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補選初選佈局精密程度達共產黨水平,趙家賢唔係共產黨員?



之前兩篇文講九龍西補選,已經指出呢個佈局唔係飯桶智慧水平可以做到,甚至直言「根本係支那共匪嘅操作,就算不中亦不遠矣」,大家也許仍半信半疑。在撇除趙家賢係共諜係鬼可以話已經斷正嘅因素,分析返初選由籌備開始嘅事情,相信會更加清楚一切指控絕非小弟「自我設想」的幻想。

西九補選,公民黨企開啲啦



話說小弟寫西九初選提到姚松炎再被DQ,就有可能飯桶急就章安排馮檢基補上。點知篇文一出街 (定初選時辰到而DQ姚松炎風聲吹得緊),民主動力就拎份初選協議書「投名狀」出嚟,初選冠軍「出事」就由亞軍頂上。在一定程度上不單證明小弟對飯桶嘅指控,尤其是「兜大圈撐基哥」呢個佈局,絕非無的放矢,更證明飯桶們一早就儲心積累呢個鋪排。只不過馮檢基輸姚松炎「成條龍翔道」距離太大,搞到飯桶們唔知如何體面地實行 Plan B。

何君堯抽李光耀水,知唔知自己噏乜春?



小弟病咗兩日,今晚先叫做响返狀態。

話何君堯係不學無術嘅仆街,相信除咗佢啲同道與及一眾土共,都無乜邊個唔認同。佢要向支那共匪獻媚雖然都見怪不怪,但抽水都有個譜。好抽唔抽抽李光耀,除咗遭SPIN「李光耀帶領新加坡獨立」確定佢抽中火水之外,對住類似小弟呢啲稍有認識星馬政治歷史嘅人嚟講,簡直係侮辱到不知所謂。

珍珠坊拆卸重建可能先至係出路


我响 Medium 寫過去新加坡旅遊,其中提到「仲要老豆阿媽抱住」返去嗰陣,幾乎日日去蒲珍珠大廈/珍珠坊商場,但又講唔知近年變成點。最近幾次返去就過去逛過,得出嘅結論係「不堪入目」。

42年樓齡嘅殘舊都事少,內裡店舖除咗啲幾十年老字號、成個場格局變得有如香港嘅葵涌廣場都唔係問題,搭巴士去到新橋路唐坊城落車過天橋,一推玻璃門行入去第一個反應係「唔撚係嘛,變到香港佐敦上海街 (甘肅街至佐敦道一段) 咁樣!」。即係點?

係囉,英國佬走咗就唔理香港囉



一直以嚟,好多香港人 (尤其是港燦) 將文題嗰句說話成日掛在口邊,繼而引伸對爭取 BNO 平權運動嗤之以鼻,話「咪發夢啦,英國佬點會咁好死吖」;更唔好計因為《里斯本條約》在法理上 BNO 有歐盟居留權,甚至有逾五萬港人因此响歐洲定居,都當睇唔到或話「吹水老作都有個譜」。呢啲態度同說話不單有如向參與 BNO 平權運動嘅人士潑冷水,令到獨派 / 歸英派感到氣餒,仲同時為支教民飯桶左賊嘅「建設民主中国」助長氣焰。小弟雖然尚可「我笑別人看不穿」,但心底裡一直有個「如果英國佬真係有行動,就捉你哋班港燦出嚟跪玻璃」嘅想法。

咪用馮檢基侮辱李克勤



雖然身為李克勤FANS,但非常反感佢曾經公開表態支持 Mrs. Hilter 同反對「反國教」所表達的政治取態,亦明白政治圈子因此而極度憎佢,繼而事無大少針對佢,雞毛蒜皮嘢都要抽秤佢,就連佢攞到今屆商台叱吒樂壇男歌手金獎,都要恥笑「樂壇關愛座」。可是純粹從音樂角度出發而對事不對人,佢攞呢個獎雖不算實至名歸,但當前香港嘅所謂樂壇有邊個男歌手真係掂過佢,我真係睇唔到囉。

無錯,李克勤無話好似佢嘅「伯樂」譚詠麟,或同期出道嘅張學友宣佈唔再攞獎,係會俾人覺得「仲要同啲細嘅爭」,但舊年2月第59屆格林美獎其中一首得獎歌曲Moth into Flame,樂隊 Metallica 四位成員中最年輕的Robert Trujillo 比克勤大三歲,唔通美國樂壇又流行「關愛座」呀?! 對人不對事總不會客觀,但「名叫香港嘅井」太習慣不知外面嘅世界係點郁啲就因人廢言。

李克勤出道30年,

中共用語言進行侵略豈止香港



有報導指《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報告》顯示過去十年來港新移民人數雖然下降,但來自支那匪區的殖民人口,以粵語作為慣用交談語言的比例,2006年是84%,2016年跌穿七成;相反地以通稱普通話實該為北方胡語的比例,由2006年2%急升六倍至2016年近14%。呢項調查結果將支那共匪透過向香港輸入人口進行殖民赤裸裸,毫不含糊地徹底斷正。

除咗希特拉名句「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要消滅他們的語言」引證支那共匪嘅所為之外,中史科大力推崇備致的大一統觀念,其中一樣就是「書同文」。呢個不單形成文字要「統一」的所謂制度,亦形成自1911年以來中國呢個地理名稱涵蓋嘅範圍的語言要統一嘅觀念,當然亦成為由國民黨到共產黨的政治手段。引伸出來,隨住歷史進程,形成「中國人就要講普通話才是正道」的觀念。

