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反送中」香港人繼續 好鍾意返工 只會招致敗陣收場



港鐵車務前線員工不滿管理層就 721元朗恐襲 嘅處理手法發動聯署,聲言要求行政總裁金澤培、車務總監劉天成在7月29日限期前交代,否則會在今日(7月30日)發起罷工。縱使整體聯署比率達77% (扣除輕鐵部更高達81.6%);更是新巴工會、九巴「綠簿仔」以「安全車速」工業行動應援,以至港九新界各區均有車主自發行動,在馬路上建構另一條戰線,根本就係俾訊號過港鐵班車務員工「放心去馬」,但結果今日還是人人開工。正宗雷聲大、雨點少,有頭威、無尾陣。甚至更串嘅講「以為葵扇2,原來階磚3」

「反送中」阻止 水炮車 出動關鍵就在 機電工程署



今日《南華早報》報導水炮車將於日內進行最後檢驗,然後黑警 / 港共公安 / 林李盧軍政府警衛軍 就可以真正大開殺戒。而政府車嘅檢驗全部係由機電工程署負責,即係話關鍵就在 EMSD。直接啲講,只要 EMSD 唔做嘢,撇除盧偉聰或鄧炳強嘅痴撚鳩線,三架 Benz Actros 3348「貨車」就無得出街。既然係咁,就只好將茅頭指向機電工程署署長薛永恒 JP。

無錯,又係「一人一信」嘅時間,範本如下:

「反送中」港鐵 歐陽伯權、金澤培、劉天成 仆街賤種幫凶無誤



連場反送中抗爭,港鐵都有古靈精怪事情發生,例如維園遊行就列車不停銅鑼灣、天后;仲有近期多場示威,例如714沙田、721元朗、727朗屏及元朗,飛站甚至封站。相信唔少人覺得港鐵幫林李盧軍政府警衛軍幫到出晒面,但又見到港鐵以「應警方要求」好似耐佢唔何吹佢唔脹。而在我嘅角度,就係想知道响封站、飛站等嘅安排有無法律根據,尤其是「應警方要求」呢五個字有無法律授權或基礎,結果又係「唔查尤自可,一查把幾火」。

鄧炳強 ── 真正最大威脅香港人的超級極度危險人物



唔知大家可有留意到,「反送中」以來,我無叫過任何一個現任港共傀儡政權高層落台,包括我極度針對嘅港共公安部 (今該稱為「林李盧軍政府警衛軍」) 首領盧偉聰。唔係唔要佢問責,亦唔係好學唔學學咗班左賊做司馬懿「養敵自重」,而係如果盧偉聰落台,將會換上一個該比曾偉雄更變態嘅仆街 ── 現任行動處副處長鄧炳強。

「反送中」致全香港市民家書


致全香港市民 (共匪及有關連之除外):

過去接近兩個月,我幾乎每日寢食不安,除咗要食醫生處方的治療情緒病的藥物,仲要食止痛藥,而且劑量大到我自己都驚;又本來早想戒掉的煙癮,卻成了俗謂的「煙鏟」。但大家放心,無打算要自尋短見。只不過日日咁過,加上「久病成醫」,知道自己需要搵宣洩出口,想同大家講啲心底說話。

「反送中」元朗 恐怖襲擊 港共除咗做鴕鳥仲識得做乜



前晚由正一垃圾嘅香港警察同(有合理理由相信係)黑幫份子何君堯、曾明言要搞流血革命嘅曾樹和等人携手發動嘅 元朗恐怖襲擊,導致近五十人受傷 (據報有一名傷者危殆)之外,仲成為歐美多國報紙嘅頭條,其中英國 The Guardian 出偵查分析評論,港共公安再次柒出國際。而死要面嘅港共傀儡政權 (如今該改名為 林李盧軍政府) 繼續死撐、搵「暴徒」Spin 之外,繼續做一啲有如鴕鳥嘅憨鳩動作,hide up 當晚响現場串爆記者嘅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嘅聯絡資料。

「反送中」水炮車 射晒之後點算



前文以汽車技術、機械工程角度去分析、研究、探討水炮車,似乎引起大家唔少興趣。其中有見到一啲討論關於「行刑」持續性,尤其是10000L 水缸嘅水响理論計算方面只能持續15 - 20分鐘就「舒服晒」之後會點,會係 Game Over 定還是補給入水再嚟過,似乎未搵到答案。

「反送中」水炮車 真係無堅不摧殺人唔眨眼?



