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小巴的士仲有無得救?



小巴、的士牌價冧檔風聲鶴淚,連湯文亮日前都踩多兩腳,真係留名等大冧市。的士狗、小巴佬心急如焚諗「救市」方法。但是在我立場,所謂「投資涉及風險,資產價格可升可跌甚至失去全部價值」,再加上「公共服務不得有投資升值以至投機成份」,「牌價」問題真係四個大字──關人撚事。不過,始終係「公共服務」,從民生同社會角度探討呢兩樣公共交通工具仲有無得救、如何「拯救」,係需要的。

所謂「牌價」問題嘅根源其實係在於「不務正業」呢四個字。撇除「牌價」於政策嘅錯誤,發牌制度原意,係為取得牌照嘅人提供相關嘅公共服務,並且政府可以透過制度進行監管。可是小農奴隸基因「見錢開眼」然後「見利忘本」,見到資產價值上升帶來嘅回報比運用資產取得收益更可觀、來得更容易,就會忘記資產嘅本義而轉向所謂嘅投資。小巴的士以外最明顯嘅例子莫過於舖位業主,本來打開門口做生意都搵到吃,但見「租出去唔駛做可以印印腳食大餐」、或者賣咗佢/拆卸重建搵一大筆「打跛腳食過世唔駛憂」。無錯,搵錢啫犯法咩、想生活好啲有錯嘅咩,但開舖唔可以搵多啲咩?只不過做生意要賺多啲要花嘅氣力、精神同時間,仲要面對市場環境變遷所帶來嘅風險。租間舖出去,呢啲「付出」就是人哋嘅,自己唔駛煩嘛。可見在一定程度上,又係典型「結果想要,但唔要付代價」意圖不勞而獲嘅港燦思維。

另一個只有較年長嘅人先會有印象嘅例子,就係「紡織品配額制度」。配額制度本身係規限住當年關稅及貿易總協定 (即現今世界貿易組織嘅前身) 成員國成衣出口貿易,防止一些勞動成本較低嘅成員國以低價傾銷導致貿易逆差。在配額制度之下,廠商嘅產量的確受到限制,要提高收益就要諗計提高每件衫嘅價錢同利潤。可是香港班製衣佬就諗到將配額轉售炒賣「搵錢快過車衫」。例如支那共匪人大政協陳永棋、田北俊/辰老豆田元灝等人就係靠「炒QUOTA」發大達。

從以上嘅例子可以睇到,任何行業只要有「炒賣好過XX」嘅可能性,嗰啲行業只會引起「投機倒把」而最後結果都係渣都無得剩。套用返小巴同的士,望住牌價有得升,可以「一轉手賺幾個開」,結果咪搞到無乜人會用心經營。唔好話的士狗揀客劏客、亡命極速跑多兩轉咁表面,剩係講用車 (唔講「豐田霸權」),有幾多車主/司機會認真諗「執企理啲架車」吖!

要救嘅基礎,就係要徹底鏟除任何「資產炒賣」嘅可能,只有將炒賣嘅機會歸零,經營者先至會死死地氣「幹回老本行」。咁即係要啲牌主跳樓或者跳海?咁就又係去返金管局嗰句忠告:「投資涉及風險,資產價格可升可跌甚至失去全部價值」,同埋「車係要嚟做生意,唔係俾你攞嚟炒」。再串啲仿傚港燦思維咁講,我窮到一個牌都無,關我叉事。佢哋跳海係佢哋嘅事!

單係睇下新加坡同台灣,的士牌可以炒賣嘅機會就係 -273°C,的士嘅服務質素點計都好過香港,就知道這是絕對正確嘅方向同方法。

小巴、的士牌無得再炒,要「循正途搵食」都要有得食,先至唔會引發其他問題,呢樣就涉及到政策嘅制訂同執行與及管理。小巴依家响政府方面嘅問題,撇除紅VAN根本係無法無天而集中講綠色專線,就係有制度同無制度、有管理同無管理,其實係無分別。所謂投標、發牌、營運監管有關嘅所謂行政指引,根本一大堆廢紙。例如投標,運輸署班官近十幾年規劃嘅路線,幾乎無一條賺錢,但有經營者諗到條線想申請,混桔話要經過投標確保公平,不過評分制度係現有營辦商即扣50分,即時唔合格。結果唔只唔會有人諗線出嚟,一係就開間新嘅有限公司,但就算中咗標,原有公司嘅車唔能夠支援新線,對經營者嚟講就無得善用車輛資源。同時地,就算想將現有紅VAN 專線化,都隨時益咗「對家」。

營運監管制度仲憨鳩,除咗就算相同董事或股東但唔同嘅有限公司嘅車輛無得調動之外,想好似巴士咁修訂路線,SORRY THAT 想行駛有同業行緊條街又要問准,有巴士行緊嘅嗰條街又話要「咨詢」,根本就 Mission Impossible;但掉返轉開辦新巴士線或修訂路線,掂到有專線小巴行緊嘅街道,運輸署就選擇性失明。城巴20, 22 呢兩條線就出現咁嘅情況,結果係「揸莊」嘅總運輸主任潘志文咪四個大字「總之係咁」囉!

由此可見,除非港共傀儡政權肯改,否則小巴就是等死。只不過《公務員金科玉律》── 多做多錯少做少錯唔做唔會錯,若然有錯係程序指引錯,絕對唔係自己錯;然後的,署長級到局長級出嚟廢噏「現有機制係恆常有效,有需要先至再作檢討」耍咗就算。所以,小巴嘅下場只會係李惠敏名曲《你沒有好結果》,而且係聽住港共傀儡政權高唱「也摧毀你一生完全沒半點惻隱」而終。

的士在涉及牌價以外關於營運政策一樣都係垃圾。第一樣當然係燃料限制。呢個問題嘅重點不是「豐田霸權」,而係數勻晒可以嚟香港嘅車款已經嚟晒,即係服務質素只能到現有水平。無錯,可以燒電油,但成本比燒石油氣高一倍有多,即係唔會有新選擇。服務質素唔只係車款,仲有規格細節,簡單講就是「齋版」定「升級版」抑或「Full Option 頂級豪華版」,依家缺泛競爭之下,例如新款豐田 JPN Taxi 同日本當地嘅比較,會明我講乜。第二樣係司機嘅監督制度,撇除劏客等違法事情,車廂車輛嘅整潔有時真係好唔開胃;就算係衣著,Cap. 347D sect 45 只係寫「衣著整齊」,但唔好話日本,剩係「台灣大車隊」要求司機嘅指定裝束標準,已經俾人有「專業」感覺。


呢個唔係吹毛求嗤,而係「的士佬」有無尊重自己嘅表現。

要再數真係仲有排數,但可以睇到,的士嘅前景比小巴唔係好得多。但歸根究底,有得「炒」就唔會有心機「做正行生意」,所以講到尾,冚晒啲牌先至再講。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