西九初選投廢票



叫人投廢票,即係益咗支那共匪?仲唔是「係共諜係鬼」現形!小弟唔阻止你哋咁諗,但小弟稱作「飯桶」的傳統泛民派系為咗3.11補選,猙獰面目盡現人前,黑幕黑到史無前例級數,尤其是九龍西,飯桶嘅策略佈局(包括新界東)同益咗中国共产党無乜分別。只不過新界東有張秀賢同范國威兩名悍將,尚算頂得住飯桶同左賊操盤郭永健啲仆街事,而九龍西就真係飯桶「玩撚晒佢」。

回帶到原本「流傳」區諾軒得到游蕙禎MP 背書「考慮出戰」,但吹咗幾日風就「墮馬」,接著姚松炎突然現身。撇除小弟同區諾軒交情非淺 (事實上小弟素來公私分明、公事公辦),呢單嘢嘅內情搞到我極度火滾。

可以爆料,游蕙禎MP / 青年新政的 First choice 並非區諾軒,最原本的屬意人選正是姚松炎 。你哋唔知呢!

一程機體驗香港教育嘅敗壞



小弟因為公事快閃新加坡幾日。一如既往都係搭 SQ,唔是貪圖座位闊落過因航,仲因為 SQ 的Cabin services 的語言由英文為先,就算有支那蝗蟲上機都會因為「語言障礙」唔會响機艙嘈生晒。點知尋晚 SQ872 返香港,就有班幾十人天水圍和富慈善基金李宗德小學嘅師生搞到我爆炸咁滯。

故事由登機閘口保安檢查開始。小學生手腳慢尚且情有可原,

依家個局勢,梗係保住鄭若驊



鄭若驊及潘樂陶的僭建事件,演變到客觀嚟講收唔到科,政圈要求佢辭職嘅呼聲越趨巨大,但又唔好話港共公安部唔會因為有人報案而拉人封艇,港共傀儡政權林門鄭氏必定設法保住佢,亦係政治現實。簡單而潑冷水咁講,要佢落台根本就嘥氣,所以小弟無出過一句聲。

文題同政圈主流呼聲唱反調,曲線乎?可不是的。嘗試仔細分析所謂「大形勢」,會好清楚鄭若驊繼續坐住 SJ 對香港有最大好處。

讀多啲書先學人講按章工作抗議


朱經緯判監三個月但准保釋等候上訴,相比同樣「執勤」期間襲擊平民,柒警判兩碌仲要即時入冊,朱前警司真係執到。純粹「學術研究」咁講,年資長過柒警N倍,該更熟悉《警隊條例》(Cap. 232) ; 曾健超挑機在先而柒警姑且叫做「還拖」,鄭仲恆乜都無做 (根據 CAPO 調查結果) 而朱生就「手劈延伸」,咁都唔判兩碌,真係戥柒警唔抵囉。就算「一把年紀」、鄭傷勢輕過曾係判輕啲考慮條件,都無理由三個月囉。

但警務處成班友咁都唔滿意,向處長發爛咋,稍有常識都必定認為人心不足。撇除一時姓傅一時姓陳帶隊嗰班紅衛兵撥火,表面睇班有牌爛仔發花癲背後嘅思維就是「差佬大撚晒」呢樣唔駛多講。至於點解好似去返「四大華探長年代」暫時唔詳談,但發癲到話要「按章工作」抗議,就真係笑大人個口。

淘空歷史是為了編造歷史 ─ 鴉片戰爭喪權辱國



上一篇談及支那共匪在過去20年不斷抹走1841年以來香港的歷史印記,目的之一是「建立將英國殖民管治污名化的輿論空間」,而同時建構支教民、左賊幫手吹捧的「香港中國不容分割」的話語權空間,將香港同支那嘅關係進行綑綁,方便進行向香港上下其手的政治操作。

小弟過去寫過多篇文章,或在 FB 出 post 指出,香港社會普遍存在一種「因鴉片戰爭的不義,香港的繁華對中國是帶罪之身」的思想觀念。而呢種觀念源於過去逾半世紀中學「中國歷史」科目就鴉片戰爭及三條與香港有關的條約的內容,只提出「英國販賣鴉片毒害中國 (正確陳述該是「大清帝國」)人,林則除銷煙觸怒英國等西方列強於是發動戰爭,「中國」戰敗簽下不平等條約割讓香港,有如喪權辱國」的描述。繼而認為鴉片戰爭之敗猶如打開缺口,使「中國」在接續的數十年不斷遭受西方列強欺負,領土不斷外國被瓜分。不單只勾畫出「香港對中國是帶罪之身」的意念,更可說成「中國的一切問題都是由香港被割讓開始」,香港簡直是罪魁禍首。

無1841年開埠就無香港



練乙錚在 New York Times 撰文,以追溯至秦始皇嘅歷史,甚至引用上海復旦大學歷史學家葛建雄「這些征服是中原地區漢族對周邊非漢族人進行殖民統治的非正義戰爭」之說,否定香港同中國的必然關係,惹起支那共匪輿論發炮狂轟。

支那共匪在1997年之後,將香港自1841年的歷史印記,從肉眼看到的城市景象到 Intangible 的社會氣氛,由淡化到刻意消滅。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拆卸中環天星及皇后碼頭,直接鏟除英國在香港的有形事物;

2018 唔到你唔怕



無可避免,2018 都會係用個亂字嚟開始。

無錯,2017 我都話「得個『亂』字」,也的確港燦幼稚思想看待「亂」字的騷亂、暴動之類嘅事一單都無發生過;連「支爆」都仲未真係爆,但「江系會繼續在香港搞局,且會有咁亂得咁亂」,稍有丁點政治常識嘅都會認同講中咗,剩係一單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都已經夠,更莫講話一地兩檢李飛索K一言九鼎、DQ2演變到DQ6、黃之鋒羅冠聰要入冊。所以唔好話我鳩噏亂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