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共匪夠膽咪賭一鋪囉~~~~

公開大學李德成副教授在《主場新聞》臨執笠之前一日的一篇文章,提出一個非常啜核的論述
佔中的目的就是要求一個真正的普選,而共產黨提出反對真普選的原因,就是不能容忍普選出一個反對中央的人出任香港特首,這當然也是要發起反佔中運動的原因。但若果反佔中的簽名人數真的多過佔中公投人數,而我們又假設這當中全無水份,這不就是證明了大多數香港人不願意由反中央的人出任特首嗎?既然是這樣,在真普選下,反中央的人又怎能當選?反佔中運動的成功,不就是證明了共產黨的憂慮是不能成立的嗎?越多人簽名支持反佔中,就越能證明香港應該全面推行真普選,讓這些反對反中央人士的選民可以選出一個支持中央的特首。

葡萄牙殖民非洲 vs 中共殖民香港

先啟:日前我响蘋果日報篇《自主不等於港獨》,可能好多人以為我對港中關係取態上有變。但就如前一篇《政改爭拗,共匪其實依家「震過貓王」》,依家6.22公投手執近80萬票而成的民意,向共匪好言相勸一下,佢唔聽的話咪可以...... 你懂的。

蘋果篇文提到葡萄牙於非洲的殖民歷史,的確充斥左賊們一知半解而生的反殖思維的不義之事。英國佬殖民,大多只係攞一個據點作為貿易和補給站。當然英國佬在這些地方都做咗唔少衰嘢,但大多都只係為咗保住做生意的特權,和對當地社會問題闊佬懶理。相對地,葡萄牙响殖民地搶礦產,又控制當地嘅貿易運作,來一個全方住操控當地經濟命脈,再把生計不保嘅非洲人賣豬仔當奴隸。要說英國佬殖民係仆街,葡國佬就直頭係禽獸不如。這也可以理解到康乃馨革命後上台的左翼政府急於撤離非洲、印度等的殖民地的因由,但也不容否定一切只為意識形態去做,沒有為殖民地人民做好準備工作才撤出。

葡萄牙响非洲、南美所做的惡行,還要花很多時間研究。筆者已將之擺上日程。
但把即使是最皮毛的來對照中共在香港所做的,會有很多啟發。

政改爭拗,共匪其實依家「震過貓王」

習匪派欽察張匪德江南巡鵬城,除咗接受689和政改福祿壽覲見之外,還接見香港六大商會代表新民黨自由黨經民聯,仲有范婦人梁匪愛詩和譚匪惠珠。但咁多個單位向本港傳媒披露的會面內容,除咗「唔會有公民提名」呢個共通點之外,個個都有不同。總體而表面上都係「點嘈都唔會俾無公民提名」,「要幫手反佔中」同「繼續凡事向錢看」。但字裡行間,會發現一些玄機。


港獨革命又如何

連續兩日兩單撰文 / 報導,講緊嘅係張志剛嘅《老老實實,是不是要搞革命》同田北俊嘅「真普選與港獨無異」,充滿挑機之意



旅遊巴公司係可以唔做7月2日佔中清場嘅柯打

7月1日深夜/7月2日零晨,記者好友WHATSAPP 傳來一幀旅遊巴士相片,問我公司名稱。我回問是否確定「清場」用的,朋友就再給我看WIDE SHOT,巴士的周圍泊滿警車,位置是交易廣場下巴士總站。由於當時我趕返中環途中,我再問其他在中環的朋友 (包括其他傳媒機構),都說是有相同的發現。於是我就出圖炮轟間旅遊巴公司幫港共公安做埋啲仆街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