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梁頌恆最好出嚟解下畫


上一篇文小弟以第一身見證點出梁頌恆的誠信有問題,但要懷疑梁生嘅誠信點只咁少事。

追溯返今次補選嘅源頭,是立法會就任宣誓的「支那」風波。根據張秀賢昨日傍晚發表聲明的 FB LIVE,提到梁頌恆在宣誓前一晩,在一班人面前承諾翌日(即宣誓當日) 會正常的宣誓,不會「玩嘢」,但結果就唔駛再多講。繼而之後的城市論壇,大家都記得梁頌恆以「鴨脷洲口音」辯解,但原來助理早已為他預備「支那」一詞的歷史資料。

另有提到游蕙禎宣誓「玩嘢」只是某位議辦助理的獻計。以我所知,游 MP 本來都心大心細。

在分析之前,先回帶宣誓當日,梁頌恆早過游蕙禎宣誓。正常嚟講,見到梁耀忠不理陳維安越權,游蕙禎應該「縮」。不知道她是否見梁頌恆「玩」就順勢照跟,還是「佢玩我無得唔玩」焗住做,定還是一如我所「鬧」欠缺分寸同分析能力不足

梁頌恆可會是魑魅魍魎



睇文題後嚇親 ── 小弟唔是很撐青政的嗎?點解「隊」梁頌恆?

本來「躝返新加坡」攤抖順便過古晉探親,唔想理香港嘅事。但連日嚟電話、Whatsapp 不斷談及新界東補選劉頴匡有意加入戰團嘅消息,而今日下午劉頴匡開記招宣佈有意參選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成個記招入面劉生講得最多嘅係「得到梁頌恆先生嘅支持」。

尚且不談劉生嘅人格操守問題嘅流傳,就算所謂「賭白頭片」,劉、梁私下無 make deal 或最起碼嘅「溝通」,斷估劉顈匡唔敢「賭到咁大」。而對比早前張秀賢披露在去年12月已在鄭宇碩教授在場梁頌恆表示會支持;另外有指林朝輝可能牽涉其中,就不得不使小弟早在腦海對梁頌恆不信任的念頭浮上來。

你估我好想聖誕長假嘥錢出走



小弟從來極度抗拒大時大節 High season 出門,一來機票貴,二來去到邊都好大機會周圍撞到港燦呢種極度討厭嘅人形生物,但今年聖誕竟然要「打爛齋缽」,當然係好迫不得已。

香港社會一片混亂,腦部稍為正常嘅港人都有呢種感受。實際一點的講,DQ 議員事件,港共嘅仆街盡現眼前;繼而選舉近了,支教民同左賊為求議席開飯而極度核突食相盡現,簡直丟人現眼到覺得香港政壇唔只係一潭死水,直頭係泥塘 ── 行近少少都驚佢哋唧起啲泥水彈到自己身上。呢種氣氛已經教人透不過氣。

吳志森出少句聲無人話你啞



小弟承認,往日吳志森在香港電台主持「自由風,自由PHONE」時好敬重佢,覺得佢係其中一個無可多得嘅時事評論節目主持。

只不過隨住港中矛盾問題發酵,佢嘅「大中國膠」立場現形,就開始有少少覺得呢個人有啲問題。再到2014年遮打革命之後,俗稱本土派嘅人同組織冒起,佢對香港本位主張以至港獨言論肆無忌憚、但言詞缺理的批評,更確定呢個人「好有問題」。再到近期,為求 Spin 本土派 / 獨派,不惜搬龍門,好似飯桶「吹雞」反對修改議事規則但無人應機,直頭現晒形。

立法會被廢武功不值得可惜



一堆共匪傀儡走狗通過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甚麼一地兩檢、23條等等為共匪完成相當於解放西藏咁入侵香港嘅計劃,全部大開綠燈,全香港人準備做只需要顧門前三畂田嘅小農生活,有如長空出版社「食玩買」嘅生活終於可以响香港實現了。

至於成堆飯桶,好似死老豆喊苦喊忽咁款,睇見都眼冤。一直以嚟,通稱傳統泛民嘅政客,有幾多個係响立法會入面「堅砌」嗰隻?我所指嘅唔係拉布點人數呢啲抗衡性質行動,而係議政問政嘅事幹;質詢官員喇喎,無錯,梁國雄真係質到班官口都啞埋,但又有幾多實效?

泛民咁著緊議席因為廢柴



李兆富控告葉劉淑儀誹謗花生到極點。文題講泛民同呢單花生無厘啦更喎。

呢櫃花生嘅源頭來自鄭經翰嘅 D100 批鬥李兆富「收錢做嘢」幫領匯保駕護航。但其實只要有留意開李兆富 (或他筆名利世民) 有關經濟角度嘅文章,會好清楚佢係一個經濟右派,仲要係美式右派。唔好講左、右主張有何問題甚至對與錯,李兆富嘅「信仰」就係零管制、完全自由的讓子彈飛,收錢與否根本唔會影響到佢對領匯的取態。

為何 D100 會咁樣批鬥佢,响當前有謂「私怨大過天」嘅氣氛環境,私人恩怨是不能排除,實情小弟就答你唔到。反而 D100 點解可以作出呢個行動,先至值得討論,並可以引證到小弟稱為「飯桶」嘅泛民派系政黨到底有幾廢。