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一個好色大狀的淪落



雖然有一班反骨仔响出面成日講我只係悉尼老鼠,又雖然自問真係唔鍾意Social,但都唔係真係無人識或唔識人。話說我識得一位老牌大狀,佢响我仲係小學雞嘅時候已經執業,大家計吓數都知佢乜嘢年紀。全朵就跟行規唔講喇,佢姓唐,英文名就叫 Johnny,可以叫佢 Johnny Tong 啦。

運輸署夠膽死都包庇豐田小巴非法改裝



噚日有報章報導豐田Coaster B70 小巴改裝槽鐵泵把問題,提到運輸署發言人回覆「現時法例沒有規定小巴不可改動泵把,若改動泵把,其裝置必須安裝穩固及不可有利角,其車身尺寸亦不可超出法例要求」,雖然仲有話「年檢時若發現改動的泵把不符要求,則會被評為不合格」,但我可以講九龍灣驗車中心啲驗車官十居其九隻眼開隻眼閉,即係擺明車馬包庇犯法行為,簡直令人髮指,亦睇到當下港共傀儡政權敗壞得有幾不堪。

石油氣小巴終結,霸權未了結



早前有報導話豐田COASTER 石油氣版本停產,得返油渣小巴,一堆唔識車嘅政客同只會眼不見為乾淨嘅環保撚出嚟嘈生晒,坦白講我都睇到麻木;另外,我當然知道一啲場消息嘅內情因而認為篇報導其實有如鱔稿廣告;加上當時身在台灣,所以都費時出聲。不過,政界同環保撚繼續嘈,大叫要推動電動小巴,而且太多人仍然對柴油車有太多誤解;再當然相信唔少人等睇我爆料,咁就嚟料。

金門縣,國民黨始亂終棄的地方



上星期去咗台灣,為公亦為私。本來行程安排有啲緊密,所以預留多一日做後備,為免有所閃失做唔晒啲事就麻煩。後來臨出發前發覺似乎真係多咗一日,跟住就諗「台北要行要去嘅地方都去晒,但又唔想租車揸去第二度,即係要搵啲要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嘅地方去」。突然靈光一閃,好似有度地方一直想「返去」但又一直未有時間,講緊嘅就係金門。請教過經常遊飛機河又去過金門嘅台北朋友「即日來回」的時間及行程的可行性之後,就決定買機票。

見到「返去」呢兩個字,大家應該會諗到「家鄉」呢兩個字。然後的就想問「喂,你又話家族自古晉同汶萊?金門又關你乜事?」

汶萊伊斯蘭刑法,遲早俾國際圍剿



汶萊蘇丹卜基亞 Hassanal Bolkiah 宣佈正式實施2013年訂立嘅伊斯蘭刑事法,包括對同性戀、通姦、未婚懷孕等「姦淫」罪行採取掟石死刑,偷竊罪斬手斬腳,引起國際高調關注,甚至提出讉責。平心而論,汶萊蘇丹「仆街呀」此舉確實將汶萊嘅宗教問題走向極端,甚至客觀而言可以話變態痴膠線。點解佢要咁做,除咗响宗教方面之外,其實仲有大量成因。

小弟先父係响汶萊首都斯里萬加灣 (Bandar Seri Bangawa,通常簡稱BSB) 長大;先母嘅阿媽,即係我阿婆係馬來奕 (Kuala Belait) 出生。現時仍有家族親人居於汶萊 BSB 市郊。縱使未必能完全了解情況,但夠膽講比起响香港其他人,包括嗰個經常對國際事務亂噏廿四嘅「知名國際關係專家」沈旭暉,點都會知道多一啲,就姑且拋書包做深入少少嘅分析。

修訂《逃犯條例》之惡唔止大於23條



先啟:近呢十日八日公事極忙,故無暇寫文,有請大家見諒。其中我最應該講嘅汶萊伊斯蘭刑法,仲有大量資料要整理,請耐心等待。

港共傀儡政權借港男在台灣殺害女友嘅事件,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授權傀儡政權首長(即係特首) 可以就不同嘅引渡申請,即使是沒有引渡協議嘅國家/国家,作出批准。呢宗事件嘅邪惡之處,支那共匪可以透過港共拉人封艇當然係重點中之重點,港共傀儡政權可以為所欲為亦係重點,支那共匪小學雞習匪近平嘅動機,直頭係邪惡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