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郭釗要幫共匪做說客唔該先做足功課



雖則有云言論自由就是任得你噏,但「道理」兩個字亦是原則底線,尤其是傳媒,更不容無理取鬧,甚至基於立場取態亂噏廿四更加不能接受。

如前文所述,香港傳媒對馬來西亞大選的報導及分析,因為支那共匪在馬來西亞嘅利益,搞到不堪入目。《蘋果日報》似乎仲未有意識要制止呢啲亂報亂寫,今日再多一個近年狂sell外國置業、尤其是大力吹捧馬來西亞物業嘅地產佬郭釗亂鳩咁寫《馬國不會自斷米路》

無錯,因為馬來西亞憲法第153條的「馬來人優先」,大馬華人由讀書到就業都受到壓制,因而普遍出國升學同發展事業;亦同時導致唔少大馬華人(尤其是年紀較大的)比香港支教民左賊更心懷「祖國」。但郭釗文中所言的「有爭一口氣的感覺,也樂見中國在此投資做生意」,就真係唔好意思要講句「郭生今晚早啲瞓啦!」加埋佢又話「馬拉人更樂見中資帶動他們的經濟發展」,完完全全吹噓支那共匪係馬來西亞人心中的救世主。單係呢兩點已經清楚肯定郭釗在為中国共产党做推銷以至做說客。

點解要「老屈」郭生是在為党效力?講到錢,香港啲金融佬地產佬有邊個唔係仲吹緊「『祖國』強大」呀。再者,有一直跟開馬來西亞同財經有關嘅新聞,都會知道「馬來西亞最大外資來自中国」。標題擺明 passive voice 話「馬來西亞唔會為咗錢破壞同中国嘅關係」。

要理解郭釗咁寫錯咗乜,先要明白南洋人不論膚色種族,思想其實好現實 ── 有飯食就可以,但唔會因為邊個俾飯佢哋食就當佢神咁拜。郭釗跑咗咁多年大馬地產無理由唔知當地人係咁嘅思想,知而都係咁寫仲唔係幫支那共匪講好說話,或起碼係擦共匪主子鞋?又或者掉返轉,如果郭釗唔知當地人係咁嘅思想,唔單只證實呢篇爛文係鳩吹老作,嚴格啲講係無資格寫!

所謂唔出都出咗、印咗落報紙冇得改㗎喇,就再仔細睇下佢廢噏啲乜。發現最少錯咗兩個論點:

第一個係「一馬貪污案是他們(希望聯盟)勝利關鍵」,呢個簡直係極度嚴重低級錯誤。無錯,以支教民左賊最鍾意講「高層次論述」嘅思維,1MBD 確係納吉同巫統嘅死因之一,只不過馬哈迪講過,响整個競選過程當中,講得最多嘅唔係 1MBD,而係 GST (消費稅)。馬哈迪有解釋過,對於「連飯都食唔飽嘅平民」嚟講,納吉貪26億唔關佢哋事,但 GST 搞到要節衣縮食就怒火沖天。雖然,以支教民左賊嘅思維 GST 都係源於 1MBD,但兜咁大個圈先燒到選民最貼身嘅問題真係蚊都瞓。好明顯郭釗又係零國際視野井底蛙思維,然後自我幻想亂寫一通。就算因為香港啲傳媒無認真報導今次選情而郭釗唔知,但是張秀賢在《明報》撰文提到佢親自到當地觀選而聽到最多嘅不滿聲音就是 GST,而篇文响5月14日出街。早過郭釗尋日交稿囉!佢篤 keyboard 之前無睇過,就係失職。

郭釗或者想拗「張秀賢咁寫又如何?咪又係佢主觀諗法!」,但是,唔好話如前述連馬來西亞人嘅思想都唔曉,秀賢親自到當地視察,佢見到嘅嘢唔準過你郭釗响香港FF?! 如果再加埋曾擔任納吉秘書的胡逸山都接二連三話 GST 係希盟勝出大選嘅最大關鍵因素,直頭可以向郭釗大叫「連功課都唔做寫乜春國際嘢,你收皮啦!」