反送中抗爭延綿逾一個半月,林鄭月娥、李家超、盧偉聰利用武裝實力形同軍隊嘅香港警察組成嘅軍政府,以為向示威者濫權濫捕、甚至打算濫殺就可以將港人前所未有咁實淨士氣同鬥志徹底徹底壓倒。另一直有傳三架水炮車會出動,引起唔少人嘅擔心、恐懼;雖然連立法會被志士攻破都仲未出動,有啲人認為得個嚇字,係「狼來了」,但始終呢三架嘢嘅殺傷力強大得可致人於死,又或是《兵法》有云「兵不厭詐」,大家都唔知林李盧軍政府想做出幾瘋狂嘅事,還是要小心啲好。

給新鴻基地產發展有限公司的最後通牒



前言:2019年7月14日,新鴻基集團轄下的啟勝管理服務有限公司的職員竟然無視警權於私人處所受到限制的法律,在沙田的新城市廣場為大批已視香港法例第232章《警隊條例》如廢紙、沒有遵守《警察通例》20-14 顯示委任身份的「疑似警察」大開中門、甚至當帶路犬,予能進行近乎「無差別殺人」的行動,使沙田的反送中抗爭的一眾志士義士面對「港共公安」的濫權濫暴大圍剿,已經確認新鴻基地產集團與香港人為敵。更是回顧十多廿年來新鴻基地產集團為從支那共匪得到利益好處,協助中共匪幫對香港進行侵略殖民大計,更見新鴻基就是 Sell Hong Kong。既然如此,為拯救志士義士、為捍衛香港的民主及人權、堅持「反送中」的原則和目標,就得要「能戰方能議和」的道理,要求新鴻基「找數」!

《給新鴻基地產發展有限公司的最後通牒》全文如下:

「反送中」黑警 失控 啪嘢 大清算



前日港共公安响上水嘅大開殺戒,除咗無 Open Fire,根本癲過612鎮壓,仲追殺一位相信係「長短腳」傷健嘅遊行參與者,反映班毅進黑警心理狀態已進入瘋狂階段。有人擔心班公安已經失控,遲早變晒「林過雲」見人就殺;另有流傳認為班公安「啪咗嘢」,唔係無可能「打」咗個幾月都仲咁狀態;再另外有人開始諗,如果天有眼而「時辰到」應該點處置香港警務處。

「反送中」馬來西亞 五毛海嘯



反送中抗爭以來,世界各地傳媒爭相大幅報導,多國人民都表示關注同支持香港人,而破口大罵嘅除咗支那匪區之外,仲有馬來西亞。好多人(尤其是關注過2013同2018年大選嗰啲) 唔明白馬來西亞人為爭取民主、為求推翻巫統為首嘅國民陣線嘅統治不斷抗爭,為何對香港「反送中」抗爭就鬧到狗血淋頭,甚至比支那共匪五毛党更五毛。

「反送中」7.7小巴懷疑衝向人群 分析報告



7月7日九龍區反送中遊行之後,晚上嘅群眾自發行動,發生一宗專線小巴懷疑衝向人群嘅事件。網上眾說紛紜,話司機正仆街、綠VAN公司正冚家鏟...... 可是,無人認真的去查證分析整宗事件嘅來龍去脈,甚至只係基於道聽途說江湖傳聞然後亂吹一餐。而事發當晚,我正值做緊 Facebook Live,講明我有專線小巴公司負責人聯絡方法,並承諾會設法聯絡作出了解調查;並且响第二日 (7月8日)已經親身同專線小巴公司負責人見面。收集到各方嘅陳述同資料之後,就正式公佈「調查報告」。

