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六四後香港真係有機會逃離共产党魔掌



明日「六四」,今年支聯會啲行禮如儀活動參與人數,與及啲爭吵聲創低到一個點。一定程度上反映香港對中国嘅態度,尤其是年青一代已經 Who fucking care,於是膠都費時俾。難怪連北京都擔心後晚維園人數......

對支教民嘅不滿源於「建設民主中國」呢句口號嘅背後論述,將香港同中国嘅關係綑綁,認為支教民妄顧政治現實;甚至視之為出賣香港嘅政治前景。只不過,翻開歷史,六四大屠殺仲有更嚴重損害香港嘅事情,支教民有不可推卸嘅責任。

三年多前,小弟寫過一篇虛構推理故事 《平行時空 – 回到1989年6月5日》,講1989年北京大屠殺之後香港人爭取撤銷中英聯合聲明,最終在一連串爭拗聲中成功,英國政府參照1957年新加坡自治協議,在香港推行本地化自治。所謂歷史沒有如果,呢篇文某程度上真係得個吹字。但是《香港01》上星期報導,英國解密文件揭露當時港督衛奕信向英國政府表示,雖然有人要求聯合國監管中英聯合聲明的實施,甚至要求廢除聯合聲明,但衛奕信認為不切實際。

呢則報導在一定程度上證實咗小弟篇「故事」嘅可能性的確存在,亦同時證明香港本來的確有逃出生天嘅可能性,只不過因為衛奕信呢件「中國通」咁樣向英國政府滙報,結果就落空了。單憑文件,香港要淪喪於支那共匪逾20年嘅黑手,衛奕信絕對當之無愧。但除咗佢「中國通」嘅背景而思路處處向中共退避三舍之外,正如小弟以往多次提到中英談判期間香港嘅民意未有轉化成英國的談判籌碼,如果北京大屠殺之後香港社會拒絕「回歸」的輿論聲音夠大的話,衛奕信仲會否夠膽咁寫?就算衛奕信仍然咁寫呢份文件,時任首相馬卓安點都會知道香港嘅民意情況,就算唔會就廢除聯合聲明同鄧小平開拖,點都會做返多少少嘢。

可是,六四北京大屠殺之後,香港就未來前途嘅輿論聲音,大部份只係集中於爭取民主普選、推動中国嘅民主發展等後來演變成「建設民主中國」口號嘅方向;爭取廢除聯合聲明或要求國際加強監察聯合聲明執行嘅輿論聲音,同「4%民意支持回歸」一樣無晒蹤影。試問在咁嘅條件之下,英國政府除了屈從於支那共匪之外又可以做啲乜!須知道,當時主導關於香港前途、政制發展嘅輿論集中源自今支教民體系嗰班人。

由此可見,支教民由悼念六四衍生嘅爭拗所背負嘅責任,根本唔止係「建設民主中國」咁簡單,仲有係當年大屠殺之後的一言一行促成香港的淪喪。所以,仲係咪去維園,真係有好大嘅商榷。但去唔去,閣下決定。總之鬧英國殖民走狗出賣香港之餘,支教民嘅罪責亦是歷史事實。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