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陳永棋出事之香港商界憨鳩三十年



劉鑾雄今早撤銷司法覆核《逃犯條例》修訂,無疑使反對力量有少少洩咗氣。佢為乜事撤銷,係咪同支那共匪威脅到佢同佢家人嘅安全有關,定係見港共傀儡政權放風將引渡「標準」由監禁五年提高到七年以為自己甩難就「四個大字,關人撚事」,就佢自己先至知。不過佢嗌撤銷JR 前夕,爆出支那共匪爪牙之一嘅陳永棋响珠海出事,可以話將商界嘅憂慮此消彼長。不過,我想講嘅唔係事件嘅發展分析,而係從呢兩個例子,睇吓香港商界以至普遍香港人對住中国共产党有幾愚昧,甚至可以話憨鳩。

「反送中」院校聯署點都有啲用



聯署聲明呢科嘢,响過去呢十年八載其實玩到濫晒爛晒,啲社運友郁啲就去 change.org 起個稿然後 share,坦白講,以香港人嗰種心態根本唔會有行動,根本都係搞回音谷,得啖笑。今次《逃犯條例》事件,亦有社運友重施故技,都係無料到。但有大專院校採取集中向校友師生埋手,就開始出現變化;當延伸到中學,尤其是台灣命案女事主母校赤柱聖士提反書院嘅校友亦發起聯署,就出現急劇變化。截至今日中午,已有超過150間中學發動聯署,累積參與人數以萬計,我估計可能接近甚至超越十萬。

黃台仰不過是還原基本步



黃台仰同李東昇獲德國庇護收容事件,雖然隨住《Financial Times》記者 Nicolle Liu 响 Twitter 放料爆出黃台仰同梁天琦早有「一個留、一個走」嘅計劃同共識,仇思達豢養嘅黃毓民嗰堆假獨派無辦法再搞「出賣論」挑撥離間,以至其他亂噏廿四嘅 Spinning,但呢班根本係支那共匪物體必定仲會搵位攝。其中黃台仰接受法新社訪問提到暫擱港獨倡議、集中香港嘅民主同人權議題,對於好多唔太明白獨派 (廣義。當中有多個立場光譜,包括歸英派) 論述嘅人,包括獨派支持者,不明所以又或者覺得黃台仰「變臉」而不滿,就會成為班假獨份子嘅「彈藥」。除咗要堵截假獨份子嘅搗亂,事實上亦係時候梳理返整個廣義獨派嘅論述基礎。

香港政府快啲抵制歐洲貨品



德國收容黃台仰及李東昇,連埋《逃犯條例》修訂兩宗事件,港共傀儡政權同支那共匪發晒爛咋,但使出嘅招數同大清朝廷,尤其是史稱「嘉道中衰」,即係鴉片戰爭前夕開始,根本無分別。甚至可以話充斥住大清晚期,尤其是洋務運動沒落、義和團興起嘅時期嗰陣除。

前文有提及,歐盟會因為發出咗外交照會 (Demarche) 而唔再向港共傀儡政權供應任何貨品,特別係港共公安部唔駛旨意再用歐洲嘢。而既然港共中共咁鍾意使出大清晚期嘅招數,加埋共匪老祖宗毛澤東嗰種思維,港共傀儡政權好應該先發制人,趁歐盟呢個「自古以來欺負中华民族的西方列強走狗」仲未正式公報向香港實施禁運之前,先行提出抵制歐洲貨,一於俾呢啲不知好歹嘅紅毛狗來個下馬威吖嘛。

歷史在強力恥笑中国人



港共傀儡政權一單《逃犯條例》修訂,再加一單德國收容黃台仰及李東昇,搞到現眼報俾歐盟同美國打到爆晒缸出醜在人前;另外再睇埋華為被封殺與及美中貿易戰,支那共匪嘅反應,姑且苦中作樂去睇,確實真係笑到反艇。但整理返港共中共嘅反應,對比返歷史,可以睇到當今嘅中国人只不過著現代服嘅古代人,正宗陶傑「小農奴隸DNA」嘅註腳 ── 人活於現代,腦袋停於古代。

