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小巴窮途末路根本咎由自取



昨日《香港01》爆出紅VAN出現斷供潮,銀行最少「勾」咗10架車。根據報導,牌價由高峰期逾700萬跌至目前320-360萬,出現「負資產」嘅情況。其實「負資產」都唔係死因,事關小巴同供樓一樣,仲供得到銀行尚且可以「隻眼開隻眼閉」而未有事發生,「斷供」先至會出事。所謂「勾車」即相當於「封樓」,只不過車輛在街上而樓宇係不動產,因而「扣押財產」嘅方式唔同而叫法有異咁解。

紅色小巴嘅按揭貸款償還,大多數係以車租支付,情況同的士一模一樣。假設牌價700萬做八成「按揭」(正確叫法係「租購貸款」),Loan size = 560萬,利率P-2.75%,年期25年計算,每月供款 $25,123。攤分每日計算就要 $826.0。曾幾何時,紅色小巴每日(兩更)車租$1,100,每個月仲有約$8,000 剩;維修保養開支預算 $3,000,車主可以剩袋約$5,000。但根據報導,現時車租僅$500-600,連供車會都未夠俾,所以咪出事囉。仲有就係估計有近100架紅VAN 無司機承租,車主無收入不特止仲要倒貼泊車錢,那管是停車場還是泊街俾告票,更加「死快啲」。

見唔少人即時反應係「炒牌,抵死吖」,的確在「數字」方面去理解,但炒牌係「死因」之一。姑且以「右派」嘅角度分析,如果市場仲有承接力俾到約$1,000 車租,唔會有事;租金跌到現有水平,即係無咗承接力;在司機角度,搵到錢夠交租就無有怕。說穿了,即係司機搵唔到食,交唔起租。去返供求問題,租金就下跌。

報導引述業界人士指「巴士進取搶客」導致經營空間萎縮,的確係原因,但只係「之一」;又確實地巴士嘅進取,同政府嘅交通運輸政策在執行方面有關。引伸出嚟,業界想同政府講數,唔係無道理。不過,咁多年來小巴業都用錯方法面對政府嘅威迫,而根源在於業界普遍都係不思進取,思想觀念宏觀嚟講仲停留响1973年以前。

就以「講數」嘅重點仲「爭取開放禁區」為例,講咗45年啦。政府拎住「紅色小巴經營不受監管」為理據拒絕開放禁區,好坦白的,贏得市民掌聲喎。最簡單吖,打風就坐地起價幾倍,呢樣已經「有位俾人入」;再講埋「站頭費」、「入線費」呢啲涉及黑社會不法組織嘅違法行為,直頭「入晒」。呢45年以來,小巴業界有無反省過吖?唔止旺角道至亞皆老街之間一段通菜街家陣人人喊打嘅潮聯商會班叔父無,根本成個行頭都係無囉。

綠色專線小巴可以「入侵禁區」,無錯係政策執行層面,事實上政府亦「鼓勵」專線化。但是以目前申請專線嘅制度必須要以有限公司法人先至有資格投線 (暫且唔講呢個制度有乜問題),唔係無小巴車主唔肯咁做,但是十居其九啲車主都一味算住「我架車會唔會俾對家『楝』咗去」,由籌組法人到假設投到條線後嘅實際營運,日日都只係顧忌「家賊難防」。「防」嘅唔單純係擔心架車俾人「楝」咗去,就是車主A派落嚟嗰架車走多一轉、扎艇遲開一分鐘,都可以攞交嚟嗌。

大家或者睇到一頭霧水,明明係「專線」點解都好似各自為政咁。事關有唔少專線嘅營運方式,所指嘅係幾個車主「埋班」嗰啲路線,表面嘅行車路線、班次時間表跟隨運輸署嘅發牌條件之外,背後嘅所謂管理都有如「紅頂入線」嗰種 ── 陳大文架AB1234嘅收入就歸返陳生,李小強架BC2345嘅就歸返李生;拆帳又好日薪制又好,連埋油錢計好數就去返車主袋,要維修就車主自己「嘔」出嚟同車房找數。剩係呢一樣咁低層次嘅情況已經睇到「專線化」根本救佢哋唔到,更唔好講「投線」嘅制度到底有幾退聯而班小巴佬根本唔識得同政府講數。

事實上,小巴佬一直以嚟同政府嘅所謂「講數」又係得啖笑,唔好話「談判策略」呢四個字係零,就是政策制訂同執行有幾鳩都唔識應對,最起碼响過去十幾廿年嚟唔好話「捱打」,直頭係小農奴隸基因「皇命不敢違」,好聽啲講就「逆來順受」,唔好聽嘅就係「順民以為聽話有運行」。打從石油氣小巴開始,見到「燒氣平啲好似有著數喎」就狗衝去,黎銘洪嗌小心造成壟斷就當耳邊風,捷輝謝老先生三父子堅持「打死用油渣車」就恥笑佢哋憨撚鳩。好喇,入氣排長龍怨天怨地死死氣出返油渣車之後,唔好話無向返黎秘書、謝老先生等人「耍冧」,仲「選擇性失憶」無咗件事呀!