第二個係「林冠英擔任第一位華人財長」,完全超錯。

馬來西亞第一位華人財相係李孝式爵士,任期是1957至1959年。郭釗或可以打橫嚟講「馬來亞聯合邦 not 馬來西亞聯邦」(如果佢識的話,但睇怕佢唔識囉),但是南洋政治研究就是視「馬來西亞聯邦」延伸自「馬來亞聯合邦」,原因是馬來西亞聯邦是馬來亞聯合邦加入新加坡、砂朥越及沙巴(當時稱為英屬北婆羅洲)而成,加上巫統的執政就是由1957年開始 (嚴格講是1955年) 一直到2018年5月9日,所以第一位華人財相是李孝式。郭釗連 Google 可以搵到嘅料都錯,簡直不知所謂!

只不過如果寫出呢個歷史真相,就不能將林冠英進行「神明化」然後基於「黃皮膚黑頭髮就是『中國人』」提出有利支那共匪嘅推論。無咗呢個推論就無得 spin 馬中關係將如何提升......再然後佢又點推銷中国地產商的樓盤呢!再次反映郭釗今次篇鳩文唔係意圖為支那共匪做說客,或推銷其馬來西亞物業銷售生意,真係搵鬼信。

仲有,郭釗話「馬哈迪委任郭鶴年擔任財政顧問」,剩係「財政顧問」又係錯晒。郭鶴年加入的是「國家元老理事會」。理事會嘅任務唔只「財政」,而且第一項工作係翻查 1MBD 案嘅文件呀,關「財政」乜事呀!可見郭釗又係鳩噏當秘笈。

佢咁寫咪又係想繼續以「黃皮膚黑頭髮就是『中國人』」話支那共匪仍然對大馬有非凡嘅影響力。甚至小弟可以更加串咀啲指出,馬哈迪委任郭鶴年真係貪佢同支那共匪關係良好而可以保持「水源」呀!講白啲,馬哈迪話要 review 外國投資項目唔可以損害大馬人民利益,仲兜口兜面開名碧桂園與及馬來半島東岸鐵路計劃,馬哈迪點都要撳住幫支那共匪講好說話嘅聲音,那管只係做戲都要有如周星馳嗰句「臨時演員都係演員」吖。

我唔會懷疑財經版「大佬」劉兆昌點解會俾呢篇文出街,事關劉兆昌嘅專長始終係財經方面,但總編輯陳沛敏點都眼尾望過下郭釗寫乜,撇除「疑似」幫支那共匪嘅鳩觀點,剩係呢三個錯誤佢都無 find out 走漏眼就係失職。更是陳沛敏五年前有去過馬來西亞採訪大選,衰極點都有少少 senses 去做判斷篇文係咪可以出街。

睇返郭釗嘅背景,呢條地產佬真係好積極 sell 馬來西亞物業,但好集中於來自中国嘅地產商嘅項目,又經常吹噓馬來西亞同中国關係幾咁密切、馬來西亞係一帶一路嘅要塞。呢啲就算唔係反映郭釗為支那共匪做緊說客,都係幫中国共产党進行緊宣傳推銷;當然,佢作為不過是一個地產佬,就是為錢,但為咗錢而硬銷共匪,更不惜在輿論方面進行誤導,就是不能接受嘅仆街所為。

地產代理監管局確係無權就佢呢啲鳩噏郁佢,但唔代表無人會拆穿佢嘅西洋鏡。可以講,小弟唔只因為南洋政治而抦佢,我亦曾經係註冊地產佬,雖則只係 S 牌,但好好醜醜都叫做有相關專業知識經驗睇到佢做緊乜嘢仆街事。兩瓣夾埋呀郭生,小心講嘢/寫嘢呀!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