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粉嶺公路人肉路障集體「老妨」味道濃郁



雖則我極度討厭民主黨,又對涂謹申無乜好感,但佢為粉嶺公路人肉路障三名苦主出頭,仲成功迫使新界北總區指揮官郭蔭庸代表警務處道歉及保證不會起訴三位司機,應記一功就是事實。

警方以「未有先例」推搪撤回擬檢控通知書,一方面擺明車馬係死要面子嘅行為,另一方面所謂「未有先例」係政府慣用技倆、或可稱為語言偽術。但識得咬的話其實可以打到反艇,不過無謂講太多箇中技術,費時教精人兼免得港共傀儡政權有所防範。

但從報導提及,事發當日 T/NTN 總督察葉國偉曾在現場稱當時警員是「示意後面啲車慢駛」,但「有片有真相」架鐵馬係雙腳落地。就算葉督察的言論唔會是口供的一部份,已經構成「向公眾發表失實及虛假陳述」,揸正嚟做 CAPO 可以開 file 而結果極大機會係「轉交內部紀律小組」。但由呢番說話進行推論,在時間因素 (Time facts) 過去兩個月警方都係死撐,不能排除涉事警員份口供是「示意車輛收慢」。假設呢個估計無錯的話,俾假口供妨礙司法公正就斷正晒。郭蔭庸話撇銷擬檢書要等律政司指示嘛...... 咁就唔該鄭若驊都作出指示,必要時檢控幾個涉嫌「老妨」嘅警員!

撇除晒所有法律問題,警方點解要咁做,一般人通常只諗到「面子」問題。但睇返整宗事件,警務處除咗考慮「面子」呢個因素之外,仲有係傳媒大篇幅報導、議員政客及社會各方的輿論壓力所形成的政治後果,要設法壓低 (佢哋心目中的) 權威受到挑戰嘅風險。當然仲有「賠錢」嘅問題啦!至於涉事嘅警員同環頭可能會有的考慮,除咗因為上頭面對公眾嘅壓力之外,第一就是「追車」但唔只拉唔到兩個犯、仲要死埋,立唔到功仲要加大工作量;第二就是整埋人肉路障都立唔到功而「搞出大頭佛」,所謂內部文化好自然地想 Do somethings 淡化件事。而背後仲有一個動機思維,就是黃竹坑「洗腦」的「你哋先係法律專家,條街上面嘅人通通唔識法律」教學內容。簡單講就是「當市民唔識」呢五個字!

唔單只睇到整宗事件警務處在官僚程序上有幾仆街,仲好大可能睇到警隊到底有幾腐化。呢單人肉路障一次過幾呢啲問題浮晒出嚟,可見香港警隊「醫返嘥藥費」,香港人自己小心留意!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