歐盟外交照會,邊個仲講香港無人理就打爆佢



德國收容黃台仰同李東昇事件,搞到支那共匪㷫過辣雞,共匪駐德外交人員「干涉德國內政」之外,香港班共匪走狗亦發晒花癲。港共傀儡頭目林門鄭氏竟敢越權傳召德國駐港大使「照肺」以為好威威,點知歐盟一個屈尾十透過駐港代表處向七七七發出「外交照會」Demarche 抗議《逃犯條例》修訂,今鋪搞到港共傀儡政權扎扎跳。

華為、貿易戰、黃台仰、中国人



德國給予黃台仰同李東昇難民庇護,與及華為同貿易戰,除咗被針對嘅目標都係中国共产党之外,好似風馬牛不相及、沒有關連,但留意返中国人 (包括土共,同埋認中国人嘅香港人)嘅反應,其實搵到共通點。

黃台仰出賣獨派?



黃台仰同李東昇獲得德國難民庇護一事,左賊支教民除咗拎楊匡嚟抽水之外,連埋啲假獨派一齊話佢哋遠走高飛得安樂日子有得梁天琦、美國隊長等人响香港受刑,出賣梁天琦、出賣獨派/本土派。再到今日有報導引述黃台仰話放棄「港獨」主張,嗰堆賊匪又話佢哋「變臉不認人」、「受德國豢養就要跟德國條Line to take」,真係睇到我想嘔囉。

左賊抽楊匡水正一絕頂仆街所為



黃台仰同李東昇獲得德國難民庇護,對於廣義獨派嚟講可以話正式鬆一口氣,既有肯定佢哋平安,亦有一早知情的可以唔駛再忍口。但班土共就全部 Hang 晒機唔識反應,然後亂咁俾反應;仲有班大中華民族主義左賊,一樣亂咁射炮,話佢哋做逃兵,出賣梁天琦、美國隊長之外,拎目前响加拿大溫哥華嘅楊匡出嚟抽水,話黃、李唔係第一宗得到外國政治庇護嘅事件,試圖壓低佢哋兩個嘅輿論聲勢。呢啲根本係酸民所為,其實都費時理,不過佢哋講到楊匡,在公在私我無可能唔出聲。

運輸署包庇豐田小巴非法改裝鐵證如山



講「豐田霸權」,我夠膽响評論人圈子認第二而無人敢認第一,不過一直以嚟都有好多「豐田粉」、以至疑似皇冠打手話我無真憑實據得個噏字死撐...... 心諗,正如「19座位」咁,你哋搵到第二個解釋出嚟反駁咩?

上回講到小巴業界流行改裝或加裝槽鐵泵把嘅問題,唔止似乎運輸署無打算處理嘅跡象,日前我收到一單讀者報料,「1823」投訴一部 B70 Coaster 加裝泵把而運輸署回覆「未有發現違規」,今鋪仲唔係斷正!

修訂《逃犯條例》之共匪急到瀨



有睇開我呢度嘅讀者朋友都會發現,我已經好少講香港本地政治時事。箇中嘅原因,唔止係對比外國,香港政治實在太低 B,仲有係如今發生緊嘅事,查實好多我一早就講過。加上近期實在太忙,所以都費時講咁多。

不過,《逃犯條例》修訂呢件事,大多數嘅討論集中响後果,但就無乜人較深入討論支那共匪小學雞習近平嘅 mens rea。

老K反對同志平權結果自作自受



台灣嘅同志平權我一直無出聲,原因一來係我响台灣有幾個朋友係同志 (Both Gay and Lesbian 都有),費時俾老K、耶撚有位入影響輿論,二來係雖然我從法律同人權角度支持同志締結平權,但其實比較保守,唔認同容許領養兒童 as 同志知道「無後」是事實 (即使是 Transexual 變性後都唔能夠「繼後香燈」)。

台灣立法院日前三讀通過法案之後,就可以講了。

多謝余英時教授向支教民屈機



每年踏入五月,又係支聯會為首嘅支教民飯桶體系又出動消費八九學運嘅時候。而近年通稱本土派嘅興起,就關於紀念8964大屠殺嘅立場主張爭吵不斷,尤其是針對「建設民主中國」、「平反六四」等嘅口號,客觀講支教民根本就無力反駁,飯桶們只能大肆抹黑本土派、真‧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