空公司慣常使用泊位」不成文規矩;又縱然本人查到以 A380 客機執飛的 LH730 的編訂抵達時間 (Scheduled time of arrival - STA) 是15:25,單純呢項資料或可解釋到要預留能停泊 A380 客機的 E15 予 LH730 使用。不過,能停泊 A380 客機的泊位尚有 S23, N60, N62, N64, D212, D216。合共7個可供 A380 客機停泊的泊位,以目前有採用 A380 的班機數目及STA、STD (全寫 Scheduled time of departure。編訂起飛時間) 時間,客觀合理地認為無可能不足夠。故此,可推論是次投訴的成因是機管局胡亂編排泊位,沒有妥善運用泊位資源,「管理不善」又一證據。

不過,本人敬告機管局勿趁機「抽水」── 借題發揮宣揚第三條跑道計劃是必要的。縱使本人早已不理會「三跑」計劃,但例如往來香港至上海等航線「一班大機分拆兩班細機」衍生出泊位、空域流量問題,機管局(以至民航處) 從未有給公眾明確合理的解說,更不見有採取行動要求港龍航空 (現稱為國泰港龍航空)、中國東方航空等公司撥亂反正,更會是是次投訴的成因之一,亦可說是可能的事實!

本人現正式要求機管局就以下投訴及質詢作出交代:
  1. 除 E15 外 ,在CX461著陸前,除中場客運廊的登機橋泊位 (D201至D219) 因客觀預計國泰航空公司不打算使用,尚有那些可供 A330 客機使用的登機橋泊位在閒置狀態?
  2. CX461 停泊遠方停機位,是國泰航空公司的要求還是機管局的編排?
  3. 承2.,如是機管局的編排,請詳細交代作出此安排的原因?(如是國泰航空要求,本人將另行向國泰航空公司查詢了解)
  4. 在本人乘搭的CX461 的班機的機師向香港機場控制塔申請降落許可之後,E15泊位的使用狀況 ── 上一班停泊的航機的航班編號是甚麼?何時後推 (Push back)?地勤服務公司在何時向控制中心報告完成清場,可轉成閒置?
  5. 在2018年3月26日14:00 - 15:25期間,第S23, N60, N62, N64, D212, D216停泊了的航機的抵港航班編號、著陸及抵達時間、機型?為何會安排這些班機停泊於該些泊位?
  6. 承5.,為何明知 LH730 的 STA 而需要預留七個適用的泊位供其使用,但編配予該些班機停泊於該些泊位?
本人要求機管局就上述六項問題分開逐點回覆交代,並再次敬告、甚至可以話警告,勿故弄玄虛的回覆然後與「三跑」計劃扯上關連!更是切勿隱瞞S23, N60, N62, N64, D212, D216 的停泊安排背後是由早上開始的混亂引起的,直接而言就是請坦白從寬。請蘇主席緊記一點:本人曾在赤鱲角機場工作近五年,停機坪的事情即使談不上熟悉都有一定概念。簡明而言「唔好應酬式耍咗我就算」!

本人要求機管局在一個月內作詳盡回覆 (已多於機管局承諾回覆時間逾一倍),清楚明確交代,並提出改善建議。

最後,俗謂「一粒老鼠屎弄壞一鍋粥」,敬請機管局切勿抱持「小題大做」的態度看待本人是次投訴,就算是「小人之心」看待,要怪就只好怪你們四年多前的一個決定。

林鴻達
時事評論員
CX461 26MAR2018 乘客
謹啟
2018年3月26日

副本抄送: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 陳帆 JP

1 則留言:

irrinfo2011 說...

有冇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