「反送中」連儂牆 社區行動,小心公安聚居山上虎



噚晚油塘、九龍灣「連儂牆」遭表面係藍絲廢老襲擊,我當刻嘅反應除咗「火」之外,仲有係「好揀唔揀做乜揀呢啲地點」。呢兩度有乜問題?油塘油麗邨、油美苑部份座數係紀律部隊宿舍;德福花園亦有數座都係「狗竇」,而且主要住客係港共公安部香港戰犯集團。响嗰度「起牆」,形同「大歲頭上動土」「老虎頭上釘蝨乸」,梗係首當其衝被掃場啦!

「反送中」盧偉聰 廢除咗《警隊條例》?



港共傀儡政權對於反送中抗爭嘅回應,開口埋口就話「暴徒」犯法;但班港共公安/毅進黑警既唔SHOW 狗牌、收埋老冧,見人就打、記者都揼,仲要撩人「隻揪」,完全唔記得香港法例第232章《警隊條例》嘅存在;或相反角度去講,Cap. 232 已經淪為廢紙。與其大家都係估估吓,不如俾個機會盧偉聰解釋吓,費時話我哋老屈佢啦!

公開信全文如下,大家可以拎去做「一人一信」:

撤 CCTVB 廣告,商業計算背後的公義



頭先至講完,對付 CCTVB 唔一定要圍嘅,搵辦法驅使商號撤銷落廣告就得㗎喇,轉頭就有確實消息 of 寶礦力撤晒所有 CCTVB 廣告,仲要講明「回應公眾訴求」,真係「食咗豹子膽」嗰隻。

包圍 CCTVB,傻仔兼白痴



反送中抗爭 Be Water 遍地開花,除咗前日嘅尖沙咀之外,嚟緊仲有沙田、上水...... 預計必定陸續接踵而來。但有一單係話想7月21日去包圍 CCTVB,我未望條路線而淨係聽到地點,已經知道根本係憨鳩之舉。雖然網上已經口誅筆伐,但為防求曾有懷疑虧空公款記錄而上位心切嘅陳展浚繼續死心不惜,一於整理各方嘅意見之餘再加料「送佢一程」。當然仲會提供一啲意見俾想搞鳩 CCTVB 九世嘅各位參考一吓。

「反送中」林鄭 壽終正寢 之 僵屍復活



隨住7月1日晚攻入立法會,但港共傀儡政權一定唔會答應「五大訴求」呢個唯一解決方法,送中惡法已經成為一個無法收拾嘅爛攤子。港共公安响7月7日晚上為咗保住潮聯小巴商會呢個重要嘅合作夥伴,死守亞皆老街兼大開殺戒,打「暴徒」、記者之餘仲連酒樓食客都想打埋,進一步推高民怨,就更加唔駛旨意返到轉頭。林柒婆今朝又再玩語言偽術「壽終正寢」,以為呃得到啲對政治、議會運作唔熟悉嘅人,結果單係網上一片怒火,唔止已經可以確定「收唔到科」,甚至我可以講香港真係正式進入大革命時期。

「反送中」大搜捕 之 黑警 x 潮聯 雙黑合作



相信大家一睇到「潮聯」二字,都估到唔慌有好嘢。反送中抗爭多場示威「散水」之後,港共公安均展開大搜查,各區設立路障,特別針對紅色小巴,我已經起疑心。到7月1日晚 (7月2日凌晨) 直頭有紅VAN 响正金鐘道/紅棉路橋底「執客」但隨即就有公安上車,我就更加覺得「形跡可疑」。同各友好夥伴合力偵查,結果真係「唔查攸自可,一查起晒火」。

