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新馬分家,才能促成「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的實現



八九北京大屠殺呢場戰爭級歷史,香港嘅支教民體系將之催生「建設民主中國」呢句口號,演變出「中国無民主,香港無民主」嘅所謂邏輯,將香港同中国嘅政治發展、以至兩者嘅關係進行綑綁,是導致同本土派、獨派/歸英派「大纜扯唔埋」嘅主要成因。

撇開小弟曾經狠批「中国無民主,香港無民主」猶如「求皇上恩准」封建思想無資格講民主二字,假設佢哋係真心膠堅信香港中国不容分割是推動「建設民主中國」嘅可行方法;又撇除不過是飯桶藉以永續抗爭呃飯食而不談,就是「建設」咗超過三十年都未實現目標,套用愛恩斯坦名句「重複做同一件事想得出不同的結果是傻瓜」,證明支教民班飯桶失敗之外,正常人都會思考可會有其他方法。

討論香港獨立(廣義,包含歸英自治),總會以新加坡作為參考同比較,皆因兩地有相近嘅條件,包括曾為英國殖民管治、地域面積細小且腹地周邊有更強大嘅政治勢力。獨派/歸英派通常以新加坡獨立後嘅政治、經濟、社會發展等因素指香港可循呢啲方向構築獨立路徑,支教民左賊等大一統主義者當然無從反駁,或極其量轉移視線講要有一個如李光耀嘅強人,否定香港獨立嘅可能性。

日前旅美作家余杰撰文,提到李光耀從未想過要脫離馬來西亞獨立,文中引述李光耀回憶錄提到新加坡在經濟、資源、政治實力等多個方面因素,缺乏了馬來西亞作為腹地倚靠係無法生存。支教民左賊成堆大一統主義者如獲致寶!不過佢哋對星馬政治歷史係白痴,只會繼續司空見慣的斷章取義式抽水,忽視余杰所提及的只是「故事」的前半部。那麼,「故事」的後半部是甚麼呢?得要由新馬分家前夕,兩坡(新加坡及吉隆坡)分歧開始講起。

新馬分家嘅背景主軸,係執政吉隆坡中央聯邦政府嘅巫統所主張的「馬來人優先」(Malay Malaysia)同新加坡州政府提倡的「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Malaysian Malaysia),在意識形態上的南轅北轍及所形成嘅爭議。巫統借種族主義建立特權遇上人民行動黨主張的公民社會多元種族平等造成的挑釁,好自然地欲除之而後快。吉隆坡中央政府有內部安全法令 (Internal Security Act。簡稱ISA) 呢把尚方寶劍,只不過馬來西亞聯邦成立初期,英國政府點都昅住因而東姑拉曼唔敢貿然亂來。於是乎巫統就同行動黨「講數」,在「被 ISA 抄家式消滅」同「離開大馬聯邦」之間作出選擇。

巫統在「驅逐」嘅盤算所考慮的因素之一,確是基於李光耀所認為的「新加坡必需倚靠馬來西亞才能生存」,另認為 Malaysian Malaysia 必定失敗收場,到時如果李光耀要求重新加入馬來西亞聯邦就可以開出「有咁仆街得咁仆街」嘅苛刻嘅條件,順便將 Malay Malaysia 主張進一步升級去打壓其他種族,尤其是華人。但李光耀當時所思量的可不是牢獄之災以至生命安危,既要顧及當時新加坡州內約220萬人口的生存問題,另外就是有如「鬥氣」的想法 ── 你 (東姑拉曼及巫統) 認為行唔通、唔可行、只會失敗嘛,我就做俾你哋睇!結果就是新加坡嘅社會同經濟發展大幅超越馬來西亞,李光耀親自以行動證明 Malaysian Malaysia 主張先係正確之路。新馬分家之後嘅馬來西亞,不論馬哈迪如何推行社會及經濟現代化,社會環境仍落後於新加坡亦是不爭的事實,並證明了 Malay Malaysia 主張是失敗。

到了2008年,民主行動黨及公正黨分別執政檳城及雪蘭莪州政府,採取類近李光耀所主張的多元種族平等的管治模式,兩州的政府財政、州內經濟情況都有明顯改善,就使唔少長期受惠於憲法第153條的馬來人開始放下對「異族」的戒心,甚至認同 Malaysian Malaysia 的施政方針。1964 - 65年期間的「反攻吉隆坡」現象開始重新萌芽。到今年大選,希盟大勝取得聯邦政府執政權以來近一個月推出多項新政策,亦見到朝住 Malaysian Malaysia 嘅方向進行。如果大馬政局未來無發生重大變異,多元種族平等社會及民主政治制度最終能夠落實。

試想想,若果李光耀當年採取有如支教民左賊嗰隻思維,為免「分裂國家」硬要留在馬來西亞聯邦,就算無受到 ISA 帶來之刑,巫統勢力必定無限坐大,唔好話「建設民主大馬」唔可能成功,就是連新加坡也只會繼續是爛泥灘。但就是李光耀當年選擇「出走」,先在新加坡身體力行實踐了所主張的管治理念,使向「祖國」馬來西亞產生示範作用。單係呢個歷史比較,已清楚見到「堅守與『祖國』聯繫」係唔會成功「建設民主XX」,甚至分道揚鑣先係最有機實現嘅做法。同時地反映支教民左賊一係受國民黨特色中史教育而堅持「大一統才是正道」的真心膠,一係就是支那共匪的黨羽。不過呢班仆街都係等他日被清算,可以唔駛理,最重要係從「新馬分家」嘅歷史睇到香港嘅前路可以點走。

後記:有三個香港人絕對有資格自封南洋政治歷史專家。雖然其中兩個身在海外,一個在德國、一個在馬來西亞;响香港同响德國嗰兩個都同時就算唔係精通都叫做熟悉新加坡及馬來西亞,好心支教民班友唔好成日衝出嚟送子彈俾我哋。有心「執行党的任務」就認咗佢,唔好周圍搞誤導啦仆街!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