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馮檢基告老歸田啦



基於政治道德倫理,因為尖碼時期民協提供最大嘅協助 ~ 借地方擺放物資、借架罉、幫手响議會打,小弟唔應該對馮檢基指手劃腳,但民協因為馮檢基嘅敗選到密謀參與補選搞到黨員大逃亡,連最資深黨員之一、前任主席莫嘉嫻都退黨,就真係無法再忍口,兼要破口大罵。

近五至六年,香港政局出現兩個重要的變化,一是本土思潮出現,二是「激進化」。前者無需多解釋係乜,後者其實有兩個角度,一是政客、群眾在抗爭言行表現激化,這很容易理解;二是政客在處理日常事務不再文質斌斌和理非非,要斬釘截鐵「刀刀見骨」,清楚易明的予公眾知道政績。


撤回19座法案,張炳良極度肉酸


昨日傍晚,民主黨 (姑且用返正名) 尹兆堅就放寬小巴座位上限提出修訂,由19增至20,並得到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批准在6月28日恢復二讀程序進行辯論,運房局因此發爛咋話「破壞運輸業『生態平衡』」威脅要撤回19座條例草案。小弟的手機響過不停,相熟記者係咁打俾我或 Whatsapp 打聽乜嘢料子,嗰一刻忙於招呼記者友好之餘,心中暗喜「十九局長同皇冠車行呢次仲唔死」。

有說法指尹兆堅提修訂,爭啲搞到連3個位都無得加,正一累街坊。縱使小弟極度憎恨民主黨,但對事不對人,對尹兆堅嘅指責不單完全不公平,更是一種無知嘅所為。

香港無民主仲賴英國佬?


支那共匪成日話英國殖民走狗都無俾香港民主,點解香港人唔賴英國佬而「回歸『祖國』」十幾廿年就係咁嗌要爭取民主,成何體統!

歷史如此記載:响1981年戴卓爾夫人訪問北京期間,同鄧匪小平傾到香港前途問題,矮仔鄧話會不惜一切代價,包括透過軍事行動,都要收回香港主權。之前已有英國解密文件證實呢段歷史的真確。亦即係話香港之所以無民主唔係英國殖民走狗唔俾,而係支那共匪以爛仔手段令到英國佬唔响97前實行民主政制。

陳文俊你都對得住黃家以至整個小巴業界咯



放寬小巴座位上限呢個議題卒之一鑊泡,成個大爛攤子唔只係只得19,仲有運房局份《「公共交通策略研究」報告書》擺明要殲滅小巴呢個行業。陳文俊身為上市編號 00077.HK 進智公交嘅CEO,本來應該就算唔為整個業界做事,都最碼應該為公司爭取最有利嘅結果,但就搞出一個真係連上帝都唔知點打救嘅爛局出嚟。

在未講陳文俊到底有何責任同發生過乜嘢事之前,先睇下撇除運房局份報告書殲滅小巴之前,响小巴業界「最後垂死掙扎」時期只得19而唔係20,少一個位對進智公交以至整個小巴業界造成幾大損失。

李克勤30年



李克勤呢幾年嘅行徑的確有唔少笑柄,甚至因為撐希師拉而招人討厭。星期日總唔想只係政治Hardcore,寫少少軟性嘢。

轉眼間佢出道30年,除咗我呢啲姑且算是Die-hard FANS 之外,好多人以為第一張專輯就是《命運符號》,又甚至好多人只記得隨著電視劇「淘氣雙子星」推出的《夏日之神話》而以為係第一隻碟。

話咗熱普城係共諜係鬼架啦


小弟將熱普城稱為「芒果菊花白雲教」,芒果、菊花、白雲之典故唔駛多解釋;「教」之意就是宗教,所指的唔只是國民黨員黃毓民的追隨者嗌佢做「教主」,還有指呢三條茂利嘅追隨者都無腦,對三條仆街講乜都不加思索當係真理,仲唔係教會咁呀。

「芒果菊花白雲教」由舊年九月以後開始連番內鬥,食花生都食死。鄭松泰的機密被爆,只不過係呢場內鬥進入白熱化,照估計仲有排未到結局。最起碼芒果佬同菊花達同海陸豐鄉事勢力嘅關係都仲未流出,以至瘋癲雲同港共前上司仲會唔會有乜藕斷絲連亦唔係無可能。

不過,撇除「欲知後事如何」,就呢場內鬥發展到呢個局面,已經有相當清晰嘅證據引證呢三件「宗教領袖」係共諜係鬼嘅可能性非常之高。

霸權不成就殲滅小巴



運房局响星期三公報嘥咗兩年時間同七位數公帑搞嘅「公共交通策略研究」報告書,百幾頁紙唔係廢話就係垃圾,小弟都無心機睇,但都焗住要睇。

而睇晒109頁紙之後得出「廢話兼垃圾」嘅結論之外,仲發現到根本就在強化鐵路霸權之餘建構緊一堆新嘅霸權,簡單扼要啲講係集中响巴士同的士方面,詳情日後另文詳述。建構新霸權嘅手段,就是消滅小巴呢種悠久以來遭社會各方詬病嘅行業。

無可否認,小巴嘅服務確實有好多流弊,但小巴在公共交通服務嘅角色同功能又並非可有可無,相反地正如小弟撰寫予立法會的意見書指出,係有不能替代嘅作用。可是今次份報告有三項,就是要消滅小巴:

悼念六四,支聯會十宗罪



小弟今年不如往年由五月開始係咁講八九六四北京大屠殺,今年直頭粒聲都無出過。原因唔係who fucking cares 六四,而係四年前寫過一篇文《暴風雨中緊箍咒》(2013-6-8 蘋果日報),以過渡期同大屠殺嘅歷史為基礎,提出「香港係第一身」嘅立論主張,可以話係最好、最實在、最能夠擺平支聯會同各路本土主張嘅爭拗,甚至使香港奪取呢場反人類罪行嘅話語權。可是呢四年以來,支聯會以至整個支教民體系毫無寸進,繼續其自大成狂嘅態度處理六四悼念嘅問題,甚至自以為是專利去批評其他人士/組織舉辦悼念,那就只好哀莫大於心死,講都費時講。

在數臭支聯會之前,小弟必須強調六四係一件涉及香港人嘅歷史大事,唔可以當無件事,更唔可以忘記。因此反對任何漠視以至否定任何悼念需要嘅主張。

事實上,悼念六四嘅本質無問題,只係支聯會以至整個支教民體系嘅立場取態和行徑出晒問題。所以要針對的唔是悼念六四本身,而係支聯會以至整個支教民體系嘅操作。罪狀如下:

廈門金旅小巴更能證明豐田霸權係事實



「匪區出品,必屬劣品」呢八個字,係小弟發明出嚟。而事實上,支那匪區不論乜嘢出品,由食得落肚到响馬路碌嘅,都唔會係好嘢。而針對小弟對咗接近20年嘅支那汽車工業,相信全香港唔會有人比我更清楚乜頭乜路,甚至更直接講到底有幾垃圾。

只是架廈門金旅XML6701「專線小巴」到咗香港,小弟就好似一反往常反共、鬧爆「國貨」嘅常態,經常講甚至有少少讚許吹捧。好多人以為我「唔知痴咗邊條根」,更有不少唔用腦嘅友仔就以為小弟再度「投共」。但正如我成日話「政治嘅嘢不能睇表面」,呢架匪區出品點會咁簡單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