「反送中」民建聯 被圍,頭盤嚟咋



該正名「中国共产党香港支部」嘅民建聯噚晚响天水圍開街站吹衰反送中「暴徒」,結果招徠百幾人「圍剿」而要收檔敗走,好多人拍爛手掌。但只要記得送中惡法的始作俑者就係民建聯 ── 周浩鼎同李慧琼夾住(相信係)潘曉穎屋企人開記招支持《逃犯條例》修訂,噚晚只係被圍而無傷亡,真係執撚到。

「反送中」勿再以死相諫



6月15日梁凌杰殉道,至今合計已有四人因為反送中而犧牲。在人性角度,真係唔希望再出現;而宏觀角度,恕我冷血啲講,再有人犧牲的話,其實對大局勢無乜幫助,甚至乎對反送中抗爭造成拖累。

「反送中」成功攻入立法會之後的輿論戰略 - 主討文



前傳」做晒形勢分析,就係時候入「戲肉」。呢幾日好多人响網上提出唔少 idea,我就連埋自己所諗到嘅匯集成流,俾大家參考同繼續啟發更多應付輿論嘅「子彈」。但大家首先要確立三點原則:

1. 面對土共、藍絲廢老,唔駛理性,唔需要講道理,屈機封口甚至封後路就得;
2. 我所指嘅「保守派」港人嘅心理狀態仲有好多扎掙,面對佢哋唔止需要有力嘅理據,更需要耐心去疏導情緒同引導思維,千祈唔好操之過急;
3. 無論對住土共定「保守派」港人,提出嘅講法都要簡單易明、扼要精準,切忌長篇大論。依家唔係 show off 你有幾學識淵博嘅時候,係要爭取時間去堵截支那共匪嘅「洗腦」。

明白的話就action!(講明「戰略」,必定長篇大論)

立法強制港人絕育仲繼續和理非



先此聲明: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類同實屬巧合;如要對號入座,抱歉的幫你唔到。

2014年9月28日晚上大約七點,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不顧國家主席習近平來電勒令不准開槍、不能流血,使金鐘一帶血流成河;另一邊廂,江澤民、薄熙來為首嘅集團在北京發動流血政變,將習近平及李克強斬首並將人頭懸於天安門城樓。梁振英隨即宣佈實施《基本法第18條》,一場横跨香港及北京嘅政變,就此完成。

之後,除咗進行大搜捕大清算之外,就展開「血統種族清洗」計劃

「反送中」成功攻入立法會之後的輿論戰略(前傳之形勢分析)



前晚一眾戰士成功攻入立法會,响戰術上連同「換黑旗」對於反送中抗爭係非常成功,因為突破咗十幾年嚟支教民飯桶「司馬懿養敵自重」、即係「永續抗爭」,無法升級向港共傀儡政權施壓嘅局面。噚日凌晨0400林柒婆開記招,雖然又係「強力譴責暴力行為」嗰類廢話,配合港共公安已著手展開嘅白色恐怖,戰事已回到輿論戰方面。

要如何應付新一輪輿論戰之前,就要分析返攻入立法會形成嘅形勢局面。而為免全文過於冗長,決定「斬件」。How to do 會另文。

「反送中」邀請特首林鄭月娥公開討論



今日凌晨四點,港共傀儡 林鄭月娥聯同保安局局長 李家超 及 「香港甲級戰犯一號」警務處處長 盧偉聰 召開記者會回應攻佔立法會,廢話連篇就無謂再講,但林柒婆在記招末段有話「願意同社會各界溝通」,話之佢係咪做戲,所謂「君無戲言」,就一於挑佢機。

佢或者因為來自共匪主子而唔可以同泛民「埋枱」,咁我一個普通草民,理論上應該無問題啦!衰啲講,就以我呢隻「悉尼老鼠」測試吓佢真心定係假意。

公開信全文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