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青嶼幹線死症無得救


青嶼幹線今早連撞四單交通意外,搞到北大嶼山及整個新界西部嘅交通癱瘓大半個朝早。而每次青嶼幹線「出事」,影響到東涌居民、到機場返工的市民、「趕飛機」旅客...... 怨聲載道,然後的,政客要不是「抽水」著警方加強執法提升道路安全,就是叫喊要加快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工程;再唔係就嗌「加強港鐵東涌線、機場快線服務疏導」。但對於青嶼幹線 (連同鐵路) 嘅設計規劃,就是根源問題,無人提過。

首先,每逢有交通意外,冚世界就膝撞反應聯想到車速,因而就「促請警方加強執法」。「車速 vs. 安全無直接關連」呢個理論我講到口臭,費時再講。

撇除有足夠合理理據預計最終淪為廢置建築物的港珠澳大橋,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在交通規劃上是必須的。不過這條道路產生的作用,僅是使來往屯門、元朗 (頂盡加埋上水) 及機場的車輛無需進入荃灣及葵青區,對屯門公路及青馬大橋作出分流。由市區入東涌、機場,正常情況之下阿水會兜大圈?!

回到最基本,撇除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機場連接市區只得一條道路,呢個根本就痴膠花的城市規劃。未講邊個搞出嚟之前,先睇下其他國家城市市區連接機場(及鄰近有工商業或住宅的區域) 嘅交通規劃,都唔會「死路一條」。
  • 台灣桃園機場往來台北的高速公路網,除了「國1」轉「國2」之外,還有「國3」轉「國2」(在汐止、南港、中和有交流道)。就算「國2」出事,唔計經林口、桃園的市區道路要塞燈,仲可以由三重上「台64線」轉沿海的「台61線」,全程幾乎無交通燈;
  • 新加坡樟宜機場往來市中心,除了東海岸公園大道 (East Coast Parkway - ECP) 直飛 Suntec City 之外,仲有泛島高速公路 (Pan-Island Expressway - PIE) 去到黃埔 (新加坡真係有個區叫黃埔,仲要組屋屋苑叫「黃埔花園」)或諾維娜就可以大約15分鐘「篤」到去 Orchard Road;
桃園同樟宜的地理位置都在「陸地」而道路網可任意規劃興建,唔夠說服力,咁就以同樣是人工島興建的日本大阪關西機場做例子。

無錯,出入 KIX 最終都係「死路一條」,但離機場約 5km 就有阪神高速。相對地赤鱲角機場到青衣距離 20km ,就算比阪和自動車道離機場大約10km,都長一倍。根本香港就是完全痴膠花的!

查實「機場核心工程計劃」最原本的規劃設計係會有兩條道路連接機場同市區,除咗青馬大橋連接九龍之外,仲有一條原稱為十號幹線嘅道路連接港島。(如下圖的紅線)



「十號幹線」大嶼山落點是竹篙灣,再連接北大嶼山快速公路 (即是入機場過收費亭之後的一組天橋)。港島落點是在干諾道西天橋近山道天橋 (如下圖 Google 街景 Capture)



到今日仲未興建這條該會稱為「堅尼地城至竹篙灣大橋」嘅原因,除咗《保護海港條例》禁止維港填海之外 (但睇中環灣仔繞道就知道唔係理由),最主要、最主要、最主要 (好重要,所以講三次) 嘅原因,係支那共匪第一任香港傀儡首長董建華勾結可恥美帝走狗 ── 割地賠款興建蝕到仆街嘅迪士尼樂園

無錯,可以稍為修改大橋在竹篙灣一端的設計作出遷就,但 Walt Disney 可會容讓一條交通繁忙的幹線道路在「夢幻世界、世外桃源」嘅園區出現?雖未有白紙黑字證據,但相反地由建華之亂以來亦無交代過協議內容係咪有類似條款。再仲有的,港共傀儡政權耗資37億興建的昂船洲大橋。呢37億就算不足夠興建堅尼地城至竹篙灣大橋,但純粹從道路規劃角度,昂船洲大橋根本多舊魚,即係倒咗落咸水海!當然,亦無香港政客識得追問,港共傀儡政權咪可以逃之夭夭!

雖然即使有這條「十號幹線」,由九龍入機場嘅車正常都唔會行,但別忘記當前三號幹線往來機場的交通負荷就包括港島區現時無得揀的車流。更唔好話西隧天價收費導致港島去機場行紅隧加劇擠塞嘅問題喇!

若果要再「大清算」,港鐵東涌線、機場快線無法再增加運載量,全因支那共匪陳佐洱當年對機場核心工程破口大罵「車毁人亡」,使英國殖民走狗要削減工程預算,修改青馬大橋設計,將四軌鐵路減至兩軌,仲要降低大橋負重要求,導致同一方向路軌在同一時間只能一列列車在青馬大橋內行走,無辦法再加密班次。

清楚可見青嶼幹線嘅問題根本就死症,而死因係 1000000% 支那共匪造成。亦因為涉及「國家利益」,有邊個政客夠薑「激嬲中央無運行」吖!呢個死症根本無得救,响市區返工嘅東涌居民,自求多福吧;香港人要搭飛機的話,除咗求神拜佛之外,做足心理準備隨時會 Miss 咗班機。

唔係無解決辦法,但首先要做嘅係拆咗迪士尼樂園,興建堅尼地城至竹篙灣大橋。不過,唔好話港共傀儡政權同「亡我之心不死的可恥美帝走狗」唔會肯,港燦應該會發癲添!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