講到用車選擇,真係不得不提「豐田霸權」呢樣嘢。業界之所以一面倒,Coaster B40/B50 確係有一啲優勢响度,可是呢啲所謂優勢,有部份嚴格嚟講係唔正常 (甚至唔正當、唔合法) 的手段。例如小巴佬最興講「豐田多雜廠零件」,夠平呀。唔講「雜廠件」質素同可靠嘅問題,又以「右派」嘅角度講,要有「雜廠件」嘅先決條件就係車輛數量要夠多。成個行頭「狗衝」晒去豐田,其他牌子嘅車點會有「雜廠件」!仲有更「憨鳩」嘅講法,係有車房師傅明言「剩係識整豐田,其他車唔柒識整,咪撚拎嚟呀!」

豐田壟斷了,EURO 4 柴油副 N04C 偈問題多多點做,咪得個嘈字囉,再唔係就明知「氣艇」要排隊入氣搵少咗都照買可也。三菱嗎?確實都幾多維修方面嘅問題,真係有啲維修項目幾惡搞。不過,我「考古」過晒 (唔止捷輝同AMS,仲有其他過去的用家),根本啲所謂「易壞」嘅問題,同司機與及車房嘅維修保養工作有關。簡單啲講,揸車嘅修理嘅當三菱等同豐田一樣咁看待,加埋「非洲式用車」點會唔小問題變大問題。

舉個例,某人曾接受訪問時講過「三菱四碟王嗱迫力,唔啱香港用」,但據我「八」到返嚟,實情係無做定期清理車底泥濘沙塵、檢查行內俗稱「泵拍」的橡膠 Valve。大佬呀,你做錯事咋!

甚至乎槽鐵泵把呢樣擺明唔合法嘅物體,班小巴佬唔覺得有問題,Even 新款B70 運輸署話咗「妨礙安全氣袋Sensors 操作」會Ban硬,都仲有小巴佬死撐 (第二啲嘢又唔見佢哋識得同政府撐)。我仲聽過有小巴佬話「人哋架車爛關我撚事,最緊要我架車無事仲可以搵食」。

呢啲思維唔止睇到小巴業界幾咁食古不化,自私自利程度其實不亞於的士狗,爭在响唔同範疇咁解。你話點樣叫民意輿論會企响小巴佬嗰邊呀!

撞得車多,政府話要裝安全帶,做完 SHOW 扮抗爭卒之咪死地氣買新車。有公司改到裝安全帶咩?一句趷埋去「改都成十萬,買過架都係30幾萬 (當年計),出架新車好過啦」。要裝「三寶」── 黑盒、限速器、車速顯示器,無人Study 當中可會有乜蠱惑,冚撚把冷都係應聲蟲「裝囉」。限速器同引擎電腦signal error crashed 搞到壞車甚至「路祭」要叫拖車返廠呢,一個二個只係識鵪鶉「整返行得車就算」。更加唔好講運輸署對黑盒收集嘅數據要求同車速顯示器呢樣「全地球獨有產物」根本係 Tailor made for 俾某個 Supplier 呢啲咁簡單嘅事,都只係識向運輸署「皇上遵命」。





另一方面,坊間有人認為加咗座位應該生意好咗。呢樣要同大家「考古」。

承如「濕鳩CEO」陳文俊所講,爭取加座位都講咗20年。呢樣佢無講錯嘅。但20年以來小巴業界嘅所謂爭取有無用啱方法,唔駛講白佢啦。响2011年提出「加座三年唔加價」嘅倡議,本來算是最能引起輿論,但搞搞下無咗影。

如果去問陳文俊,如果佢仲記得,頂多會話「政府say咗no仲可以做啲乜呢」。表面上再一次睇到小巴業界只係一堆小農,若再對比返四年後開始嘅爭取,唔計陳文俊條撚樣衰多口搞到20變19,响2011-2017年期間呢6年裡面,政府急速擴展鐵路,不斷向巴士公司「放水」,形成咗「加位俾你都無乜作用」嘅局面囉。除咗可以理解成港共傀儡政權用6年時間「Buy time」之外,「加座三年唔加價」無疾而終,係咪有人一早開始鋪排出賣業界利益?嗱,我無開名呀,但要「對號入座」請自便。

由經營到面對政府,小巴業都只會因循迂腐嘅思維,呢啲唔係咎由自取真係唔知可以搵乜嘢成語詞彙代替囉。牌價冧不過是跡象,有如細路仔發燒只係病徵。小巴仲有無得救?佢哋自己諗咯。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